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莫橙】江湖再见·柒

 @花雕   猜猜先生是谁XD

————————————————————————

江湖再见·柒

 

 

先生顺着山势一路轻盈跃上,没多大会就来到嘉世外围。他隐约有一种模糊的感觉,知道这里防守最薄弱的环节在何处,四下转了转视察了一番后,他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至于为何有这样的感觉他也说不上来,最终归结为自己“高手敏锐的洞察力”。

“应该是从这儿……”他自语道,瞅准林中几乎看不出来的道路疾跑而过,飞速中矮身躲过几支机关箭。顿了顿,他又看了看地面,谨慎地绕过杂乱的几簇草堆踏着两侧树枝前进,凭着莫名的直觉闪过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埋伏。

跳过最后一层遮掩,先生站在了嘉世的地盘上。这是一片竹林,他侧耳静听一阵,除了林中飒飒而过的风声外没有任何动静。虽然轮回在上一次的武林大会中拨得头筹,然而毕竟是江湖中新崛起的门派,对嘉世这样成名已久的名门仍需恭敬有加,若是被发现偷偷派人来打探嘉世新掌门的情况,轮回必将损失颜面。敢于只身上山来,先生必然是对自己的身手有足够的自信,确保不会被发现。一旦对孙翔的脾气有了大概的了解,他就会尽快下山告知周泽楷与江波涛二人,以在稍后的会面中对如何与孙翔打交道有充分准备。

借着林子丛竹的遮掩,先生小心地向更深处探进。突然他停下了。

这附近有人!他身形一晃,找到最近处的大石隐藏起来,凝神谛听。

先生武学造诣颇深,可闻毫末之声,常人甚至寻常高手无法听到的,在他耳中又是另一番体会。

呼吸断断续续,时缓时急,轻重不一,心跳砰砰如雷倒比自己快上少许。他心下略一判断,这人恐怕是中毒或是重病,威胁不大。有了这般断定便放下心来,先生走出石后,果然未走多远便看到一个草堆后躺靠着一个失去了意识面色苍白的少年。

“唔?”先生左右看了看,除了这个少年和自己外周围再无他人气息,为何他会独身一人躺在这里?这件事无关此行目的,犹豫了一下,他转身离开,没多久却又无奈地折身返回。

“唉唉,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被扔在这里,不过要是死在路边也怪可怜的。”那先生摇摇头,蹲下身来扶着少年坐起,“罢罢罢,当我行善积德也算还了这些年欠下的恩吧。”

探了探少年的脉象,确实是中了毒。具体是何毒他也说不上来,人命关天的时刻他也不敢怠慢,只能先给他输些真气护住他的心脉等他被发现了。

他拍了拍少年的脸试图让他清醒些:“喂喂小子,保持神智撑过去啊。”

“……”少年的眼开了条缝,看得出他听到了,在努力拉回神智。

“我也不知道你是嘉世的人还是怎样,总之一会儿我带你去个能被发现的地方,接下来你就听天由命吧。”先生说,让少年坐直,自己也盘腿坐在他身后。先生将手心贴上少年的背心,运了运气便输了一缕真气过去,替少年将杂乱的经脉捋捋理顺,最后那股真气缓缓聚于心室左右牢牢护住。少年的心跳渐渐稳定起来,僵滞的经脉也渐渐开始活络,先生什么话也没说,引导着真气在少年体内运行了几个周天,少年的状况竟转好了起来。

 

在莫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他已经被一股真气引导着内力运行几个周天了。灵台逐步恢复清明,冰冷了几日的四肢也回了温,压在心头沉甸甸的包袱也消散去,浑身一阵轻松。

“咦,好像莫名其妙就给你解掉毒了?”他看到身后转出一个戴着斗笠身形修长的男人,俯身看了看他啧啧称奇,“我果然深不可测。行吧,把你弄到一个可以被发现的地方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看不清面孔,年纪而立上下,内力深厚,武功高深,攻击不可。莫凡评估了一下眼前这人,还是不攻击为好,索性闭口不言,反正刚刚恢复,他也无力开口。

等等,这个家伙要带他到“可以被发现的地方”?!

莫凡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要被路过救他的人玩死。

他被这人架起来,毫不费力的拖着走到了竹林边上,扔下。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那人放开他,用愉悦的口吻道,“行侠仗义是我的为人之道,不要感谢我,我只是路过的一个高手罢了。先走一步,后会有期!”

斗笠下的人吹了吹口哨,飘忽着身形很快又不见了。莫凡满腔愤怒不知从何发泄,只好愤愤然想着怎样尽快离开这里。

对了,还有那个苏沐橙……她还没回来,不知看到自己没有留在原地会怎样,要不要去找找她,还是索性一走了之?这姑娘虽然莫名其妙了些,不过照顾了他几天也是事实。这样的善意他要忽略还挺难,但是留下又与他惯常个性不合……几番纠结下浪费了不少光景,倒是苏沐橙设计引开了巡逻队,回来找他了。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苏沐橙从竹林深处跑来,眉尖微蹙,“醒了也别乱跑啊。解药你再等我几天……现在感觉怎样?”

“我好了。”

“啊?”苏沐橙对这转折感到诧异,捉过他的手腕便要把脉。莫凡刚从中毒中解脱浑身无力,也懒得挣脱,随她去。

苏沐橙一探,莫凡的脉象果然平稳了下来,虽然还有些虚弱,不过确实是正常的脉搏了。“怎么?”

“有个路过的家伙输了真气解了毒。”莫凡回答。

“……”苏沐橙难以置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谁?”

“不知道,戴了斗笠。”

“哦。”蒙面大侠行侠仗义只出现过在苏沐橙幼时兄长与叶修给她讲的故事里,她从未真正碰到过。这回莫凡能获救,也许多亏了蒙面大侠是真实存在的。未及苏沐橙理顺这其中细节,一阵喧闹由远而近传来。

“那小子在这里!”

两人俱是一惊。

“是陈夜辉的声音!”苏沐橙说,“我明明已经把巡逻队引开了,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莫凡心里骂了一句,一定是刚刚那人多管闲事地招了人来,又怪自己刚刚胡乱的犹豫,这下脱身便困难了起来。

都已经找到这里来了,林子深处也不可久留,苏沐橙咬紧下唇飞快思索脱身之法,然而在合适的方法成型前,陈夜辉已带人将他们包围。

“苏右护法,”陈夜辉踏前一步,“为何前些日子要包庇这小贼?”

“你问我我就说,岂不是太没面子啦。”苏沐橙强笑道。

陈夜辉阴狠地看着她身后的莫凡,碍于苏沐橙的身份不好直接出手,只好对周围几人使了使眼色,又对苏沐橙拱手道:“既然如此,请左护法将那小贼交予我们处置,我们也好对长老有个交代。”

苏沐橙不甘示弱地直视他们:“如果我不让呢?”

“那就,”陈夜辉咬咬牙,“冒犯了!”他示意手下不要误伤了苏沐橙,带着几人就向莫凡冲去。

“你退后!”苏沐橙将莫凡向后一推,抽剑出鞘便迎了上去,硬是与扑向莫凡的数人战在了一起。莫凡站在后面心情十分复杂,奈何浑身气力尚未完全恢复于战局作用不大,只好在手里扣几枚袖箭适时地给苏沐橙照顾不及的人补上。

苏沐橙心知在这人烟罕至之地缠斗不是长久之计,凭借高于常人的武功打得陈夜辉等人攻势暂弱,拉起莫凡就冲出包围圈。

“有力气吗?”她问。

“保命跑路从来没难过我。”莫凡说。现在恢复的体力尚可支撑他跟上苏沐橙的速度飞奔一段距离。

两人边打边跑,到嘉世的练武场终于再次被包围。苏沐橙心里咯噔一下,练武场上嘉世弟子众多,打斗中一时没注意方向竟不慎跑到了这里,这下当真是插翅难飞……

莫凡是真跑不动了,懊恼于自己的虚弱,他推开苏沐橙漠然道:“关你什么事,你走吧。”

“这样大义凛然的话换个语气会更好哦。”苏沐橙这时候了还忍不住笑,“猜猜会不会有转机?”

“不猜。”莫凡僵了一下,心道这女子怎么就这么多管闲事,见赶不走她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猜不会。”陈夜辉冷笑一声,“苏护法,您若是离开我不会为难您,只要留下这小子,您做了什么长老他不会知道的。”

苏沐橙二话不说抽出剑又一次攻出,陈夜辉见说她不动也挥剑抵挡。周围人也不是闲着,一哄而上毫不费力地把莫凡拿下了。苏沐橙毕竟是一人之力,她的功夫也算不得顶尖的好,对莫凡被抓也是无可奈何,索性停了剑直指陈夜辉咽喉:“住手,你可知他是我何人?”

“他是你何人?”

回答她的不是陈夜辉,是另一个声音。

众人纷纷转脸,看着练武场边上站着几个人,正面色铁青地看着这团骚乱。陈夜辉腿一软差点就跪了,来人是嘉世新掌门孙翔,副掌门刘皓与长老陶轩,还有不知是何身份的三人——能与孙翔等人并肩同行,来头也定是不小。接触到刘皓投来的饱含责怪的严厉一瞥陈夜辉冷汗直冒,只求这样的闹剧能够善终。

回答苏沐橙的正是陶轩。方才与来发武林大会请帖的轮回帮主、副帮主以及帮主的师父——看样子是位高人——进行会面,他们正要带这三位贵客在嘉世里逛上一逛以展示嘉世的气派与底蕴,也正好用名门给新秀做做榜样,却在自家的练武场遇到这样的事,陶轩只觉得嘉世的脸都丢尽了,问出的话也不自觉带上了火气。

苏沐橙扫了陶轩一眼,既未表现出惊惶也没有无视,只大大方方嫣然一笑:

“他是我情郎。”

 

TBC

 

*关于谜诗的谜底与先生为何总是戴斗笠,详见到时候应该有的特典《听大侠讲那过去的故事》。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