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双叶】玩雪

给来钱的亲情向日常 @我是一个堆图库咿呀咿呀哟 

图BY来钱。

有不少画面外的补充,亲情向啦





*没怎么见过雪,原谅我一个很南方很南方很南方的人,有啥问题不要介意……

*依然是含私设,唉,假设叶家是南方人吧,看向了身高

*很日常很日常很日常的亲情向童年

================================

  叶秋走在路上,给冻得发僵的手呵了口气,塞进大衣口袋。

  春节将近,公司依旧是那么的不近人情,顶着满街准备过年的气氛派他到北方的C市出差。深冬时节,道路两旁的枝桠灰秃秃的,树根倒是堆着几块几块的雪白。铅灰色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又飘下雪来,叶秋抬头望了望,加快了脚步,只想赶快走回酒店。

  匆匆路过酒店附近的一个小广场的草坪时,“啪”的一下,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腰侧。他低头一看,黑色的大衣上沾了几粒白白的雪渣,脚边是一滩也许前身是雪球的雪。

  “叔叔不好意思啊!我本来想砸我弟弟的!”草地上有个被裹得圆乎乎的小男孩遥遥冲他喊。

  叶秋失笑。离他不远的地方站着另一个显得更年幼一些的男孩,怯怯地看着他,生怕这个穿着考究的男人会因此责骂他们。

  “没事,”叶秋拍了拍身上的雪沫,对他们露出了温和友好的笑脸,“你们继续玩吧!”

  他接着向前走,没过多久身后就又传来了那两个孩子打雪仗的大呼小叫,还有兄弟俩中的弟弟委屈地嫩生生喊:“你又弄我!我去告诉妈妈让她来打你!打你!”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他笑着摇了摇头,给那个弟弟鞠了一把同情泪。摊上这样一个哥哥的话,嗯……

  小朋友,加油反抗啊!


  叶秋一家虽是南方人,倒也见过不少次下雪。在叶修叶秋兄弟俩尚属年幼、叶修还没有因为迷上打游戏而成天宅家里时,他们也曾经在下雪天出去打过雪仗。寒假里早上他们起床的时候发现窗玻璃结上了霜花,雾蒙蒙地看不清,只隐约有一片片的白透了尽量。把在暖气里熏得烫烫的脸颊贴上窗户时瞬间被冻得一哆嗦,小孩子爽得咧开嘴一笑当下连羽绒服都不穿,套着毛衣就要冲上自家楼顶天台的草坪看看。

  这样的举动当然逃不过父母的手,在被妈妈拽着硬是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后,兄弟俩才得以风一样地爬上楼顶。双胞胎的家庭都有个习惯,给小孩子买东西总喜欢买一对,叶修叶秋被包在同样的衣服里,一样瞪大的眼一样肉嘟嘟的脸,当即就令人难以分辨,还好叶妈妈机智地留了帽子上的区别,叶修发现他们的帽子不一样时还得意洋洋地指着叶秋帽子挂着的两个小绒球嘲笑“就是像女孩子!”气得叶秋脸都红了指着自己帽子上的叶子图案喊“我才是叶!我才是叶!”

  楼顶草地上的积雪未被踏足还保留着一大片的完整,兄弟俩先是小心翼翼地印上一个脚印,很快就不管不顾地疯跑起来,“嚓嚓嚓”鞋底与雪摩擦的声音脆生生地响起,溅起一串一串的白。

  “叶修我们来堆雪人吧!”叶秋说着就哼哧哼哧蹲了下去,拢起手掌开始团雪,“不知道这里的雪够不够堆一个……”

  “好啊!”叶修说,跟着也蹲下身子,抓过几把雪就要团成球。看着叶秋蹲在那里专心致志地试图把雪团大一点的背影,叶修掂量了一会儿就飞快地扯过叶秋的外衣后领,把手中的雪用力往里一塞,然后在叶秋反应过来就飞快跑开。叶秋温暖的后颈蓦然感到一股冰凉懵了几秒,然后“哇”地一声大叫起来,胡乱抓了一把草地上的雪就对叶修撒了过去。没有用力聚拢的雪自然还没击中目标就变成雪雾散开来,叶秋满心怒意想不通自己想好好的堆个雪人也要被这个混蛋捉弄,只希望能把雪都拿起来塞上叶修的脸。

  然后叶修想再次发动袭击时不慎砸中上来领他们下楼吃饭的叶妈妈。

  然后飞跑的叶修就被拎起来隔着厚厚的棉裤揍了一通屁股。

  “没用的家伙才告状!”叶修被罚面壁时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来围观他的叶秋,用口型无声道。

  叶秋吸吸鼻涕像挂上了什么胜利的勋章,得意地笑:“你弄得我感冒了!”

  “活该!”

  “没用的家伙才做坏事被发现!你自己砸中妈妈的怪谁!”

  在那以后叶修挤兑他就再也没被父母发现,他们被揍的次数半斤八两。


  太恶劣了,回忆起童年往事时叶秋忍不住摇了摇头,连脖子好像都感受到了当年那种刺骨的凉意。他伸出手一抹后颈,果然湿了,雪花越飘越大,围巾下露出的地方都进了寒冷,他把围巾裹得更紧了些。

  不过叶修倒也不总是很恶劣,至少懂得“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原则。有一次他俩也是在广场玩雪时,有几个大一些的孩子看他俩父母坐得远没跟过来,又穿得光鲜亮丽的一副好欺负的样子,就聚在一起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俩。

  当时叶秋正跟叶修闹着别扭,故意跟他分开了玩。孩子团体离他更近,就先向他发了难。

  “这块地是我们的!你,和他,”带头的那个指指叶修,说,“上那边去!”  

  那个孩子王指着的地方是一块黑乎乎的雪地,来往的行人把洁白的雪踩得一塌糊涂。

  “凭什么!”叶秋不服,倔强地仰头看他们,“这里又不是你们家的!”

  “哼。”那群孩子仗着人多纷纷瞪视他,叶秋硬着头皮毫不退缩。这时候叫爸爸妈妈过来,好像显得太没有骨气了……

  忽然他们中的一人率先蹲下来搓了团雪就丢叶秋,叶秋猝不及防看着雪团在胸口衣服上炸开,当即就愣了神。

  其他几人看有人先行动了,都纷纷有样学样起来。叶秋转身就跑,早已忘了跟哥哥的恩怨,咬着牙想叫叶修过来一起反抗。转脸一看叶修已经不见踪影,回过神来时已经是那些孩子背后中招扭头骂了起来。

  “喂喂,你们几个大的欺负小的有意思么。”叶修慢条斯理拍拍掌心的雪,向他招手,“叶秋你傻站那里干什么,过来,还是不是一个阵营的啊!”

  叶秋赶紧跑过去,跟叶修站一起同仇敌忾。

  “这里我们先来的,你们抢我们的地!”

  “谁说你们先来这里就是你们的啊,我们家小点昨天就来过这里了,还在那边那里撒过尿呢,喏,就是那里。”叶修指指大孩子们先前玩的地方,“你们才是抢了我们的地呢。”

  “小点是谁?”

  “我们家狗狗。狗狗撒过尿的地方就是宣告所有权了,你们有没有常识啊!”叶修用一种看笨蛋的眼神仰视他们,“不过我觉得你们也没有,你们爸爸妈妈没教过你们吧,还是养不起狗狗?”

  小孩子思想都没那么复杂,打嘴仗还真没几个人讲得过叶修。大孩子们哑口无言又气急败坏,“你你你”地说着又想攒雪球砸他们。叶秋跟叶修形成阵营也没那么怕了,紧跟着就反击起来。小孩子之间的矛盾最终引来了父母们插手,两边的父母都过来拉走了自己气头上的臭小子们,陪着笑互相赔礼道歉,阴沉着脸把各自的孩子领回家。

  叶爸叶妈首先想指责的就是叶修,这小子也不知道学着谁净喜欢闹腾别人,叶修准备被揍前挣扎着分辨:“是他们先动手的!”

  叶秋在一旁小声附议:“对,他们先打我!后来叶修就过来帮我了!”

  叶爸叶妈狐疑地看了一眼叶秋,叶修与叶秋对视一眼迅速眼神交流,然后都拼命点头。


  这件事最终以兄弟俩都对着墙壁罚站而告终,面对暴力时用暴力反击总是不对的。

  “算你有良心。”叶修直挺挺地站着对着墙壁,从嘴缝里挤出一句话给叶秋。

  叶秋本想回一句“至少你是我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只悄悄跟他碰了碰拳以示友好。

  这种话要是说出来,不知道又要被他嘲笑多久。


  叶秋顶着雪回到酒店,拍完肩上雪花心想不知道现在H市有没有下雪,下次去那里开会时要努力把那混账拉出来以报当年雪塞脖子之仇。


end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