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莫橙】江湖再见·肆

好了这章终于是我接手了ry

 @花雕 



————————————————————————————

包子在林间疾行。

 

嘉世建在落霞山的山腰处,隐藏在密林间,如若不具有足以躲过外围掩藏的机关的高强武功和对周遭地形的熟悉,入侵者多半会毙命在机关下,或者在迷路的过程中被野兽攻击致死。

 

比如现在,在包子第三次看到在他的毛躁下折断的树枝时,他发现他迷路了。

 

"老大的老窝怎么这么难走。"他嘟哝了一句,又一次闪身躲过一支以刁钻的角度射出的毒箭。

 

突然他耸耸鼻子,向某个方向看去。

 

有食物香味!

 

作为一个致力于成为街霸的前乞丐,包荣兴对于食物的敏锐程度连叶修,一个需要随时保持感官灵敏性的人都自叹弗如。而此刻,这阵香气让包子看到了——嗯,填饱他因为奔行大半夜而瘪下咕咕叫的肚子的希望。

 

他一瞬间高兴起来,追随着食物香味奔去。曲曲折折的绕了好一会儿路,凭借着对食物的执着,在他能意识到自己突破了外围机关之前,一座掩映在葱葱郁郁的林间的精致院落就已映入眼帘。包子轻而易举地翻过院墙,又耸了耸鼻子,隐约在食物香味中嗅出几丝难闻的中药味。他四处望了望,在一间屋子半敞的门内看到了他要找的人,莫凡,正在一张床上昏睡不醒。他向屋子冲去,却听到一个清爽好听的女声:"咦?"

 

 

 

苏沐橙端着给莫凡的早饭和刚煎好的调理药从院子角落的厨房走出来,一抬眼就看到一个头发半长的男人想要冲进她的房间,而她的屋里躺着刚从毒性发作中解脱出来累得睡过去的莫凡,便情不自禁的出声阻止。

 

包子反应得倒也快,迈出的一步还未跨进房门便转向苏沐橙:"女贼,竟对我兄弟下此毒手,纳命来!"

 

苏沐橙闪身躲过一拳,把手上的药和早饭往附近桌上一放,格下一招:"你才是贼,为何闯我院子?"

 

老大说过在打架时不要理会、不要回答敌人的问题,尤其是想要故意扰乱人心神的。包子谨遵此条来自老大的金科玉律,手上不停欺身上前,嚷嚷道:"难道你以为你问我我就会回答你么?太天真了女贼!"唔,话说这女贼挺漂亮啊。

 

苏沐橙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眼看着莫凡的药就要凉了,凉的药会非常难以下咽,她小时候深有体会,自从有一次染上风寒逃避喝药被哥哥苏沐秋发现,联合叶修一起连哄带骗逼她喝下凉药后,那种可怕的滋味她就一辈子不想再尝试。看那莫凡也怪可怜的,闷是闷了点,让他喝凉药也挺过意不去的,思及至此,苏沐橙出招愈发凌厉起来,想要迅速结束战斗。

 

"喝,看不出来你这女贼还挺厉害的嘛,这下我要拿出真本事了!看招!"包子诧异道。

 

 

 

莫凡昏昏沉沉间隐约听到院中打斗声,长年习武的警觉性让他迅速从混沌中挣扎地清醒过来。难道被嘉世的人发现了?他竖起耳朵仔细辨认,如果是嘉世的人,不知看到苏沐橙替他挡着是作何感想。

 

苏沐橙替他挡着?

 

莫凡惊觉,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整洁的雕花木床上,鼻端还残留着枕上的馨香,脸突然涨得通红。他咬咬牙甩掉这种异样的感觉,翻身下床。

 

他隐在门侧推开门向外看去,尽管感觉身体还有些虚弱使不上太多力,但用暗器讲究的是一击必杀,即发即退,他只需蓄好力看准时机便可把手中藏着的一枚袖箭向跟苏沐橙缠斗着的家伙射去。

 

接近了,他屏住呼吸正要发力,却发现那个半长头发显得邋邋遢遢的家伙身形有些眼熟。

 

"说,你把我兄弟怎么样了我还能放你一马!"那人一边打还一边说着,"要不就,吃我一拳!"

 

……竟然是这个家伙。莫凡默默地把袖箭收回,面无表情的走出去。苏沐橙正好一个疾退,莫凡挡在她身前。

 

"你怎么起来了?"

 

"咦你出来了!我来替你报仇快让让!"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莫凡没有回答苏沐橙,只抿抿嘴看着包子摇摇头。“一伙儿的。”他简洁道。

 

“一伙儿?什么一伙儿?”包子疑惑道,突然恍然大悟,“哦,原来你跟这女贼是一伙儿的?亏老大待你不薄!那我便只好替老大把你们一网打尽了!看招!”

 

莫凡实在不能明白叶修怎么会捡这么个家伙回来。

 

“我是说她跟叶修也是一伙儿的。”莫凡说,警惕地盯好包子。如果包子还是没明白他的意思,他就只好与苏沐橙联手先制住这个状况外的家伙。

 

苏沐橙敏锐的抓住了关键词。“也?”她来回看了看两人,“你们是叶修什么人?”

 

“我是老大的手下!”包子特严肃的抢着回答,“他也是。”

 

“我不是他手下!”莫凡冷冷的说。

 

“你是他经常提起的苏姑娘吗?”包子问。

 

苏沐橙笑了,招呼他们坐下,一边把那碗温热的药递给莫凡一边说:“也许是吧,我叫苏沐橙。他有跟你们提什么吗?他现在在哪儿?”她迅速推断了一下这个状况,这么说,这个捡回来的沉默的少年和四六不着调的不速之客都是叶修的朋友?

 

“我是包荣兴,大家都叫我包子。你知道我们兴欣吗?唔这个看起来很好吃。”包子说着,伸手就要拿一个馒头。

 

苏沐橙打开他的手。“这是给病人的。喏,这个给你。”她从自己那份中拿出一块大饼,又催促起莫凡,“快吃,吃完该喝药了。兴欣是?”

 

“我们门派!”包子自豪地挺起胸膛,“老大是掌门!”

 

苏沐橙一怔。兴欣门派,掌门叶修,他这是要自立门户,重新崛起于江湖么?想起分别时叶修一副万事皆在掌握中的神情,她现在才明白也许那人早有打算。

 

就这样隐匿于武林,他一定不甘心吧。直到这一刻,苏沐橙才放下心来。她知道他不会放弃的。毕竟,是和哥哥一起立下“称霸武林一百年”的誓言的人啊。

 

“话说回来,莫凡怎么在这里?我们都以为你跟老大进货去了。”包子狼吞虎咽了一阵,突然想起此行的目的。

 

莫凡犹豫了一下,直直看向苏沐橙。“有个男人,想要害你。……还有那个家伙,叶修。”

 

“谁想害老大!我去揍他!老大昨天才刚教了我扔砖和抠眼睛的手法!”包子“呼”地站了起来捋起了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苏沐橙没说话,慢条斯理吃完了手中的饼才轻描淡写地开口道:“嗯,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应付过去就好啦。这么说,你身上的毒,是在偷听的时候中了机关才种下的吗?”

 

莫凡点点头。

 

“你竟然偷听!怎么能不做个光明磊落的人。”包子指责他,“你生辰八字是什么?”

 

莫凡眉头一跳。“你闭嘴。”

 

“如此一来便好办许多。”苏沐橙一击掌,“知道了是嘉世的毒,打听起来也快些。包子,能不能拜托你跑一趟回去问问叶修,嘉世地底密室的机关涂的毒该怎么解?莫凡他受伤行动多有不便,若是他跟你一块儿回去必会被嘉世的人发现,这样我们,也许还有叶修,都逃不掉。我被监视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所以……”她歉意地看着包子。

 

“没问题!”包子拍拍胸脯,“交给我吧,一定把话带到!”

 

“嗯,一切小心。对了,我这边的情况就不必与他说明了,只须告诉他嘉世的阴谋便可。”

 

“嘉世要在秋后的武林大会一举消灭其他门派独霸武林。”一旁默默喝药的莫凡突然道。

 

苏沐橙和包子一齐看向他。莫凡不自在地动了动,继续低头努力喝下那难闻的药。苏沐橙思索片刻,对包子说:“你也听到了,我会在这边给你们做内应,早做准备!”

 

“好!”包子点点头,又顺手拿了两个馒头便再次翻过院墙离开了。

 

苏沐橙摸摸头发,不知道靠不靠谱。

 

“咣”的一声,碗底撞击在石桌上的声音拉回了苏沐橙的注意力。

 

“喝完了?”她看向莫凡苦得皱起来的脸笑了,不知从哪儿掏出几粒蜜饯抛给他,“吃这个吧,我喝药的时候我哥哥总是给我吃这个的,很管用。”

 

莫凡接了过来,低低地道了声谢。蜜饯很甜,很快便驱散了口中令人作呕的苦味。唔,这个姑娘,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他再一次想。

 

TBC.

 


评论

热度(30)

  1. 星河欲转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