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莫橙】江湖再见·壹

 跟@花雕 弄的那个古架大长篇漫画orz剧情文字部分放出来。 漫画的剧情会稍微有些改动,不过大体走向是这样的。

啊……等我发完再弄个导航再宣宣推一下(X


这章是花雕写的,我稍微修改润色了一下而已。

——————————————————————————


叶修退位,孙翔继承嘉世,门派上下众说纷纭。虽有人疑惑此事缘由,但大部分江湖传闻都道昔日江湖第一人叶修修练邪功已走火入魔,成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嘉世上下合力制服了他,遂将他逐出门派——然而真相是,江湖传闻基本没谱。

思及至此,苏沐橙撇了撇嘴。她觉得她对嘉世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要不是叶修频频劝她没必要因此跟嘉世闹翻——毕竟嘉世曾经是他们的心血,即使现在多少有点物是人非的意思——她早就去剿了刘皓那帮人了。

好吧,虽然真要一锅端是有点难度,但捅刘皓那厮几剑估计还是没问题的。苏沐橙握紧了拳难得恶狠狠地想。

边上的叶修明显感觉到苏沐橙的杀气,无奈摇了摇头。

“快回去吧,别跟着我了。”叶修叼着根草道。

“护法跟着掌门,天经地义。”苏沐橙拿掉白纱斗笠,撇着个嘴。

叶修有些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把斗笠戴好,小心为上。是我自己执意要走的,你就别胡闹了。”

苏沐橙闻言不高兴地说:“谁胡闹了!几年前我就觉得陶轩刘皓那帮家伙有鬼……哼,什么走火入魔杀人如麻啊,谁信!”

叶修摸摸下巴:“别说,真差点儿。并非说笑,当时刘皓他们闯进密室时我分了心,气息逆转,要不是有你哥的保命之技,刘皓他们还真别想活着出来。”

那也挺好的,苏沐橙想嘟囔一句,却在对上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咽了下去。眼睛一转,她转移话题。

“不过,以你的内力什么功法还会让你出事啊?”苏沐橙好奇问。即使是当初江湖出了名难练的心法一叶之秋,眼前这男人也只是用了数天便明了了奥义。

叶修犹豫了一会儿,吐出三个字:“君莫笑。”

苏沐橙沉默。

君莫笑,她至今下落不明的兄长与叶修共同琢磨出来的、突破了寻常武学套路的、世间独一无二的心法。

“你………”

“嘘。”叶修对着她比了下食指,抬眼一笑,“给我留点面子么。”

无言以对。

“你就别为我操心了,我跟嘉世的缘分已尽。现在没有了什么掌门的身份,我也可以干些自己的事了。”

“你要做什么?”沐橙问道。

“找他。”

“………你一直相信我哥还活着么?”

叶修顿了顿,突然伸手揉了揉沐橙的头发:“诶呀你怎么当妹妹的,有你这么咒你哥的么,他知道了还不伤心死!”

“……”

“安心。”叶修笑道,“我当初可叫王大眼算过了,沐秋那家伙命盘尚存一丝活眼,没那么容易死。而且……”

“而且什么?”

“呵。”叶修笑了笑,“没什么。”

“……”

“时间不早了,你也快回嘉世吧,不用管我。”叶修压了压斗笠。

“可……”  

“照顾好自己。我这一去前路未知,若牵连到你,且不说我,以后沐秋……我也不好交待。嘉世确实已不是久留之地,但陶轩是念旧情之人,你留下会比较安全。”叶修按按苏沐橙的肩膀,算是道别。“听话,你现在要跟着除了更危险外,还会放大目标拖后腿。待时机成熟我再来接你走。”

苏沐橙不说话了。纵然被说拖后腿有一千个不情愿,她也不愿因自己的原因而让叶修陷入进退两难的险境。

叶修翘翘嘴角,摆了摆手当作告别。“保重。”

随后他转身跃上树梢,借着几枚石子竟是以绝妙的身法越过悬崖,消失在月色里。

 

苏沐橙看着叶修远去的身影,叹了口气,只好往嘉世走。

 

 

 

身为嘉世掌门右护法,同时又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女高手,苏沐橙自然也是有一身好武艺。

所以当她察觉左侧林子中有动静的瞬间,手中剑已然出鞘半尺。

果然,只见一个人影从林中迅速窜出——吧唧——摔在了地上。

苏沐橙默默地收回剑。

她走上前,开始观察那个闯过来的人。

因为是面朝下趴着,所以看不清来人脸庞。但是根据体格身型可以判断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着一身黑色短打,脖子上绕着条暗蓝色的围巾,破旧脏乱中还夹着些血迹。

这人趴在地上不动,苏沐橙心说莫不是死了,便蹲下探一探这人的脉相。

谁知还没碰到,那男子突然出手发力袭向苏沐橙。苏沐橙眼也不眨,单手挡握间又一转就制住了男人的动作,准确掐住了脉。

“咦,你中毒了?”苏沐橙奇道。此人脉象虚浮紊乱,似乎是中毒之兆。

“……”那男子本来想再次出手攻击,听到这句话后顿了顿。他抬头,露出了一半隐在银色面具下的面庞,“你是大夫?”

“不是。”苏沐橙拍拍手站起来。她也就跟叶修学了一点鸡肋的皮毛,倒不见得特别有用,只是能勉强判断中毒罢了。

“……”那男子爬起来没说话,举动中透着些失望。他没再表示什么,转身就往前走。

“如果林子里的另一帮人是来追杀你的话,我劝你别往前走。”苏沐橙双手环剑,对男子投来的惊讶的目光回以一个微笑,“这林子在嘉世边上,西北两个方向都是绝壁,东边是嘉世的领地,只有南方是唯一的出口通向官道。现在有一波人正从南边慢慢围过来,也就是你现在要走的方向。”

男子皱眉似乎在分析苏沐橙的话的可信度,但不大会儿就听到前方林子处传来的人声证明了她的话。东方是嘉世领地,那就只能去西北方看看了。

西北方向没走几步就出了林子,前方是悬崖绝壁,对面倒是有另一处山崖,目测有几十丈远,凭他目前的身手越过去的希望渺茫。

身后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男子抿抿唇,略有不甘。

“喂。”身后有人戳了戳他。

男子吓了一跳转身——他可不知道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子一直跟着他。

苏沐橙奇怪地看着男子的反应,也没在意,指了指悬崖边的那个两人高的大石头。

“喏,躲那后面去。”她努努嘴示意。

男子有些犹豫,苏沐橙索性一拽他的围巾就把他扯到了石头后面。

“别出声啊。”苏沐橙说着就跳到了石头顶上面朝悬崖慢悠悠地坐下。

男子蹲在地上抬头,只见苏沐橙的两只脚在他头上晃悠,隐约可见暗红色的靴子绣着好看的金色纹路,两缕流苏跟着飘啊飘。

 

陈夜辉带着手下从南边一直围剿过来,心说再往前就是绝壁,那小子估计插翅难逃了。想罢露出了阴狠的笑容。他们嘉世外堂追这家伙已经三天了,抓到后怎么着也得狠狠招待一番出了憋着的气。

林子到了尽头视野便开阔起来,陈夜辉环顾四周突然顿住。

绝壁边的石头上坐着一个人,一身红衣在月色下泛着些银光。

眼熟啊……

“你是什么人?!”未待陈夜辉发话,边上的一个手下已气势十足地喊。

一阵好听的笑声传来,石头上那人仍旧没有说话,但是陈夜辉忽然一抖,半跪了下去抱拳行礼。

“嘉世外堂堂主陈夜辉,参……参见右护法。”

他身后几名手下听到也是赶忙跪下。护法的地位仅次于掌门和大长老,他们可万万得罪不起。

“噢……是你呀。”

“护法记得属下,万分荣幸。”陈夜辉忙道。

苏沐橙心下撇嘴,陷害叶修的人,每个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陈夜辉见苏沐橙没有想与自己继续交谈之意,只好硬着头皮开口:“夜色已深,不知护法为何在此?”

“心情不好出来看风景。”叶修被他们逼走了,她气还没消呢,这话也确实没错。

陈夜辉无语,这荒山绝壁有什么风景好看的,还不如嘉世后山呢。

“你有什么事么?没事别来打扰我。”苏沐橙的语气听着有些不耐烦。

“呃,有的。请问护法有没有看到一个一身黑衣蓝色围巾带着半边银色面具的男子?”陈夜辉问道。

“有啊。”苏沐橙打了个哈欠。

石头后面蹲着的人眨了眨眼。

陈夜辉心里呼啦一下开心了起来。

“还请护法告诉属下那人往哪儿去了?”

苏沐橙又打了个哈欠。

“骗你的。”

????!!!

什么玩意儿!!!

陈夜辉顿时凌乱了。

“护法,您这……”

“诶,逗你的啦。”

“那……”

“我真没看见。”苏沐橙眼神无辜而真诚。

陈夜辉顿时不想说话了。他觉得再说下去他会有损内力。

他以前怎么不觉得他们的右护法这么爱耍人呢!?

“那……那属下就不打扰护法……看风景了。不过那人盗走了嘉世的宝物还窃听到了机密,若护法有看到那人,还望能出手捉拿交给我们。”

苏沐橙听了歪头。“什么宝物什么机密,我怎么不知道?”

“呃……属、属下不知。是陶大长老吩咐的。”陈夜辉有些犹豫。

苏沐橙点点头,挥挥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属下告辞。”陈夜辉说着便起身带着手下原路离开,远远地还能听到他在说话。“派人把南边堵上,我就不信那小子还可以逃出这片林!”

 

苏沐橙见人走了,也没跳下去,而是继续坐着望月。

“真的吗?”她忽然开口。

“……”男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他此时感到无力,逃了这么多天,原以为有高人相助,未曾想竟是自投罗网。

但刚刚要不是这女子出手相助,指不定被陈夜辉捉更要受非人的折磨。

“真苦恼啊……”苏沐橙摸了摸下巴,看向男子。

男子死咬着牙,顷刻间思索了无数种对策,却唯独没有想要逃跑。他也许可以利用她,找到自己想要的。

“以陈夜辉的性子肯定要把这林子守个三天三夜,悬崖就凭你肯定跳不过去……怎么办呢?”

男子猛地抬头,正好对上苏沐橙的双眼。那是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干净又纯粹。

“……为什么?”

“没什么,我看嘉世不爽而已。不觉得那家伙被气得跳脚的样子很有趣吗?”苏沐橙狡黠一笑。

“……”

男子再次无言以对。

护法看自己的门派不爽要对着干?嘉世内部,有些乱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苏沐橙问。

男子紧闭着嘴。

"我要把你怎么样还是很容易的呀,"苏沐橙笑眯眯道,"你说是叫陈夜辉回来说你非礼我,还是试试我调着玩儿的毒药,还是……想不想来点儿别的?"

男子估测了一下这个形势,自己被逼到了悬崖边似乎处于劣势,这莫名其妙的女子若无什么本事也不会成为护法……多年来的习惯让他选择了暂时妥协以伺良机逃走。“……莫凡。”

“唔,莫凡。”苏沐橙念了一遍,似乎在品味这个名字。

“这样吧莫凡,你先跟我回嘉世,我亲人曾经告诉过我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而且陈夜辉只是外堂堂主,不敢查嘉世内部更不敢查到我这儿,你只管跟着我便好。”苏沐橙跳了下来拍拍莫凡的肩膀。

“……”

“他们越乱我越高兴……也正好有个人陪我嘛。嘉世里的那群人简直无聊死了!”

借着月光他才看清这女子不过十八九的年华,对于江湖女子而言确实是玩心大的年纪……不对,重点应该是,他怎么觉得玩才是她救下他的真正目的呢?!

不知道,靠不靠谱啊。莫凡心里暗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