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你不要笑和我偏要笑02

【02】

因为叶秋第二天还要上班,那天只让叶修带了几次格林之森后就下了。叶修没有追求隐藏BOSS和最快速度,带着叶秋两人刷毫无压力地很快升到10级。叶秋最后再跟叶修拌了几句嘴,败得一塌糊涂地愤怒下线关机睡觉。

然后第二天叶秋又精神奕奕地去上班,脸上的笑让员工们如沐春风同时疑惑于是什么让老板心情这样好。有大胆的人问了问老板的私事,叶秋想了想只是好脾气地说有个人终于还他钱了。

还钱高兴成这样,老板看起来不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啊?员工没敢再追问。

一寸光阴一寸金,叶秋昨晚睡前也想通了,十几年虽然一下子还不完,但这么耗着总有一天他会把这笔钱悉数收回的。

叶秋开始期待起每晚回去玩游戏起来,就像小时候期待周末跟叶修打游戏,叶修的团队人不够了叫他来凑数一样。因为叶修的离家出走而被迫提前结束的、背负着父母对兄弟两人份的期待的叶秋的童年,现在隔了十几年似乎在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现年将要28岁的叶秋叶老板不仅不觉得幼稚,反而感到非常满意。

在你不要笑和我偏要笑升到快三十级时,副本已经不是靠叶修一人带着和指挥勉强跟上节奏的叶秋可以一小时内快速通过的了。叶秋听着叶修说什么“找些帮手来”,突然敏锐地有种要出大事的预感。他看着我偏要笑在副本门口转悠了一下,冲着一队头上顶着“蓝溪阁”字样的玩家发起了文字泡。

“哎那边几个兄弟,对没错就是你们,我问问你们的蓝河,哦,应该是那什么蓝桥春雪,对就是这名字,他还搞新区开发不?”

那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我偏要笑什么来头。“你找我们会长有事?”

“哦,他还搞啊,啧啧。这次他ID是啥,还是蓝河?”

“对。”蓝溪阁的人警惕地回答,一边赶紧给会长大人通风报信,说一个ID是“我偏要笑”的人在打听他,小心为上。

放着那边蓝河一听这有些蛋疼的ID眼皮就跳起来知道君莫笑那瘟神又来了不说,这边叶秋也私起叶修来。“你想干什么?”

“带你升级啊。”叶修回答得无比自然,“那是一个在第十区认识的朋友,基本算靠谱吧,当个公会老大总该有点人手,弄几个小号来刷刷副本应该不在话下。”

“那你们兴欣的公会呢?”叶秋对叶修是不是真的在为公会做事表示怀疑。

“有别家的资源干嘛不用,”叶修轻描淡写,“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新区也有我们兴欣公会来着,哥是一直在神之领域奋斗的人物。”

叶秋对神之领域是什么东西一直挺茫然,但是他的茫然没有持续多久,注意力很快就被几个装备看起来很高端的玩家吸引了,因为这几个完全不认识的玩家向他们走来并加入了队伍。

“哟蓝河,好久不见啊。”叶修说。

“久你妹,昨晚你还抢了我们的BOSS!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其中一个玩家很快回复。蓝河现在虽然在新区开荒,偶尔会回到神之领域帮帮公会的忙。他正是因为叶修之前没退役专注比赛没空玩网游,退役后专注神之领域,才放心大胆地继续来开荒,偶尔回一次神之领域被这家伙抢BOSS就算了,没想到现在这瘟神又来了新区,蓝河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猜的,你自己承认就不劳我再问了。”

叶秋隐约觉得这事态发展有些不对,这个蓝河似乎并不是叶修的好友,怎么会来带刷副本?他又私敲叶修:“你是不是耍了什么手段威胁了人家?”

叶修回复得很快:“也没啥,就是说如果他不来我就来新区随便搞几个最快记录啊抢枪野图BOSS什么的。”

“……我为有这么个无耻的哥哥感到丢脸。”

“谢谢夸奖。”

“你妹。”

“我只有一个笨蛋弟弟。连有利资源都不好好利用压榨,你怎么当商人怎么当老板的。”

没等他们互嘲完,蓝溪阁有人突然意识到他们这两个ID的联系。

“我偏要笑和你不要笑……咦,情侣名啊?另一个咋不说话,是妹子?”

“真的哎,不过你不要笑这不是君莫笑吗?”其他也有人发现了这个奥秘。说话这人是跟蓝河一起从第十区过来的,见识过第十区的腥风血雨对君莫笑这个名字总是格外敏感。他知道眼前有一个是那个令人恨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的大神,但直到他说完这句话,他才猛然感到一丝恐惧。

君莫笑的,情侣号?

开玩笑吧!何方神圣?!

叶秋尴尬地轻咳一声。他只有在叶修面前会抛弃风度——反正是对着自己的脸抓狂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但是有外人在时,他想他还是维护一下……

“嗯,那是我小号。”叶修特别淡定地帮叶秋答了,又转头向叶秋,“哎如果哥不在的时候没人带你玩儿你然后有人欺负你,你就说你大号的名字,吓死他们。”

蓝溪阁的人显然被唬住了。叶秋的声音虽说仔细听还能分辨出与叶修有细微的不同,但透过网络电波的传递声音受失真的影响把那丝不同抹去。在不明真相人士听来,叶秋那声轻咳就是叶修发出来的,而你不要笑自始至终没有出过声儿。

“如果真是君莫笑小号的话,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你’,逗我们呢?”有人悄悄问蓝河。蓝河也犹豫了一下,在第十区职业选手们集体出动与君莫笑抢BOSS时的事还历历在目,叶修说“开了八台电脑有八个马甲”拿不准是不是真的,按照以前追杀他各种马甲的经历来看,叶修起这么两个奇怪的名字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看再说。”蓝河说,带着队屈辱地进了副本。

叶修给叶秋发消息让他一会儿不要操作,跟在旁边划水就好。叶秋不明白为什么,但叶修的游戏经验十几年也不是吹的,他想了想还是照做了。蓝溪阁众人一看,行动的只有我偏要笑,而你不要笑在进了本以后除了行走跟上队伍就没有其他行动了。

真是马甲?叶修在新区开两个号是想怎样?还是说你不要笑真是个妹子只是不好意思说话?叶修带不会玩游戏的女友来玩游戏……突然产生这个想法的蓝河抖了一下,决定不要再想下去了。

总之身份神秘的你不要笑不好惹,这个概念从这时起扎根在蓝河心中、

 

叶修毕竟也不能总带着叶秋,给神之领域公会刷材料才是他的正职工作。这天叶秋完成工作上线时,我偏要笑不在线,敲了QQ“我上了”也没收到回音,叶修应该是杀神之领域的BOSS去了。

还是融入不进他的世界啊,叶秋感慨了一下,看着空空如也的聊天框和只有一个灰色名字的好友栏准备下线。一直都是叶修带着他玩,叶秋也没认识什么游戏里的朋友,上游戏对他来说就没什么意思了,他依旧没能探索到荣耀的魅力在哪。就在他的鼠标移动到“确认退出”的那一刻,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叶秋大神!你在吗!”

叶秋茫然了一阵,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认识他还喊他大神。过了一秒他反应过来,敢情这人是真把他当成叶修小号了。

“我不是大神。”叶秋回复。可是这样回复有些让人误会是叶修自谦——当然对叶修略有了解的人都绝对不会这样认为——又不能否认自己不是叶秋,所以他加了一句:“我不是他。”

“那你是他女朋友吗?”

“……”叶秋手指一滑,有点后悔跟这个家伙扯下去了。“我是男的。”他正要接一句“我有事先下了”却发现跟他说话的那人就在他前面不远处。他纳闷着这人既然要和他说话为什么不走近些开语音,不过其实他并不是太关心。他不甚在意地又一次点开退出界面,这时一个攻击过来迫使他进入了战斗状态。

叶秋一惊,什么回事?!

他不知道的是,这人是上次一起跟来打副本的蓝溪阁普通成员。带个三十级小副本没必要出动精英,蓝河随便召集了两个普通成员就过来了。在第十区公会大混战的时候,这人被君莫笑直接或间接地伤害过不少次,实力不足以报复只好怀着怨念。这下在第十一区又碰到到叶修,还带着个不明身份的情侣号。他试探了这情侣号自称不是大神,操作者技术看上去也不如何。既然都是情侣号了,这人说不定跟君莫笑挺熟的,自称是男的就一定是了吗?这年头因为周泽楷的缘故,姑娘玩男号的这么多,说不定你不要笑也是因为君莫笑的关系玩了男号呢。这人恶意地想,不是君莫笑本人——如果是本人他肯定打不过——是他重要的人也好,杀来泄愤。他之前为了防止这真是君莫笑自己一偷袭就会死得很惨,所以他还找了各大公会也被君莫笑伤害过的朋友一起来。现在听说君莫笑还在神之领域抢BOSS根本没空来新区,那么这个看起来只是新人而不是大神的你不要笑,他一个人应付足矣。他自负地想。

叶秋被打的个措手不及。叶修还没有教他PVP,而且荣耀的PVP要求难度确实不是一个才玩没多久的新手可以驾驭的。在叶秋搞清状况之前,你不要笑就躺在了地上,视野里灰蒙蒙一片,应该是死了。他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不过他也不太在意等级和装备这种东西,随手点了回城复活,心想回城下线就好了。哪想回城后,复活后的几秒无敌保护状态一过,又有三个人冲上来对他发起攻击。在几人围攻下,新手你不要笑更是连徒劳地挣扎一下都没来得及,这次是用了不到五秒就躺下了。

这个行为好像是叫……守尸来着?叶秋茫然地顺手点复活,再次秒躺。这么反复几次后,本来心情就不太愉快的叶秋有些恼了,趁着复活后无敌的那几秒开口说了话:“我说,你们有点过分了吧。”

叶秋当老板的时间也不短了,在刻意控制下自有几分威严,而且恼怒时声音会略显低沉,在真要第三次杀他的守尸几人听来更如炸雷一般。

我操,真是君莫笑的声音!可是不是听说他在神之领域杀BOSS么?

那几人不敢再行动力,连忙给正赶来的挑起头的那个蓝溪阁成员发去信息:“妈的,真的是叶秋啊!”

“怎么可能!我的情报是君莫笑现在还在神之领域杀BOSS啊!是他本人我怎么可能杀那么轻松?”

守尸那几人后悔死了,早知如此刚刚绝不该下手,谁知道大神老老实实被杀三次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说话了,我听是跟君莫笑的声音一样的!”

叶秋不知道他们内部在激烈交流,见他们暂时不敢冲上来就果断地下线了。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要靠冒充那个混账,这让他感到有些不爽。

不知道叶修BOSS杀完了没有。叶秋看着叶修QQ上亮着的头像斟酌了一下,还是关掉了QQ。本想把被杀的事告诉叶修,但又觉得像小孩子告状,幼稚得要死。他想起小学时跟同学打架打不过就生气地找叶修来帮忙,叶修只是翻着白眼说因为你太笨才打不过别人然后袖手旁观,而当叶修因为一张自带嘲讽天赋的嘴惹了麻烦时叶秋又会被抓去顶包最后兄弟两个身上挂着彩气鼓鼓地回家。

向叶修告状和抱怨是没有用的,这是叶秋从小就有的认识。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再看了看公司文件就睡了。

 

第二天叶修挺闲,晚上神之领域没有刷新BOSS,所以当叶秋上游戏时,叶修就来找他了。看到你不要笑的披风不见了也没太在意,但是在带叶秋去打怪升级时察觉到一些不对来。

“你怎么还没升级?按照我的计算这时候你应该升级了才对。”

“你记错了。”叶秋懒得详述。

“怎么可能,哥玩了十几年容易能记错数据?”叶修仔细一想,联系上了几个不对劲的地方,“你披风呢?”

“掉了。”

“被杀了?”

“嗯。”

“什么回事,作为教科书的弟弟被杀成这个样子,太给哥丢脸了!”叶修开麦训斥,“让你手残别玩你偏玩,连个架都不会打,你说要你何用?”

“还不是因为你树大招风,树敌太多连‘小号’都要被人杀。”叶秋反驳。

“怎么可能,他们怕着呢。”叶修不屑道,“报一下他们ID。”

叶秋记忆力不错,回忆了一下还能准确报出挑头的和那三个守尸的ID。

叶修复制粘贴给这几个人发了一条相同的信息:“动了我小号的,杀他一次我杀你们三次,我不介意你们找公会用珍稀材料换取死亡次数。”发完后,他对叶秋说:“走,哥教你怎么打架。”

那几人收到叶修的消息,脸都吓白了。你不要笑究竟是谁,能引得大神亲自出来报仇。守尸三人组纷纷埋怨起蓝溪阁挑头的成员,这报复君莫笑团伙本身就产生的裂缝,更别提团结起来抵抗我偏要笑的威胁了。

怎么办?总不能真的老老实实让我偏要笑杀吧,杀了你不要笑一次,我偏要笑就要杀回三次,他们还杀了三次,意味着会被杀九次,经验、装备都会掉,那在游戏里还用不用混了!他们几个也只是公会普通成员而已,尚未重要到可以让公会用珍稀材料交换的地位。只有一个办法可以逃避追杀,那就是从此不上游戏,可是他们在新区也花了不少心血,何况还不知道君莫笑会不会也在神之领域里关照一下……

叶修哪管那几人纠结,跟伍晨打声招呼后拉着叶秋加入了十一区的兴欣公会让大伙帮忙留意一下那几人的坐标,又顺手在神之领域兴欣公会的QQ群里发了个信息。大家纷纷表示能够帮大神的忙荣幸至极,都表示看到那几个人就会报告给叶修。叶秋目瞪口呆看着叶修随便几个指示——当然Q群里的他看不到——就确定了追杀计划,忽然同情起那些倒霉家伙来,虽然他被杀了三次。被叶修盯上,这真是件可怕的事啊!

安排好一切,叶修问叶秋:“你会不会PVP?”

“不会。”

“技能都熟悉吧?”

“常用那几个攻击技能还行。”叶秋老实回答。叶修带他打本都会指挥得很详细,这时候应该往哪走,该放什么技能,面面俱到。叶秋基本上就是听着指挥无脑输出,指哪打哪。

“弱爆了。”叶修啧啧啧,“一点你哥的影子都没有。你说你除了脸跟我一样外还有哪点像的。”

“脸也不太一样,你的脸比我胖。”叶秋纠正,“要是跟你像,那我就完了,铁定被爸开除还天天拎着耳朵骂。”

“你再说我就不带你打架了,你自个儿被虐菜躺尸不关我事。”

“……”要不是因为叶修一只手操作就可以杀掉你不要笑,叶秋真的想一提战矛就把我偏要笑捅个对穿。

“一会要遇上他们,你就像打人形怪那样打,我来控场。还记不记得以前我怎么带你打2V2竞技场?”

“嗯,大概吧。”叶秋记得以前叶修带他打竞技场时也是更难的场控由叶修负责,他虽然手速不算慢,也还是被放到了最无脑的位置。

叶修重新带叶秋弄了件披风再练了会儿级,很快就收到了杀你不要笑的其中一人的消息。

“走了,去实战一下。”叶修说,带着叶秋往目标坐标赶。叶秋心里没来由地涌上一股奇异的感受,指尖有点紧。

 

第一个被发现的那个是霸气雄图的一个拳法家,远远看到有两个战斗法师打扮的、ID也是成对儿的人走来,他急得就想下线,但手指紧张得不听使唤。他觉得这就像追杀你不要笑那天的翻版,只不过他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那一方,而我偏要笑是恃强凌弱的那一方。

然而当他被我偏要笑冲上来极快的一个龙牙僵直再浮空四连刺加遮影步牢牢控在原地、你不要笑乱七八糟的攻击技能又一股脑地堆上来后,他觉得他想错了。

你不要笑还有大神君莫笑当靠山,他有个屁!这个霸气雄图的拳法家在一阵绝望中躺平了。

“你看!打架就是这么简单。”叶修把虐菜这事说得无比坦然。

“那是你们根本不在一个位面上,你欺负普通玩家算什么,我觉得他水平其实应该挺不错的。”叶秋小小地怜悯了一下。

“是你太笨了所以才这么觉得,”叶修说,“霸图嘛,老对手了,要跟我玩起码叫上他们老队长啊。”

“谁?”

“哦,一个老对手而已。研究怎么跟他打挺多年了,哥现在算是打拳法家专业户吧。”

“哦。”叶秋想我又不认识你跟我说来干嘛,但又想更了解一下叶修这些年来他从未触及的生活,一时没有接话。

叶修也没有再深谈下去,因为他搜索发现被杀的那个拳法家下线了,其他目标也不在线。与此同时,公会Q群那边开始弹消息。

“大神大神!你的目标出现了!”

叶修打字回复表示收到,然后对叶秋说:“那几个人在神之领域上线了,我去那边杀一下。”

叶秋皱眉:“太狠了吧你,赶尽杀绝?”

“都说了是我小号,我小号都敢杀,呵呵。”

“那我去看报告了,明天要开个会。”

“大老板去吧去吧,拜拜啊。”

叶秋很快就下线了。叶修登陆君莫笑到达公会里提供的坐标一看,是那个挑头的,一个剑客。他正跟着蓝溪阁不知几流小分队杀着一个55级野图Boss。兴欣公会发展到现在已小有规模,犯不着让叶修出马去抢个低级BOSS,这才让这队人有了抢到的机会。叶修找到目标后没有犹豫,直接冲进队伍熟练地施展独门绝活散人快打,那人还在专心致志地近战输出中,没反应过来就被君莫笑打死了。

队伍由于君莫笑的乱入很快就乱了节奏,几个人看到乱入者头上的名字,纷纷骂道:

“卧槽,是君莫笑!”

“不是吧,55级BOSS也来跟我们抢?给点活路好吗!”

“伙伴们试试爆了他银装啊反正他也不打比赛了——”

叶修只是杀了个人又退了出来,正巧听到最后一句,发了句“呵呵”,又接了句“这样的小BOSS我就不抢了,杀你们一个人而已,别怕哈,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啊。”说完就站着不动了,看得众人心里硌得慌,生怕他再有什么动作。他们哪里知道叶修只是在等牧师把那个剑客复活起来。剑客不明真相,他听不到又看不到,被复活起来后没多久又看到冲上来的君莫笑,即使队友们努力阻止,也没能拦住他飞快的Z字抖动前进。然后剑客又躺平了。

君莫笑的这类骚扰引起了这一团的大面积恐慌,团长一边手忙脚乱地稳住打BOSS的节奏,一边飞快给会长春易老报告了会员被杀的情况。

春易老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像最近蓝溪阁也没怎么得罪这位爷?苦思未果,他只好派了与君莫笑最熟的蓝河去交涉。蓝河接到春易老指示只好无奈地爬上蓝桥春雪,找到君莫笑:“大神啊,最近忙啥呢,今天这是咋回事?”

“哦,我就杀杀你们一个人而已。”

“……”

“被杀的这小子杀了我小号还杀了好几次,我就随便报复回个三倍吧。哎,如果你们能用点什么材料换换他也行啊,我们兴欣最近有几样材料手头挺紧的,交换的话我也省事你的人也不用掉装备,多好是吧。”叶修回复道。

蓝河想起了那个“小号”你不要笑,他现在愈发确定了一个想法,你不要笑惹不得,那可能真是君莫笑的女朋友之类的。他没敢说出来,只表示要跟公会里沟通一下才能决定。君莫笑也没拦着,只是继续伫在原地虎视眈眈,让BOSS团队心惊胆战。

蓝河把前因后果跟春易老那么一说,春易老沉默了。这要怪也只能先怪那个挑事的太不自量力了,君莫笑的人也敢惹。但这要怎么处理?拿材料交换一个普通成员好像有点不大值得,但又不能放任君莫笑真的杀自家成员好几次,作为一个大公会,这是很掉面子的事。春易老长叹一声,直接打了电话给蓝河:“让君莫笑去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再杀吧,记得叫我们的人脱光了,到时候给他个警告再做出点补偿就算了。”

叶修听完蓝河转述的这些条件也没说好不好,只要求多杀两次外加让蓝溪阁保证一下他不在时你不要笑的安全和在他们同时上线时随叫随到的带副本服务,蓝和为了息事宁人咬咬牙也就同意了。他不知道其实这还不太过分,你不要笑基本很少单独上线,上线了也跟我偏要笑一直呆着,保证安全什么的完全不用操心;带副本叫几个闲的普通会员去就行,动不到精英团。

那个剑客很快就老老实实地脱光被杀了七八次欲哭无泪。叶修又优哉游哉地找到了另三个人——那个霸气雄图的拳法家和两个中草堂的——如法炮制,结束了这场追杀。这件事很快又惊动了其他三家公会会长,然后又经由卧底们惊动了整个神之领域的所有大中型公会。熟睡的叶秋此时还毫不知情,他的名声被叶修这么一折腾,已经响彻全神之领域,家喻户晓。大中型公会的人都知道了在第十一区有个叫你不要笑的战斗法师,据称是君莫笑小号而实质上是君莫笑的情侣号,很不好惹,大家小心。

 


评论(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