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你不要笑和我偏要笑04(完)

【04】

叶修终于在叶秋每日一见必喋喋不休地唠叨让他回家中败下阵来。

“如果你有能力进入神之领域我就回去。”叶修说,听语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敷衍他。

叶秋宁可信其有,虽然他查了查资料觉得要通过神之领域的试炼任务让他有点头大,但他从此对练级和磨练PVP技术积极起来。

——要是真过不了,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叫公司里已经进入神之领域的玩荣耀的职员来……

“哦,不用妄想找代打,你的水平能不能通过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想在游戏这边蒙我你还太嫩了。”叶修补充道。

……混账。叶秋含恨在竞技场里挑战我偏要笑,没几下就被我偏要笑浮空无限连连死在地上。

“能撑越来越久了嘛,不错,这次你坚持了三十三秒,上一次还是二十一秒呢。”叶修在又一次杀翻你不要笑后给了个评价,隐藏了后一句“不过离能通过神之领域试炼还有挺大一段距离。”

叶秋有些闷闷不乐。他觉得叶修就是故意为难他。

“哎,如果你也跟我一起玩,什么神枪姐妹花根本不够看啊。”叶修突然遗憾地说。

“神枪姐妹花?”

“联盟里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个神枪手,技术还不错。”

“……”叶秋想如果当初叶修告诉他离家出走是有目的的话他说不定也会坚定地跟着去,不过这样家里就没有父母认可的“成器”的孩子了,他在恼怒于叶修突然而然的离家出走后也没法坚定自己的企图。违背父母意愿去追寻自己坚持的,双胞胎里只能有一个。叶修比他先下了决心走上那条路,他就只能背负着父母的双倍期望在既定的轨道走下去。

不过现在他们两人过得都挺好,叶秋想想觉得他也挺心甘情愿的。

 

一天晚上叶秋要出席一个酒会,就没有像平时一样上游戏。酒会上敬酒的礼尚往来必不可少,尽管秘书和公关以各种名义替他挡去大部分,他还是不得已喝了两杯红酒,然后就像脚踩着棉花似的晕晕乎乎了。

强撑着保持清醒告别酒会主办方,叶秋恍恍惚惚被司机送回公寓又扶着墙进了家门,已经近晚上十点了。胡乱喝了点水缓解喉咙到胃一线的灼热干渴,叶秋不经思考习惯性地开电脑上游戏查看好友栏,我偏要笑本来不在线,但没过多久也上了。

“你怎么刚好能卡着我的上线时间?”叶秋问。

“没事随便上来看看而已。”叶修回答。叶秋不会知道叶修发现他今晚没按时上后没几分钟就下意识扫一眼他QQ隐身可见的一叶不成秋有没有上线。

叶秋盯着屏幕逐渐昏沉起来,眼睛无法聚焦,思维像浸在水里一沉一浮,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指就搁在键盘上不动了。叶修后来好像还说了话,但叶秋已陷入半昏睡状态根本没进耳,知道他隐约听到叶修嚷嚷“喂,叶秋,叶秋?你听见了没”才又猛然回神了一下。

叶秋没回答,含含糊糊地前言不搭后语,劈头就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啊?”

“你什么时候回家?”

叶修莫名其妙:“不是说了吗,等你能进神之领域我就回。”

“你什么时候回家?”

“复读机啊你,”叶修有些诧异,仔细一体会感觉这小子声音有点不大对劲,比平时低哑模糊不少,“晚上干什么去了,喝酒?”

“有……应酬。”这回叶秋倒答得清楚。叶修估摸着他可能是醉了,叶秋的酒量他是知道的。喝醉的人处于脑子恍惚的状态,逻辑多半是死的,叶修摸摸下巴打开录音功能,决定试试能不能逗逗他玩玩。

“叶老板啊……”

“嗯。”叶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你知道我是谁不啊。”

叶秋嘟囔了一句叶修没听清,不过所谓兄弟心灵感应,他敢打赌有五成可能叶秋不知道谁在跟他说话,都醉成这样了。

“咳,你是不是有个特厉害的哥哥?”叶修装模作样正色问。

“他打游戏的。”

“打游戏怎么了,挺好啊。”

“是混账。”

叶修“啧”了一下,这观念怎么就这么根深蒂固。“没大没小的,咋说话呢这是?”

“有点自豪,其实我挺有点的。他打得很好厉害。”叶秋的语序混乱了起来,叶修估计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什么挺有点的,小点吗你。”叶修觉得跟一个失去逻辑的人对话要同样天马行空才能跟上节奏,于是也开始瞎掰起来。

“小点送走了,白白的一只。”叶秋打了个酒嗝,话锋一转,“你什么时候回家?”

又来。叶修决定只要叶秋再说一次这句话他就下线。

“回家,我挺有点想了,那么多年。”叶秋说。

叶修点上“退出”的手顿住了。

“你什么时候回家?”

“……啊。”叶修应了一声,手伸进口袋掏出一支烟点燃,叼上,“快了。”

他等半天也没听到叶秋的声音,猜测多半是叶秋架不住酒劲睡着了。他本来想就此下线,但好像干扔着叶秋又不是回事儿。他又喊了几声“叶秋叶秋”,依然没回答。叶修咬着烟想一个人住的坏处就在这里,只好问旁边还在奋战的魏琛借了手机。老魏叶戴着耳麦指挥团队大杀四方,压根没听见叶修刚刚对着麦都说了些什么,把手机扔过去也只是随便问了句借来干嘛。

“打给我弟,他可能睡死在电脑前了。”

魏琛嘲了句“爱与正义的使者”就由他去了,叶修去他行李中翻出许多年前一张写着叶秋手机号的皱巴巴的纸片打了过去。响了好久没人接,叶修又播了一次,回到电脑前戴上耳麦,隐约听到了嗡嗡的振动声。

竟然只设置了振动。叶修拿着手机在房里转了一圈,期间上了趟厕所,又找了点夜宵吃,还洗了个澡(当然这遭到老魏的强烈谴责),停止拨号了就再播,终于在洗完澡不久后拨通了。

“喂您好。”叶秋的声音听起来还带着睡意未消的低沉模糊。

“叶秋你睡死了是吗。”

叶秋这回比之前清醒了不少,听到是叶修很是惊讶:“你有手机了?”

“借的。”叶修说。看到魏琛又朝他干瞪眼,他赶紧对叶秋说:“行了那我挂了游戏也下了,你也下吧睡着还浪费哥时间,拜拜拜拜啊。”

“哦,拜拜。”叶秋说完就听到手机里传来忙音。他揉揉突突跳痛的太阳穴,手机和电脑过亮的屏幕刺得他眼睛快睁不开。

未接来电16,号码都是刚刚叶修打来的那个。

搞什么呢这是?叶秋本想问问叶修,但游戏上我偏要笑头像已经灰了,于是作罢,关机扶着墙去洗澡睡了。

 

叶秋磕磕碰碰终于到了75级,对荣耀体系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该是挑战神之领域的时候了。似乎最近职业联赛那边又是什么季后赛开始了,听说叶修是兴欣的技术顾问,这几天忙得没怎么上线,叶秋就没去打扰他。

叶修说只要叶秋能进入神之领域他就回家,叶秋牢牢记着。

所幸除了竞技场以外的关卡只要一个人就可以完成,叶秋心情好就上去耐心试试,忙的时候索性就不上游戏。因为那些技术性很强的挑战能激起他的好胜心,做着也不会太无聊。凭借着与叶修相似的DNA给他的一点天赋与坚持不懈的努力,再加上叶修在他快满级时丢给他的单挑BOSS和一些技巧的攻略,完成那些挑战只花了他差不多一个多月而已。

叶修也近一个月没上我偏要笑了,叶秋偶尔会在做挑战任务的时候觉得有些不习惯,不过很快又能抛开这些杂念继续任务——十多年都走过来了,这一个月其实也不算什么。都是成年人,该有自己的生活,荣耀于叶秋来说只是工作之余为了与叶修联系起来的消遣而已,犯不着为叶修的一个月不出现而出现类似“不习惯”的情绪。

在大多数时候,商人叶秋还是能保持理智的。

到PK任务时叶秋也没打算一蹴而就,他想着慢慢来,到过年总能挑战完的。随便进了一个自由场的房间,叶秋在看到对方职业时还回忆了一下叶修教他的套路。他印象深刻的也没多少,叶修打的示范实在太过行云流水以至于他没法细细体会,只记得叶修自称是专家研究多年的打拳法家方法异常生猛和打术士时逗猫似的走位飘忽。现在对面的正好是个术士,叶秋正打算迅速移动起飘忽地近身,哪想对方又打了一句话过来:

“你真的是君莫笑小号吗还是情侣号?”

这节奏有点不对,但叶秋没有停止移动,二话不说冲上去近身打出连击获得斗者意志效果,在对方手忙脚乱反应过来前把他杀了。结束这场PK,叶秋想起叶修跟他说的话,打了上去。

“没有余力的话,PK的时候少说废话。”

那人很快退了出去,然而没过多久就有一群人进来了。

“大神求围观!”

“君嫂好!”

“你好请问能替我告诉叶秋大神我是他的脑残粉吗?”

叶秋都忘了因为叶修那混账太嚣张,现在“你不要笑”的ID大部分荣耀玩家都知道了,引来这么多人围观实属正常。

“能挑战一下吗?”

终于有个干正事的了。叶秋很欣慰,欣然同意。这个玩家的水平也没多高,虽然年纪早过了学PK技术的黄金时期,但作为叶修的弟弟而且还是被荣耀教科书一手调教起来的,叶秋的水平在普通玩家里还算能看,战胜这一局也还算轻松。

“大神好厉害!”

围观群众有人瞎喊。叶秋想这回肯定没给叶修丢脸了。

不对,他怎么会这样想,应该是不务正业又没下限的哥哥一直在给他丢脸才对,叶秋几秒后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这么断断续续地打到了年末,公司过年关事也多了起来,叶秋几乎没什么时间上游戏。应酬次数增加了不少,叶秋迫于情面又醉过好几回,但也没有叶修再打电话过来问他有没有睡死。

神之领域的挑战他差不多完成了,他的PVP技术全是在与我偏要笑的PK中练起来的,或许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跟一代大神叶修打着成长的你不要笑其实PVP水平在玩家里已经相当可观,连击数、背摔数等琐碎的数据要求也都达到,只剩下几个胜局了。叶秋找了个稍微空闲的周末上线打算做完它,打到还剩两局时,一个ID是“逐烟霞”的枪炮师进来了。

“你好。”逐烟霞说,叶秋本以为又是什么围观党之类的,却看到逐烟霞又打了一行字:“我是叶修他老板娘陈果。”

陈果?叶秋回想了一下,记起确实有这么个挺漂亮的老板娘。

“你在做神之领域挑战任务?听叶修说。”

“是啊,”叶秋回复。“他说只要我能通过,他就会回家。我还剩两局了。”

“我来和你打吧。”

“好。”叶秋接受挑战。

逐烟霞的技术很不错,应该是普通玩家里算挺高的。叶秋打得有些艰难,逐烟霞密集的炮火压制得他的你不要笑寸步难行,但最后关头她出现了个破绽,叶秋瞅准机会突破包围,近身连击竟然在如此快节奏的战斗中打出了四重斗者意志,连叶秋都有些惊讶。

最后你不要笑战胜了逐烟霞,叶秋想了想,打上一行字:“放水了?”

“没,刚刚有事离开了下。”逐烟霞回复,“你等等哦,我可以拿你哥的号跟你打一局,你刚说是差最后一局?”

“是啊,他不是没有职业的那什么吗,散人?”

“哦,我可以只用枪炮师技能嘛。”逐烟霞说,退出了房间。没过多久,一个穿着混搭风拿着把形状奇特的伞的醒目角色进来了,头上顶着“君莫笑”三个大字。

这就是叶修操作着拿了冠军的角色,陪伴了他重回荣耀打拼了两年的角色,名字响彻整个联盟的角色。叶秋凝视着,心里突然有点紧张接下来的PK。他对用战矛捅向这个角色产生了一丝敬畏,对哥哥叶修本人都从未产生的敬畏。

承载着叶修大部分心血的角色……

君莫笑把伞慢吞吞地换成炮形态,说:“开始吧?”

“嗯。”

这一句打得比上一局更艰辛,叶秋猜想可能是叶修跟他说过的那什么属性点的问题。他打得节奏有点乱,但君莫笑只能使用枪炮师低阶技能,最终只剩下一层血皮的你不要笑站在擂台上而君莫笑倒下了,连叶秋自己也很惊讶。

他用你不要笑,打败了他哥笑傲全联盟的角色,君莫笑?

叶秋赶紧截图留念了这一伟大时刻,从小到大无论是吵架还是打架或比厚脸皮,他从未赢过叶修,今天终于达到了打败他的伪成就,值得好好记住。

“那个,老板娘,你给我放水了吧。”

“你也很厉害呀,听说你只玩了大半年,这个水平很不错了,不愧是叶修的弟弟,你还是他教出来的呢,不会差啦。”陈果说,“我是从论坛听说了你在做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来帮你的嘛。我记得以前你来找他的时候就说让叶修回家了。”

“呃,谢谢啊。”叶秋对最后的变数感到茫然,但不管怎么说他都已经完成了挑战任务。交完了任务,他终于站上了神之领域的土地。

在他踏上神之领域的那一刻,系统发出了欢迎玩家你不要笑加入神之领域的通告,顿时整个神之领域看到公告的人都沸腾了。

一片围观与恭喜中,叶秋并没有看到君莫笑的影子。

也是,叶修那么忙,应该没时间上线,就算上号也是陈果上的,还不知道他已经通过了吧。叶秋没在世界上说什么话就下线了,然后给叶修QQ上暗着的头像发了条信息:

“神之领域我通过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叶秋之后几天都没得到叶修的回复,他很愤怒,觉得自己特傻,又被叶修那混账给骗了。

再信他就有鬼了!叶秋愤愤发誓。

然后他听到门铃声,他走过去开门,惊住了。那张五官与他一模一样的脸,胡茬,虚胖,苍白,没精打采的脸,正抬眼望他。叶修衣服皱巴巴的提着小箱站在门外。

“我回来了。”叶修推开他,自觉进门。“哥向来信守诺言。”

“你……”叶秋没反应过来,关好门追了上去,“真的?你回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哪的?坐火车来还是飞机?你还会走吗?”

“啰嗦,”叶修打了个呵欠把行李随便一扔就在沙发上躺下,“累死了,起来再告诉你。”

“等等,还有,最后那个逐烟霞和君莫笑,是不是……你?”叶秋忍不住问出心中一直的疑惑。

“唔。”叶修即将闭上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谁知道呢。”

 

END.



谨以此献给一直期盼混账哥哥回家的弟弟。

评论(7)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