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莫橙】江湖再见·伍

 @花雕 

关于谜诗的谜底会在到时候应该有的文字特典里解释XD


————————————————————————————

当包子奔行了一夜又回到兴欣客栈时已经是当日黄昏,叶修正一边懒洋洋地趴在柜台上看着过往来客一边等着他。看到包子蹦进来,叶修立刻就招呼他过来。

"怎么样,找到了吗?"叶修问。

"找到啦,跟你那位苏姑娘一块儿呢,莫凡受了点伤,都是嘉世那帮老贼——"包子说着就捋起了袖子一副要拼命的样子,叶修赶紧捂着他的嘴"嘘嘘嘘"的把他拖进了柜台后面。

"别嚷那么大声,在还没有正式向嘉世宣战前我们要隐藏实力,懂?"叶修严肃地告诫他,这小子咋咋呼呼的要是被嘉世的人听到,兴欣在有崛起之日前就会被掐灭在襁褓里。"苏姑娘?莫凡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受伤又是怎么回事?"

叶修曾经有提过在嘉世尚留一个妹妹苏氏,等他尘埃落定后会带她出来,但为了保她周全隐瞒身份,他从未提及更多关于苏沐橙的事,所以兴欣客栈中人皆不知苏姑娘叫苏沐橙,而且还是嘉世的右护法,就更别提与她相识了。

包子一副愤愤的模样:"听苏姑娘说,莫凡在偷听嘉世的什么秘密的时候中了密室的有毒机关,已行动不便,她正巧看到他在路旁遇害……"

"等等包子,遇害是已经死了。"叶修不得不纠正包子的错误言辞。

"那就在路旁……唔,在路旁受害,反正就是莫凡晕倒在路边被她捡回来了,就是这样。"包子一句话省略全过程,直接跳到了结果。

叶修想了想,那对兄妹向来就是看到路旁的无辜弱小就爱往家里带,想起那姑娘的哥哥就是随便捡人回家的性子,苏沐橙一时兴起把素不相识的伤者领回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包子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忘了,与叶修大眼瞪小眼瞪了半晌又嗑了半盘瓜子后才终于想起来。"啊!"他呸掉了几片瓜子皮,"对了,苏姑娘还让我问你,你知不知道那毒怎么解?就是密室机关的那毒。"

叶修一怔。"密室机关的毒?"他思索起来,回忆过去布置密室的机关时是怎么……"要糟!"他一拍桌子,"那个是我年少不懂事的时候跟沐……跟朋友瞎搞出来的,半月散。"

当年叶修与苏沐秋处处较量,包括制毒与解毒,后来叶修混了个百八十种毒虫毒草让苏沐秋找解药,苏沐秋苦苦思索了半个月才调出与之相克的药方,所以把这种毒命名为"半月散"。然而苏沐秋一直吊着叶修的胃口迟迟没有把药方说出来,只给了莫名其妙的只言片语,结果最后直到他落下悬崖不见踪迹再未归来,叶修都不知道如何解。

"半月散?"包子茫然地眨眨眼睛,突然端正了神色。街头巷尾的说书人一般在说书时提到这种名字的毒都是中此毒便几日死的,莫不是这半月散会让莫凡半个月后就死了?怪不得叶修说"要糟"!

"啊,这么说莫凡真的要遇难啦!"包子喊。兴欣客栈里的众人闻言都神色紧张地凑了过来。"莫凡怎么了?"掌柜陈果问。虽然莫凡人是被叶修拐来的,但是这时候需要出面问清情况的得是她这个掌柜的。

"他中了嘉世的毒,我也不知道解药。"叶修简洁道,匆匆找来纸笔草草写下几行药方,"只能起暂时缓解之效罢了,真正的解药……"他踌躇了一下,把纸条交给包子:"包子,事关重大又恰处殊情,飞鸽传书多有不便,也许要麻烦你再跑一趟了。把这个给她,她会明白的。"

"明白,老大!"包子应声,匆匆吃了些饭菜就又赶着去了落霞山。大家皆知莫凡中毒一事非同小可,又见惯常逮谁气谁的叶修神色凝重若有所思,便纷纷屏声静气的各干各的活儿了。

 

 

夜已深,苏沐橙的竹林小院又一次迎来了咋咋呼呼的客人。

"苏姑娘苏姑娘!"

苏沐橙赶忙从房中跑出来。"嘘嘘嘘,小声点,当心隔墙有耳。"她苦恼地拽拽头发,"而且莫凡刚睡下,毒性发作起来太可怕了,看着也辛苦。解药有了吗?"

包子掏出了小纸条:"老大说把这个给你,他也不知道解药。"

苏沐橙接过一看,上面是熟悉的、叶修那歪歪扭扭的字迹:

"故人云:真意皆藏自心中,四寸方圆天地同。清疏无言化生势,辰昏任游非西东。此皆我所知,毒药成分及缓解药如下。吾与沐秋二人旧时所种此果,有劳。望自珍重。"

她暗道一声奇怪,叶修明明很早就从学堂里溜出来闯荡,怎的会给她这样一首诗?故人又是……苏沐橙一怔。叶修的故人,多半是她多年未归的兄长苏沐秋。

是苏沐秋给叶修留下的信息?

未等她思考清楚,包子瞄了瞄她房间那边,做贼似的的悄声说:"对了,这毒名为半月散,莫凡他如果半个月后仍未得到救治,就要遇难了!"

?!

苏沐橙手一抖,纸条便被戳出了一个洞。

虽也算江湖一代风云人物女中侠客,她却很少触及过真正的死,就连掉下山崖的苏沐秋,叶修都只是日夜在她耳边念叨她哥哥只是走丢了而已。此时听包子之言顿如晴天霹雳,从路边因为一时兴起捡回来的沉默少年,竟然可能会死?

其实他们连熟悉都称不上,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但是此时她的感觉……苏沐橙心情复杂地想,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到路边一只受伤的小鸟,心一软便捡回来想替它养伤,却因为不会用药,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小鸟不吃不喝直到死掉一样。有点难受。

说起来,她家捡回来的除了叶修还能生龙活虎外,其他的似乎都没有善终。她一言不发,握紧了拳。不想再有这种悬着不是回事儿的微妙的感觉了。

"我明白了。"思忖片刻,她对包子点点头,"我会去找解药的。"她忽然灿然一笑,"回去告诉叶修,他是个混帐!"

 

包子离开了,苏沐橙回到房中倒了杯冷茶坐下,盯着莫凡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脸颊发呆。半晌她总算想起了叶修那档子事,叶修被哥哥捡回来后没多久便混熟识了,跟苏沐秋学了一手刀枪棍棒样样精通的本领,又整天想着怎么跟苏沐秋较劲。苏沐秋也陪着他闹,这两人今儿个比剑法明儿比刀功,上房揭瓦下地钻洞什么没比过,两人"少年双贼"的名号在江湖上掀起了一小阵波澜不说,还相约一起建立一个门派,也就是后来的嘉世。保卫措施是老早就定下的,叶修说信不信我捣鼓出的毒你没辙,苏沐秋应战道怕你不成。苏沐橙那时还小,懵懵懂懂的就看着两个哥哥闹腾在一旁乐,这件事的后来是苏沐秋某日得意的向她炫耀说被叶修称为无药可解的毒他终于找到解药了,但是要耍耍叶修所以跟他玩一个寻宝的游戏。苏沐橙还特开心的说最喜欢寻宝游戏啦,结果叶修最终没有找到谜底,苏沐秋又……

她叹了口气,叶修没找到郁闷至今就算了,现在整到了她头上。

故人苏沐秋留下的那首诗,究竟是什么意思?


评论(5)

热度(34)

  1. 星河欲转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