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伞修】雨和伞和我们的荣耀(上)

去年八月写的,是我写的第一篇伞修,刚入坑没看过别的伞修文所以全是老梗还有一些bug……试图报社最终除了自己外没人受伤 _(:3」L)_虽然是第一次写不过此后再没有赶稿到三点半第二天还要六点多起床上课的经历了。
参本的文。本子叫《TBC》 多cp合志。主催消失三个多月联系不上也没拿到样刊,懒得再抓这事儿了,随便放放吧就这样
太长分两部分发




雨和伞和我们的荣耀
文/漫天飞橙
PS:有些时间轴原文也没详细提,私设了哦?没关系请继续食用w大概有些设定bug不要太在意。


>>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早晨。
进入五月,H市就开始进入毛毛雨的笼罩,绵长又黏湿。郊外的公墓一片冷清,一个月前的清明节时还拔得干干净净的坟前草,现在又冒起了青疏的头。因为早已过了那个特殊的日子,偌大的墓园里除了给新坟做尾七的地方偶有人声外,就只有冬青树在风中的窸窣。
一个男人撑着一把伞,缩着脖子低头走着,被飘进伞下的毛毛雨拂过脖子后打了个颤。他溜溜达达找到了墓园深处廉价坟地的一块坟头,随便拍了拍摆放祭品的大理石台,盘起腿就坐了下去。
"咱俩这么熟,就不讲究什么尊不尊敬了啊,要是站着的话要挺久,累。"叶修习惯性地摸出烟叼上,咬着烟含糊地说,"你也别太惊讶地露出那样傻不啦叽的笑,哥平时可忙得很,还有好几场比赛要打呢。今天是趁沐橙和老板娘碰上商场打折上街买东西去了,干脆就全队放假一天给他们调整调整心情,最后几场比赛了。然后我就顺便来看看你,就要用你的千机伞拿冠军了,你要不要跟我们战队的那些家伙们一起期待一下?"
他摸了摸墓碑上贴着的泛黄的照片,少年笑容灿烂,碰触到叶修的指尖沾上了一点温度。下面“兄苏沐秋之墓”几个字大得刺眼。“一个人来是……有些事情,沐橙她不需要知道。”他怀念地笑笑。


>>
叶修遇到苏沐秋兄妹的时候是十五岁。
那年他偷了弟弟的行李离家出走到了隔壁H市,站在繁华的街道上很茫然。尽管迈出了第一步也打定主意投身于电子竞技事业,但具体也没计划好接下来该如何打算,毕竟他还只是个少年而已。

"当年真是太不懂事了,"叶修咂了口烟,烟雾喷出来模糊了照片上的笑脸,"不过至今没有后悔啊。"

他在一家住房中介找到了一则寻合租启事。他犹豫了一下,用公共电话找了过去。对方的声音很年轻,接电话时谈得很爽快,两人当时就约好了马上去看房。
在约定地点,叶修拖着行李等了不大会儿,就看到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生一路跑来。
"是你要合租?"那个男生问。
叶修点点头。"性别男,无不良嗜好,不介意空间小,不介意室友上夜班,这些条件我都符合。"
"那行。"男生手一挥算是打过招呼,"我叫苏沐秋。"
"叶修。"
"修吗,挺特别的。"男生笑,"去看房吧。"

房子是在一家网吧的后面一栋狭小的居民楼里。楼道昏黄的灯光把苏沐秋的背影拉得瘦长投在一侧脏兮兮的墙上,叶修突然注意到虽然这个少年的行事给人感觉挺老成,但他的侧脸却似乎还带着几分稚气。
"哎我说,你多大了?"叶修冷不防问。
"对了,从刚才就想问,你几岁?"苏沐秋正巧也突兀地开口。
冷了一秒,两个人笑了起来。
"十六。"苏沐秋先说。
"比你年轻一岁而已。"叶修耸耸肩。
"哦,反正也是小鬼,那以后我就是室长了!"
苏沐秋停在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前,掏出钥匙打开。"到了,就是这里。"他招呼着叶修,"进来看看,满意就直接住下吧,最近手头有点紧。"
叶修进去打量了一圈,空间果然并不是很大,满打满算估计也就六十平米左右,但因家具没有多少所以倒不显得太拥挤;两房一厅一卫一厨,除了小也算是配备齐全。
"挺好的。"叶修点点头,放下了行李,"那我就住下了。你一个人住?"
"不不,还有我妹妹。"苏沐秋显然很满意这笔交易,笑容藏不住地挂在脸上,一提嗓子,"沐橙,出来一下!"
很快一个卧室的门打开,跑出来一个跟苏沐秋清秀的五官有几分相似的十一二岁女孩。"哥。"她叫道,好奇地看了眼陌生的叶修。
苏沐秋指了指叶修:"新房客,他叫叶修,是个十五岁的小鬼……"
"你才小鬼。"叶修打断他。
"……这是苏沐橙,我妹妹。"苏沐秋置若罔闻,"我妹妹住一间,你可以跟我住另一间,或者你不习惯跟别人一个房睡我也可以搬到客厅。"
"我家里也有个弟弟跟我住一间房的,"叶修重音了一下"弟弟"两个字,"没什么不习惯的,在家时我也是个挺善解人意的哥哥。"
"哦,那你去收拾一下东西吧。"苏沐秋安排好这些事后,把叶修带进了他们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普通的床和一张折叠行军床,看起来为合租早有准备。床边的桌上有台电脑,周围散落着凌乱的草稿纸。苏沐秋让叶修睡那张普通的床,叶修也没有推辞。在叶修把行李里的东西拿出来时,苏沐秋打开了电脑。叶修随意瞥了一眼,随即"咦"了一声。
"怎么了?"苏沐秋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也玩游戏?"叶修问,凑过去看。
"我这不叫玩,叫工作。"苏沐秋一本正经,"从里面赚钱养家糊口呢。"
叶修这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看起来年纪不大却能租房养活自己和妹妹。初次见面,虽然心里有疑惑为什么只有兄妹两人,但一来叶修并不是个热衷八卦的人,二来也不方便问。这下他心里有些明白了。
"赚钱带我一个呗。"叶修说,杵着不动看着苏沐秋开始操作。他打开的是一款最新出的叫"荣耀"的网游,这游戏叶修也知道,最近宣传得挺火的,资料片看起来也不错。叶修研究过官网放出来的各职业资料,本打算是出走后再玩的。没想到新室友也热衷于电子游戏,还能从中赚钱,这让尚未想到谋生方案的叶修很是心动。
"你?"苏沐秋发出了一个怀疑的音节。
"呵呵,"叶修笑,"我是离家出走的,为了打电子游戏竞技。"
"有热情不一定有真本事啊。"苏沐秋说,想了想后推开键盘,"这样吧,你挑一个游戏随便打一次pve或pvp,我看看。"
叶修便坐上苏沐秋的位置打开了一款他之前玩过的游戏,找到竞技场干脆利落地飞快杀完五盘,这个速度不禁让苏沐秋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手速挺快啊,有兴趣玩荣耀吗?我最近在研究这个。"
"我都可以。"叶修说。


晚饭是苏沐秋用冰箱里仅剩的两个鸡蛋随便炒了三碗饭解决的。
"虽然刚认识就给你吃这么简陋的晚饭挺不好意思的,不过我的手艺非常不错。"苏沐秋盛好饭递给叶修,"还有你的房租交了我才有钱买菜啊!"
"给正在长身体的妹妹吃蛋炒饭当晚餐,真是,啧啧。"叶修接过碗说。
"哥这是我们出来以后第一次有那么多人一起吃!感觉好热闹啊!"苏沐橙并不在意晚餐只有炒饭,很开心的接过苏沐秋递来的饭。
"是啊是啊,以后天天都这么热闹。"苏沐秋说着,从自己碗里给苏沐橙多扒了几块鸡蛋,压低声音:"只要叶修你记得摊房租。"
"你好啰嗦,我知道了。"叶修也压低了声音回答。


饭后叶修跟苏沐秋到楼下网吧买了几张荣耀账号卡。
"这就是我们在荣耀的家底了。"苏沐秋说。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台电脑,苏沐秋只好仗着混久了脸熟,向网吧老板,叫陶轩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借了一台半残的电脑回去。
回到家,在苏沐秋的电脑旁装好电脑,两人并肩坐下开始登陆游戏。
"你熟悉一下游戏,先抓紧时间练级吧,我先去找找业务。"苏沐秋看着叶修开始创建人物才想起他还没开始玩,指示道,却看到叶修在输入角色ID那里顿住了。
"等我先起个霸气一点的名字。"叶修说,扫了一眼苏沐秋的角色,"秋木苏,娘炮得要死。"
"靠,沐橙帮我取的我乐意!"苏沐秋嚷嚷道,把妹妹叫了进来。"给这家伙起个游戏ID,"他指指叶修,冷哼,"不能像秋木苏那么好听!"
"哦。"苏沐橙在两人之间望了望,不明所以,"我写给你看!"
苏沐橙咚咚咚跑出去拿了纸和笔,片刻后又回来。"我喜欢的成语!"
"一叶之秋?"叶修念道,"之字写错了。"
"我故意的。"苏沐橙笑嘻嘻,"全班好多人听写都写错。"
"一片叶子的秋天,挺好的挺好的,很符合你想要的霸气。"苏沐秋说,已经开始转过身去操作,左手五指在键盘上翻飞敲得噼啪噼啪,语气怎么听都像敷衍。
叶修在苏沐橙期待的眼神里只好无奈地输入"一叶之秋"。
一个全新的角色一叶之秋生成,那时候他还不清楚这个账号对他来说将会有怎样的意义。


>>
雨下得更大了,若有若无飘着的毛毛雨逐渐变成了清晰可见的银白色斜线划下,空气中湿漉漉的水汽更重了。叶修把伞靠在一边肩上挡得更严实了些,伞下未被淋湿的区域与周围沾上水颜色加深的石头区分开来,成为一个不规则的圆,而他坐在这个圆中与照片中的少年对视。
叶修把夹着烟的手伸到坟头外的冬青下弹了弹烟灰,又拿回来叼着。苏沐秋的照片不知什么时候被大风吹进的几滴雨沾上,叶修伸手用拇指擦干,不小心把刚刚弹灰时手指带着的烟灰抹到了照片上。他咬着烟“嗤”的笑了一声,拉过袖子抹净。
“其实我想这么干很久了,真的。”他特别真诚地与照片中的苏沐秋对视——如果这也算对视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在我睡觉时把拆主机手上沾的机油抹我脸上,你以为在我醒之前又擦干净我就不会发现了?太天真了。”他点评道,把伞举高了一点,严严实实遮住了墓碑的边檐。“要不是每次你都睡得更晚起得更早……不过现在终于报复回一次了,聊胜于无吧,呵呵。”
“真是幼稚。”叶修说,也不知道是指苏沐秋还是他自己。


>>
虽然千机伞从叶修参加第十赛季挑战赛起就获得广泛关注,吸引各大战队重点研究,但是没人知道这把令人头疼的联盟最奇葩银武当年是出自一个十七岁未满的少年。
而且它灵感的来源确实是一把伞。

那天下了大雨,苏沐橙还没放学,苏沐秋听着哗啦啦的雨声麻木了十分钟后突然说了句"坏了"。
"怎么?OT了?"叶修手下操作不停,噼啪噼啪敲打键盘运指如飞。他们正在偷boss,掉的高级材料市价足够他们一个月的伙食。仇恨一直拉在秋木苏身上,两人一边逃命一边拉boss,这时候OT麻烦就大了。
"不是,我突然想起……哎哎,小心你十点方向石头后面那个鬼鬼祟祟的术士!靠又是索克萨尔那老猥琐,他那小破蓝溪阁也好意思来搅局?"
"你分点火掩护,我去干掉他。"叶修摩拳擦掌。
"好……不是,我突然想起沐橙没带伞,快放学了要去接她啊!"
"这样啊,"叶修了然地点点头,冲着耳麦喊,"哎哎哎速杀速杀,下雨了回家吃饭啦,那边那个老猥琐,没错就那谁,索什么的,有本事站出来单挑啊!哥有急事呢没时间陪你玩猥琐扔下限。"
"红血了红血了,赶快赶快!"苏沐秋喊,加大了火力输出。他们两人所在团队攻击节奏骤然加快,boss的红血大招一秒带走追杀他们的不少人。苏沐秋一边打着一边不住地看着时间,心焦地计算着还要多久。
"行了行了boss已倒,捡东西速度!"叶修推出了最后一击,攻势不停,掉头转向索克萨尔。秋木苏倾泻而下的火力覆盖了他能逃跑的每一个身位格,把他堵得无路可退。
耳麦里传来索克萨尔骂骂咧咧的声音:"妈的秋木苏什么玩意儿简直BUG——"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一个大招带走还被踩了一脚尸体。秋木苏得意地操作转了转枪,文字泡在头上冒起:"枪系全修挺好玩的,你也可以试试。"
"你就得瑟,"叶修嘲讽了一句,"等我练个散人号准把你打趴下。"
"散人要换武器太麻烦,我现在换手枪和炮全靠我那超越凡人的手速,二十四种职业全修的散人你想想那不是手速逆天?"苏沐秋摇摇头,"以后再说,分完材料赶快走,离沐橙放学还有十分钟,我们要走快点。"
拿到材料后二人为接下来一个月的伙食到手击了个掌,叶修才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我要陪你接你妹妹?"
苏沐秋生拉硬拽:"懒死了你,坐了一天打了那么久游戏腿会废掉你信不。"
"要不是今天特殊情况要接沐橙,难道你会出门?我每天上厕所来来回回的不是也走动了嘛。"
"这点距离你也好意思说,看你以后胖成什么样,没人要你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的。"
"呵呵,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你求我啊?"
苏沐秋看着叶修欠揍的嘴脸终于忍不住了,趁他不注意屈起中指用力弹了弹叶修的额头敲出个显眼的红印,发出清脆的"啪"响。"小样,不出门不让吃饭。走吧路上还可以顺便商量一下给你那一叶之秋做把银武的事。"



"我突然想起你以前好像弹过我额头?妈的疼死了,要不是提起千机伞的灵感我都快忘了这事了。"叶修絮叨了一阵,猛然回忆起这个屈辱。"有仇不报太不符合哥光明磊落的风格。"他瞄准照片上少年的额头狠狠弹了一下,指甲与坚硬冰凉的石头相撞只有一声闷响,刹那间尖锐的痛感顺着指尖传递到心脏深处,顺着血液的流动蔓延开来。
"怕了吧?"叶修含着疼痛的中指含糊地说,"不过好像到头来痛的还是我,招式反弹太阴险了你。"
"可是伤害反弹又不是伤害豁免,你会产生跟我一样的感受吗?"



接沐橙到了家,站在楼梯口前,苏沐秋关了伞,冷不防朝叶修虚虚一刺。"一叶之秋看我战矛,龙牙!"
"靠,苏沐秋你无不无聊!"叶修连忙向旁一躲,但狭小的楼道可躲避的空间太少,他仍狼狈地被正面甩了一脸水。
"形态变化,乱射!"苏沐秋没有收回,拎着伞乱抖起来,伞背密集的水珠四处弹溅,"速速GG,饶你不死!"
叶修找不到东西可以还击,从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苏沐橙手里抢过另一把伞就要捅去,苏沐秋把伞重新撑开挡住,顺势又甩出水珠。"嘿嘿,盾击!"
叶修败退,面不改色拉过苏沐橙就上楼。"沐橙咱们走,离那个自个儿跟伞也能玩那么开心的家伙远点,幼不幼稚!"
走了几步没见苏沐秋跟上来,叶修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发现他扛着把伞呆在原地发怔。"喂,喂,沐秋?苏沐秋!"
"等等,我想到了!"苏沐秋如梦初醒,大叫一声,也没理会叶修,径自往楼上冲去。叶修与苏沐橙对望一眼,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不明真相的茫然。
进了屋,苏沐秋早就坐在电脑前捣鼓着什么,衣服和半边肩还湿漉漉的。叶修换下同样湿透的衣物,站在他身后,发现苏沐秋打开的界面是荣耀的装备编辑器。
"搞什么呢,先换下衣服再弄吧,着凉吃药还花钱。"叶修拍拍他的肩。苏沐秋敷衍的"嗯嗯"几声没动,半晌后才转身向叶修,眼里跳动着异常耀眼的光:"叶修我跟你说,我对散人的武器有思路了!"
叶修一听来了兴趣:"什么?"
"等着看吧,做出来绝对是荣耀划时代的可以载入史册的大发明。"


>>
叶修出走后的第一个年是跟苏沐秋兄妹一起过的。
他记得年三十那天很冷,老旧的出租屋里并没有装上暖气,三个人呵着气搓着手吃罢年夜饭身上才暖和了一点,苏沐橙说想出去看烟花。H市在年三十晚上会在广场上放烟花,这是年年都有的惯例。
"我们不放,看看别人放的也好嘛。"她央求着苏沐秋。
本来打算趁年三十夜游戏里冷清去碰碰运气试试捡个野图BOSS的苏沐秋看着妹妹眼里的渴望,心一软就同意了。叶修还磨磨蹭蹭懒懒散散,被苏沐秋念叨着“这种阖家欢乐的时刻集体活动不参加不是好室友”拖出了门。
阖家欢乐吗……叶修心里想着隔壁城市的家里父母和胞弟过年还是同往年一样吧,再看看眼前忙着穿衣戴帽的苏家兄妹,“唔”了一声披上一件外套就参与了赏烟花的“集体活动”。
没有父母的新年……如果是跟这个家伙的话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一路步行到了附近的广场,有些家庭也放弃了万年不变的春晚,纷纷聚在广场上放起各式各样的烟花,并不时爆发出阵阵欢呼。苏沐橙已经先一步凑到了更近的地方仰起脖子。苏沐秋和叶修慢吞吞地跟在后面盯着她不让她走丢。
“小孩子才喜欢看的东西,连我弟都不稀罕了,这不年年都一个样吗。”叶修说,东张西望着寻找能坐下的地方。
苏沐秋立刻“嘘嘘嘘”起来,伸手紧紧捂住了叶修的嘴,张望着苏沐橙有没有注意到——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混杂着人群的嬉笑与烟花的鸣响,叶修的音量完全不足一提:“别被沐橙听到!”他紧张的说,“你觉得烟花很普通是没什么,可是我们从小见的少,孤儿院……”
“唔唔唔?”叶修被用力捂着说不出话,只能拼命挣扎着发出声音。
苏沐秋自知失言,放开了叶修,脱口而出的话硬着头皮说完:“……孤儿院放一次就是能开心半年的事了。”
他说完沉默了,没有再看叶修。叶修也觉得有些尴尬和震惊,对于说出那样的话产生了一丝后悔。看着苏沐秋低头不看人,他有点不知所措,就像看到BOSS在眼前手却抽筋了一样的那种焦虑——这个比喻或许有些不恰当,但不管怎样他们还得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又不是说从孤儿院出来就不是苏沐秋了,怕什么。”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苏沐秋看起来也松了口气,表情缓和了不少:“那就好。”他挠挠头,“我倒是没什么,反正该打的架也打过,钱也能挣,就是沐橙年纪还小,如果因此被打上什么标签对她成长会有影响。”
“嗯。”叶修没有再深谈下去,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开始有点冷了。”
苏沐秋配合地跟上节奏。“让你懒得穿毛衣。”说完自己也打了个寒颤,搓了搓手。
叶修瞅瞅苏沐秋还戴着围巾,若有所思起来。苏沐秋警惕地盯着他,护住了自己的围巾警告道:“沐橙给我织的,你想都别想!”
“小气,室友爱呢?不分享一下怎么做好室友?”
“你求我啊!”苏沐秋用了叶修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冻坏了手你看谁陪你抢BOSS。”叶修抱起手臂依然是要死不活的嘴脸,其实他呆在室外太久已经开始发抖了,毕竟只披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脸无所谓而全身发抖,叹了口气开始解围巾。叶修余光一直注视着他的举动,就等着解下后直接抢过来,哪想苏沐秋只解了一半就停下了。
“我只分你这么多,看在室友的份上。”苏沐秋把一半还连在脖子上的围巾递了一半给他,“带着妹妹的爱意。”
也许是苏沐橙织围巾技术生疏还掌握不好长度,这条围巾很长,递给叶修的这一半还能在叶修脖子上绕两圈儿。叶修无语地接过尚带着苏沐秋体温的一半围巾,“你有必要这么抠门吗一大老爷们儿。”
“啰嗦,”苏沐秋不满地作势要拿回来,“我妹给我的我凭啥给你戴?叶修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啊!”
“真不想说我认识你,要不是还被围巾连着。”叶修非常自觉地绕上了脖子,对围巾的厚实与沾带的温度感到非常满意。
其实两个少年一人戴着一半围巾——这围巾还过长得有些不协调——走在街上还是挺惹眼的,不过叶修向来不在意被注视,苏沐秋是毫无被注视的自觉,两人一时走得还很心安理得。
“哎对了我跟你说,荣耀明年要有职业联赛了,组个战队玩玩呗?”当确定苏沐橙就在附近不会丢后,两人找到了一个台阶坐下,苏沐秋突然提起。
“好啊,不过要参加就一定要拿冠军啊,不然多没意思。”叶修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出走本就是为了在游戏竞技这方面闯出些名堂来,几个月来他也跟着苏沐秋编过外挂打过黑赛赚钱维持生活,但终究成不了气候。荣耀有职业联赛,他求之不得。
苏沐秋点点头。“嗯,我们再去多找几个人来凑个队伍吧,才我们两个肯定是不够的。还有装备也要提高上去,你那把却邪可以再改进一下……还有散人武器我还没做成功,不然杀伤力肯定很大啊你看我的秋木苏。唔……我们还有一年半可以准备!”
“一年半足够了。”叶修笑,看进苏沐秋跃跃欲试的眼,“苏沐秋同志,目标,冠军!”
拿冠军,从此被提上日程。


tbc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