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莫橙】江湖再见·贰

这章依然是 @花雕  写的我稍微做些修改润色。




————————————————


事情愉快地敲定下来后,苏沐橙看莫凡一副行动不便的样子便搀起他再往树林里走去。

周围的搜查的人声隐约可闻,明晃晃的火把在林子中即使有树木阻隔也仍然很清晰。但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人发现在林中穿梭的苏沐橙和莫凡。

莫凡看着快他半步的苏沐橙,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露出吃惊的神色。其实不难看出苏沐橙在林中走法并不是随意的,时疾时徐,有时甚至迈步的方向都会有略微的调整,不知不觉中竟是轻松躲过陈夜辉等人的搜查。

“厉害吧?”苏沐橙察觉到他的目光,还回过头来对莫凡眨眨眼,“这其实是一套内含玄机的步法,特适合跑路和暗探。”

……一听就知道创作的初衷不对啊!

“不过我其实还是有些差劲呢,一直没能练出这套步法最好的效果,比起它的两个创造者。”苏沐橙吐了吐舌头,“林子东面陈夜辉没有安排太多人搜查,所以我们才能这么轻松地避开他们的视线,到南面出口就不行了。”

“……”始终没法躲过追查的莫凡一语不发。

“要是我哥和叶修还在就好了,别说避开眼线脱出包围,就是去陈夜辉面前溜一圈再回来都是小意思。”苏沐橙小声嘟哝了一句,语气中隐隐有些自豪。

“叶修?”莫凡耳力极佳,像风一样轻的只言片语他迅速捕捉到了关键,突然开口吐出一个名字。

苏沐橙顿了顿,搀着莫凡的手有一瞬间僵硬。

沉默良久。

“对,叶修。”苏沐橙呼出一口气,停下,转过身看着莫凡。她脸上的笑容敛去,透着沉静与坚定。“莫非你也听信江湖谗言认为他走火入魔杀人不眨眼?……都是假的。他就是创造这套步法的人,也是,我亲人。”

最近江湖上对叶修的走火入魔的传言有愈演愈烈之势,关于他背叛嘉世堕入魔道杀人的说法更是人尽皆知,莫凡用莫测的语气说出这个名字也不奇怪。

事实上,嘉世大部分人对这档子事都挺云里雾里,但看上头长老护法门对旧掌门虎视眈眈的样子,"叶修"二字仿佛成了禁忌,赶紧撇清关系为妙。昔日掌门?有陶大长老辅佐新任掌门孙翔,肯定不比叶修差。

且不论传闻真假,人言终究可畏。江湖人都这么认为的时候,黑白颠倒轻而易举。

苏沐橙记得叶修之前就严肃提醒过她,让她以后在别人面前和他划清关系。哥哥走后她向来很听叶修的话,但是唯独这点,她无论如何也办不到。

人人都说苏沐橙一副温柔贤惠的模样,若非见识她的剑法,几乎都以为她是世家千金。但真正了解她的人明白得再清楚不过,这丫头也就表面温顺,骨子里死犟死犟的,认准的事十头牛也别想拽回来。

“你怎么跟你哥一个死脾气!”叶修也曾感叹道。而苏沐橙只是回给他一个看上去十分端庄得体的微笑。

莫凡回应着苏沐橙的目光,没有露出惊讶或厌恶的神情,只是仿佛在思考什么。

“嗯。”片刻他一副了解了什么的样子点了点头,依旧面无表情。

苏沐橙眨眨眼。不一会儿,又笑了起来。

“走了!到嘉世请你吃瓜子。”

莫凡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姑娘还是笑着好看。

 

临近亥时,整个嘉世都比较冷清。

大门派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除了每日轮班的巡逻外,大部分嘉世弟子完成一天的任务后都已经回房休息。今日巡逻的是内堂的邱非李睿和另外三名弟子,但是现在偌大的门派练武场里只有邱非一人掌灯执剑在巡视。

说到邱非,现在这孩子在嘉世的地位也尴尬得很。

六年前十一岁的邱非入了嘉世,因为没有背景也没什么人举荐,便被草率地安排到外堂做事,每天干杂活的时间都比练功多。但他从不抱怨,每天起早贪黑地努力练着功夫。后来有一次自己琢磨着练功时被偶然路过的掌门叶修看中了天赋和资质,就被直接提进了内堂,甚至由叶修亲自指导。

明眼人都看出来叶修是把他当接班人培养。一时间,嫉妒的嫉妒羡慕的羡慕,可他也不骄不躁,对暗地里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只专心跟着叶修学功夫。

现在叶修被逐出嘉世,与他关系密切的邱非便被晾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什么也不是了。墙倒众人推,之前嫉妒的怀恨的都开始来明目张胆地挖苦捣乱,可邱非始终如一,似乎未受太大影响。任尔东西南北风,他依然自个儿练功,不予理会。

今日又是李睿那帮人瞅着邱非好欺负便合着挤兑他,最后让他一人巡逻。邱非没有也懒得计较太多,便独自边思索着今天练习的落花掌法边提着灯笼巡视。

巡到练武场边上的小道时,邱非突然警觉起来。

脚步声。

练武场边上的小道鲜少人注意,而且知道的人也不多,走它的人便更少。以前还是嘉世创立者叶修告诉邱非的;说如果想溜下山玩的话可以偷偷走这里没有人会发现。

咳,叶修在某种意义上是个面面俱到的师父……

邱非悄悄地靠近小道边的树丛,右手拇指已经慢慢地推开剑鞘。

“邱非?”忽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愣了愣,才发觉这条小道上的来人是苏沐橙。

他连忙从树丛后面出来、对苏沐橙行了一礼。

“右护法……呃?”当邱非发现苏沐橙后面还跟着一个男子时,几乎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是师父吗?

后面这人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不仅左半边脸上有面具,围巾还挡着下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只警惕透亮的眼睛,难以辨认。少顷邱非便反应过来,这人在体格和身高上与叶修相异挺大,看上去也没叶修年长。

邱非有些失望。

“后面这位是?”他理了理情绪看向莫凡。

“啊,我朋友,我带他来借宿。”苏沐橙笑着对他眨眨眼,“今天是你巡逻的话……嘘,别说出去噢。”

“……”邱非没有说话,这有违教规啊……

“帮个忙呗,以后我把叶修揪回来教你伏龙翔天第六重?”

“咳、咳……”邱非被呛到,“不……这、我……”

“所以就这样吧成交!”苏沐橙击掌,拉着莫凡继续前行,“莫郎,走吧!”

莫郎?!

邱非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半张脸都红透了——虽然在夜色沉沉中看不真切——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侧身让他们过去。莫凡茫然地也眨了眨眼,对于情势变化之快未吐一词,老老实实接受苏沐橙的指引。

“等等……右护法!”邱非突然叫住了苏沐橙。咬咬牙,邱非还是问了出来:“师父他到底……”

其实邱非这几天并非如同外人所见一样冷静。

听到消息时他就愣在了原地。叶修背叛嘉世,叶修堕入魔道嗜血杀人,乱七八糟的传言在他耳边萦绕,甚至成为梦魇。

不可能,他想,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然而失望的是叶修一直未再出现过,邱非心里也不可避免地有些无措,越是想,就越是心慌。

只要,只要有谁能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苏沐橙没有回头,只管带着莫凡往前走。

“这有什么好问的。你既然称他一句师父,就应该足够了解他。”

师父……

邱非愣住,无言,望着苏沐橙远去的方向呆半柱香时间突然洒然一笑。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眼神里又充满了坚定。

嗯。不信就是不信。

 

“混账!”

此时夜深,嘉世长老殿内,陈夜辉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白瓷杯在他面前被摔得粉碎,纵然是被冰凉的茶水溅了一脸,可他连动也不敢动。

大殿之上,紫袍男子一脸怒容阴沉得吓人。

“令你办点事都办不好,一个小毛贼也抓不住!看来这外堂堂主也到换人之时了!”

“长老恕罪!”陈夜辉就差把头往地上撞了,慌张地解释,“属下的确是将那人逼入了嘉世边上的林子封锁了南边然后开始围剿,但是不知道为何那小子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他,他消失了!”

“一个大活人难不成还会边变戏法人间蒸发不成!”陶轩一甩袖子坐下,显然对陈夜辉的解释很不满。

“属、属下真的不知道啊。”陈夜辉欲哭无泪,“属下赶到西北边的悬崖时原本以为可以堵住走投无路的那家伙,没想到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右护法……也说没看到。”

“右护法?”陶轩皱眉,“你说苏沐橙?”

“是、是的…我们追到悬崖边上就看到右护法坐在那里,心情…挺不好的样子?”居然一反温柔沉静的常态又是不耐烦又是耍人的……

陶轩坐着不语,眉头也没有松开。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陈夜辉觉得自己的腿快要没知觉了,陶轩才开口:“好了,你退下吧。自己去崔长老那里领罚。”

可怜的外堂堂主心里如释负重之余又哀嚎一声,踉跄地起身退出大殿。

待他人走后,大殿的屏风后又转出来一名黑衫男子。

“长老,我看那苏沐橙可疑得很。”

“……没道理。”陶轩摇头,“苏沐橙虽然心里确实有几分记恨我们,但是她完全不知情,又怎会从中作梗。”

“可她跟叶修那厮亲密至此…”

“行了!”陶轩有些烦躁,“苏沐橙的事我会处理。做好你的左护法,其他的别多管。陈夜辉的任务没完成,那便转交给你。务必把那小子找到,不能活捉……就灭口吧。”

刘皓闻言只能低头道一声是,但眼底依旧划过一丝不甘与恶毒。


评论

热度(33)

  1. 星河欲转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