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莫橙】江湖再见·陆

 @花雕 这次改得我像神棍一样ry比之前完全増了一个情节,祝分镜愉快【【

偷刷了把私心江周

————————————————————

江湖再见·陆

 

虽已做出了要替莫凡找解药的决定,但接下来该怎么办,苏沐橙仍完全没有头绪。送走了包子,她坐回房中桌前盯着叶修潦草的纸条沉思,越想越心烦意乱,频频看向紧闭双眼的莫凡,生怕这人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

半月……她要怎样在半个月毒发前破解这道谜题?苏沐橙回想了兄长昔日旧事与任何一个他习惯藏东西的地方,却与谜诗内容风马牛不相及,想着想着还会勾起她的怀念与惋惜,不禁叹了口气。

床上躺着的莫凡动了动。苏沐橙以为他醒了便走过去,然而他依然紧闭双眼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挣扎了一下。苏沐橙观察片刻,恐是魇住了,拿出块手帕想替他拭去额上汗水试试叫醒他,却在伸出手试图接近他时猛地被擒住了手腕。

"嘶……"苏沐橙未及防备被抓了个正着,挣了一下没挣开,挑挑眉咕哝了一句:"唔,昏迷中还能这么保持警惕?我信你是叶修的人啦。"她低头看了看,这正是叶修惯用的擒人手法——也许是叶修教给这小子的也说不定。琢磨了几下,她轻轻巧巧就把手从禁锢中解放了。

 

 

莫凡黑暗中只觉心脏被紧紧擭住,一阵阵心悸如潮水般袭来,四肢百骸像深陷泥潭无法动弹。痛苦中恍惚有冰凉柔软贴上他的额,拨开层层迷雾将神智拉向一片趋于宁静的光明。眼皮的沉重稍减,他费力地睁眼,眩晕中看到一只素白的手正从他额上离去。

“……”他动了动干裂的嘴唇却什么声也发不出来。

苏沐橙摁住他的肩制止了他想起身的动作:“先躺躺吧,给你倒杯水?”

说完也没管莫凡反应,自顾自地就从桌上的壶中倒了些水,稍抬起莫凡脖子喂下。莫凡觉得她的动作挺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给人喂水,但比起这个,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

“……为什么?”

苏沐橙回身放好杯子:“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救你么?”她又将脸转向莫凡,俏皮一笑。“你猜?”

莫凡紧闭着嘴。

“你现在才想起问会不会太晚啊。”

“……”

“好吧,嗯……因为我无聊,我好像有说过?”

莫凡一副不信的神情。

“那就因为我从小就不忍心看到可怜的小动物死在路旁?”

用询问的方式说出理由……莫凡想也许还真的挺适合这莫名其妙的女子。那娴熟的手法说不定是喂小动物喂出来的,这么一想还有些屈辱。

“你跟叶修什么关系?”他问。

苏沐橙想也没想便答道:“我是他妹妹。放心了吧?”

跟叶修有关的人都非常值得警惕,这个认知早已深种莫凡心中。然而此时他无力再言语更多,心神一松下眼皮便再次沉重起来,没多久便又坠入疲倦的黑暗。

只不过这次睡得平静了许多。

 

 

苏沐橙陪着莫凡醒醒睡睡地折腾了好几次,闲暇时便拿出字体看看。夜深,一灯如豆,她架不住困倦的眼皮眯了片刻,又在莫凡时重时浅的呼吸中惊醒。睁眼的刹那双眼无意识地聚焦,她才发现她趴在桌上睡着了,手下压着纸条。视界清晰的一刹那,她正好扫到谜诗的一部分。

真意皆藏自心中,四寸方圆天地同。清疏无言化生势,辰昏任游非西东。

藏自心中……藏心?藏心居?!

苏沐橙这才想起嘉世有一个相当隐蔽的练功室名曰藏心居,是嘉世建立初期便存在的。既然命名“藏心”便是潜心修炼之处,但叶修一直秉承“处处皆可习武”从未涉足那里,后来又因门派的逐渐扩大而废弃窄小的练功室改用练功场,久而久之藏心居便为人所遗忘。若非苏沐橙无意一瞥,尚未清醒的思绪随意飘散,还真没把谜诗中的藏自心中与藏心居联系起来。……而且这断句也不对嘛。

藏心居离此处苏沐橙的住所尚有一段距离,是把莫凡带上,还是留下?她犹豫了一下,留下莫凡一个人在这龙潭虎穴也不安全,自己陪着至少也有个照应,便轻轻拍醒了他。

莫凡恍恍惚惚醒来,只见眼前明艳少女嘴巴一张一合,他呆了片刻努力拢回模糊的意识,终于听清了她的话。

"莫凡,"她说,咬字清晰,"叶修看中你定然因为你有过人的能力。你对机关暗格这类东西有了解么?"

问到行家了。莫凡立刻有了瞬间的清醒,骄傲地抬抬下巴,在搜索东西尤其是值钱东西时,发现目标的眼光之犀利若他认了第二,那就无人敢……那就只有叶修敢自称第一了。

苏沐橙得到肯定的答复,一笑:“行,那我们走吧,我大概发现解药在哪儿了。”

陈夜辉等人对莫凡的搜查一刻也没有放松,但至少夜间的隐秘性足够让他们有充分在藏心居内好好思考解药在哪儿的机会。随着莫凡状况的一日日恶化,毒性显然是愈发厉害了,寻到解药刻不容缓。

 

夜半,嘉世一片寂静。山壁旁一处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冒出一个戴着黑色面罩的头来。

“嘘,”苏沐橙架着莫凡艰难地贴着山壁隐藏在齐腰高的杂草里压低身子前进,“就在前面了,你坚持一下……”

“等。”莫凡扯住了她夜行衣的衣角,咬着牙吐出了一个字。心室闷得厉害,他的双眼在发花,但不得不硬撑着,即使只说一个字也让他有竭力之感。然而灵敏的感官提醒他,这里不对劲。

“诶?”苏沐橙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个阵。”

莫凡四下看了看,更肯定了自己的这一想法。这儿的景色虽都大同小异,但莫凡何其敏锐,这个地方就在一刻钟之前他们还来过。

苏沐橙尚未察觉到此处的异样,不过看到莫凡严肃苍白的脸也心知他不会是骗她。扶着莫凡就地一坐索性休息一下,莫凡缓了缓气,更仔细地环顾起来。

在他刚被叶修拐到兴欣客栈的时候,他还是个只会些野路子功夫的杀手,做些接委托的活。而后被叶修连蒙带打的带到了兴欣说什么组一个门派,才不声不响地学了不少正规拳脚知识。知道他独来独往的性格,叶修也很少亲自指点他,只扔了些零零散散的书给他让他照着学便是——据说是他多年来总结的一些心法,莫凡记背之余只觉这人写字真丑。

眼下这样的状况他似乎就在那些册子之一里见过,昏沉的脑袋挑挑拣拣了好久,隐约才记起这是个什么阵法。

“盘丝……盘丝螺旋阵。”

苏沐橙听闻这个阵名,乍一听有些耳熟,转瞬回忆起来路只想把兜中纸条撕成碎片。

盘丝螺旋阵,江湖第一人叶修亲手所创,即使后来者多有模仿,然始终未得其中玄妙之一二。顾名思义,盘丝螺旋阵的精妙在于它的时刻变化如同蛛丝一般,然后层层包裹起猎物最终在网中慢慢围困至死。

跟随叶修这么多年,她当然知道这个阵法,可知道与了解是两回事,破解更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掌握这个阵的人本就不多,眼下是在嘉世,是谁布下的阵可想而知。

莫凡不见慌乱,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从眼神判断在面罩下应该是面无表情。他挣脱苏沐橙的手,借着稍微恢复了一些的气力站了起来,看她一眼转身摇摇晃晃向一个方向走去。

“跟我来。”

苏沐橙一愣神。……莫凡,看上去意外的可靠?

 

莫凡领着苏沐橙走走停停,时不时蹲下身查看阵法衔接活动的迹象,很快积攒下来的体力又耗尽了。苏沐橙正要上前扶住他,他却猛地一个后退把苏沐橙撞开。

“噗”的一声,一支箭射入了莫凡刚刚所在的位置。

“进阵中有机关。”莫凡言简意赅,剩余的力量不能耗费在言语上,他只能尽可能简短地说破阵之法,“离,坤,兑,乾,坎,艮,镇,巽,按照这个顺序五丈一换。”

“好。”

当心机关……莫凡已无力说出口,脱力地被苏沐橙架着前进。苏沐橙的身手再如何高超,终究是个姑娘,带着莫凡已是不易,还要随时小心脚下保持不停的移动躲避冷不防射出的机关,很快也气喘吁吁。

“就……就快到了……”苏沐橙终于看到前方黑暗中看上去阴森可怖的藏心居,喜悦地对莫凡说。

莫凡正要点头,脚底忽然一滑,那儿竟是放了一个陷阱,带着苏沐橙便跌下去。陷阱引发了不远处的暗箭,“嗖”地未及二人反应便袭来。莫凡稍一侧身避过,箭簇擦着他的手臂扎上了苏沐橙的手,他听到轻微的一哼心中一跳,涌起些微愧疚来。

“啧……”苏沐橙并非娇贵的大小姐,稍一皱眉确认无毒后便不当一回事似的拽着莫凡站起来,“快走,阵法要变了!”

跌跌撞撞冲到藏心居沉重的木门口,莫凡便坚持不住地晕了过去。苏沐橙咬牙把他拖到门背靠着,左右望了望便提心吊胆地四处搜寻了起来。

按照脑中猜想找了良久,却一无所获。苏沐橙焦躁起来,隐隐听到外面有巡逻队经过的声音,这里有阵法护着也许他们不会轻易进来探寻,然而越来越近的人声让她不由得警惕起来。窗棱透过的远处的火光证实了她最坏的猜想,或许是匆忙中不小心留下了痕迹,巡逻队的人已对他们对阵法的破坏起了疑心,正在前来的路上。

顾不得继续找,苏沐橙出去又把莫凡架起,从藏心居另一个方向溜了出去。

 

架着莫凡走了一段进入一片竹林,莫凡的毒突然又一次发作了。豆大的汗珠从惨白的脸颊滑下,全身不住颤抖。苏沐橙心里一沉,偏生赶在这时候……这时带着莫凡便是货真价实的拖后腿了。她匆匆环顾一周,小路两侧沙沙的竹林让她想起一些往事,她忽然发现这儿是她、叶修与哥哥过去常常玩闹之处,附近正好有一个应该只有他们仨知道的避身之处——当年玩捉迷藏时一起发现的——此刻正好能为莫凡提供一个极佳的藏身之处。

"待这儿别动,"她对莫凡说,外头响起了巡逻队的声音,她侧耳听了听又继续道,"我去引开,只要你别闹太大动静,他们不会发现你的。一会儿再来找你!"

莫凡只能虚弱地点点头,看着苏沐橙的背影消失在竹林深处。

 

 

 

经过一番折腾,天已大亮。与此同时,栖霞山脚下,有一个马队停下了,为首策马的三人正仰望着山腰。

"这儿就是嘉世了?"一个戴着斗笠的男子问。

"嗯,就在那半山腰呢。"另一人点点头,赫然是今年武林大会的主办门派轮回的副帮主,江波涛。他转脸看向第三人,微笑温和道:"帮主,这就要上去了,嘉世这帮人可傲气得厉害,发请帖的时候各方面都要注意一些。准备好了吗?"

"……新掌门。"帮主周泽楷稍显局促不安。不过轮回的众人都已习惯帮主这样了,心知他绝不是害怕,只是对与人交谈存在困扰罢了,常态。

"对,他们是换了新掌门孙翔,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呀,听说以前叶掌……叶大侠也从不出现接过请帖,一直是他们的崔长老和刘副掌门执行的,今年也许也没差吧。"江波涛几乎毫不费力地便领会到周泽楷的不安,安抚道。

周泽楷迟疑着点点头,但依然在意着该如何与从未见过的掌门用语言打交道。

江波涛叹了口气。"帮主……"

"……小周。"

"好吧,小周,"江波涛抚额,"大家都陪着你呢,我也在啊。"

"啧啧啧,你们年轻人啊就是爱磨叽。"戴斗笠的男子看不下去了,摇着头语带笑意。虽然口称江波涛与周泽楷"年轻人",从声音来判断也并不年迈,反而相当年轻,带着轻快与恣肆。

江波涛苦笑一声。"先生说笑了,帮主从不磨叽,我也是。"

先生摆摆手:"得,别解释了,我知道。我先上去给你们探探路看看那小谁,孙翔?是个什么脾气,小江你就跟我徒弟好好谈谈吧。"

"那就有劳先生了。"江波涛拱拱手。先生胡乱点点头,一蹬马上的脚踏跃起,几个起落竟就消失在林间深处。

"我们也慢慢步行上去吧,也好显示我们轮回的诚意。"江波涛征询地看着周泽楷。

"嗯。"周泽楷应道,与江波涛一起翻身下马,等待先生消息的同时向山腰处的嘉世前进。

 

TBC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