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双叶】认真你就输了

认真你就输了
CP:双叶,理论上是无差。作者是叶攻是叶攻是叶攻,就算觉得我写的像年下也别说给我听。

<<
叶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除了年终整天陪客户在酒席上虚度人生那段日子外,最讨厌的就是过生日。
"儿子,生日快乐噢!"一般一大早顶着乱蓬蓬的脑袋走出卧室时,迎接他的总是老妈万年不变的这句话接着是递上一个红包——小时候还会给买些小汽车小火车或者机器人遥控飞机什么的,大了后爹妈便实际了起来,何必考虑给已经是成年男人的小儿子什么生日礼物,钱给你,自个儿玩去,多好。
叶妈妈保养得好,年轻态的脸上笑靥如花让叶秋总觉得她下一句会是网上年轻女性常用于表示亲密的词语"么么哒",然后这时老爹就会不失时机的严肃地补充一句,噢,也是万年不变的:
"叶秋啊,你知道吗,今天是你妈的受难日,当年她辛辛苦苦生下你——"
哎得了,又不是辛辛苦苦只生下我一个。叶秋睁着迷蒙的睡眼"嗯嗯嗯"应几下匆匆忙忙冲到洗手间搞定生理需求和早晨洗漱,叼着面包拿上公文包就出了门。
"你今天都二十五了愣大个人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关上家门隔绝了母亲的念叨,叶秋叶老板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坐进驾驶室,拉下镜子整整领带。
嗯,家里的样子不能带到公司啊叶老板。他满意地点点头,发动了车子。
叶秋,男,今天二十五岁,商界的新秀家里的老幺。
噢对了,他有个十年前出走至今未归的孪生哥哥叶修。

每年5.29的清晨男女二重唱不能只给我一个人享受。在交通高峰期堵车堵得连沙丁罐头都要哭的时候,叶秋百无聊赖的掏出了手机打开网络登陆QQ,敲开那个灰暗的头像。
"生日快乐噢!妈说的"
"今天可是你妈的受难日,当年她辛辛苦苦生下你,怎么还不赶紧滚回家,对得起你妈么。爸说的"

接近中午饭点的时候电脑桌面右下角的企鹅跳动起来。
"后面那句你自己加的吧,胆肥了啊叶秋。"
咦,竟然能看出来,小瞧他了啊。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他回道。
"一样的爹妈不一样的智商。/酷"叶修发了个戴墨镜的酷炫表情。
"……"
对方为你点了首歌《你怎么舍得我一个人》,点击播放!
"无聊吗你,下班了?失恋了?大生日的高兴点,干嘛放这种七七八八的歌,队友在呢。"
噢,对噢,叶修有队友,说不定给他庆生的人多着呢,而今天他只有一个来自爹妈的红包,和上午一大会下午两小会。一些知道他生日的职员和朋友嚷嚷着今天老板生日去唱K庆祝庆祝呗,叶秋一边想着明明是两个人的生日他一个人过真没意思让只是想有个由头下班玩耍的员工们给他庆祝生日真的好吗,一边答应着好啊去哪儿唱反正我不请客。

在昏暗的包厢里叶秋扯着嗓子嚎和听别人扯着嗓子嚎的时候想,今天就这么平淡无奇千篇一律的过了真没意思。有人说哇今天老板怎么这么放得开连这首那什么也能吼上去我觉得跟平时那个文明守礼五好青年不是一个演员啊,叶秋笑说是啊偶尔也要转变一下风格我还会唱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呢。
被逼着喝了点酒叶秋脑子就开始昏昏沉沉的了,不省人事前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怨怼,今天也作为精英叶秋活了一天,你们谁也不知道我真正到底是哪样的人,我十五岁的时候还离家出走未遂呢说出来吓着你们。

噢不对,只有叶修知道,从小斗嘴打架到大一起偷偷干过不少坏事的同一天生日的家伙。

最了解我的人,生日快乐啊。今天也没收到来自另一个自己的祝福,所以说今年的生日也是很讨厌的一天。

<<
初中小男生小女生们还春心初发蠢蠢欲动的时候就有那么一两个女孩子向叶秋暗示过好感,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膈应得叶秋去哪儿都黏着叶修生怕万一一个人走的时候就被某些大胆的女生拦下告白(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他偶尔脑补一下这种场景,有时看妈妈的电视剧还难为情了半天),所以带着天生自带毒舌体质的哥哥会安全些。偶尔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会努力营造一种"我是叶修"的气息,当他终于碰上有隔壁班有过几次合伙出去玩的经历的女孩被朋友簇拥起哄着满面通红又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时,他只好内心深感歉疚的装出一脸的没精打采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你找我弟吗他不在这里,让让谢谢放学我赶着去玩游戏呢。然后在女孩失望的注视下落荒而逃心想又逃过一劫。有时叶修也会递粉红色心形小纸条给他说诶你的,好像有人把我当成你了快看看人妹子怎么看上你了呗,明明哥也很帅怎么就没个人递小条。叶秋就会像做了贼似的把纸条收起来说如果你不老是毫不留情的嘲讽同学又被她们看到的话你也会有那么一两个支持者的。
事实上叶秋很烦叶修跟他讨论这种问题,屁大点的小孩哪懂这么多,叶修其实也不是没人看上,一样的脸总不会相差太大,只是那人满脑子想的东西跟常人都不大一样当然不能感受到别人对他的暗送秋波,叶秋就有过好几次被当成叶修递纸条的经历,然后他都默默的收下了也没给那家伙。嗯,还是不要残害姑娘的好。
有一次叶修真的明确的收到了秋波,本着尊重女性的原则礼貌的拒绝了然后暗戳戳的趴在桌子边跟临桌正写着字的叶秋说哎你看到没哥也是有那么一两个有眼光的姑娘赏识的嘛,叶秋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当回应。叶修接着说不过哥志不在此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愿意跟我一起打游戏的人,嗯不能像你这么无聊,哎话说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写情书啊。
说完叶秋的笔就在纸上戳了个洞,上面是他仿得拙劣的女孩字迹写着初三某班学长叶修放学能一起走回家吗> <。

<<
叶秋也不知道他对自己的亲生哥哥什么时候有"不正常"的想法的。
有一天夜里他做梦梦到了一些模糊不清的景象,那是他第一次做春梦,而且对象还隐约让他觉得他旁边睡着的那个家伙。醒来的时候裤子当然是一团糟,生理卫生知识他老早就被爹妈普及过,只是依旧感到特别新奇怪异和隐隐的羞耻紧张,所以他摇醒了叶修,在对方眼睛半睁的时候劈头就问哥你梦遗过吗。叶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含含糊糊睡意惺忪的回了一句哎你怕什么啊我也有过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记得赶紧去尿尿啊清理一下,说完又倒了下去继续呼呼大睡。
叶秋一听就遵照指示去做了,不过想想又觉得挺不对劲,第二天他问叶修是什么第一次的他怎么不知道,叶修笑得老奸巨猾说我怎么会让你发现呢一直等着你来问我的一天嘲笑你我自然要早做准备。叶秋一边鄙夷着他的无聊一边偷偷的上网发了问问"春梦梦到自己的哥哥是怎么回事,我不正常吗"结果下面没良心的网友回了一排喜闻乐见也没人回答他。
他们一直分享着所有的秘密,从其实考试那一题是抄同桌的到什么时候第一次梦遗第一次尝试DIY感觉怎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从这一刻起,叶秋有了打死也不能告诉叶修的事。

<<
叶秋也曾经是脱团狗。
大学的时候他逼不得已跟随了一下脱团的浪潮,答应了一个追了他三个月的女孩的请求,结果没到半年他就被女孩给甩了,她走的那天还眼泪含含的"叶秋你不懂爱"。
唔,叶秋无奈的抓抓头发,他其实也不想这样。本以为如果谈个女朋友他就能忍住那些晦涩的隐埋的不为人所知的糟糕想法,期盼着这女孩能感化他放自己一条生路,然而相处时情不自禁的又戴上了温文尔雅的面具举止文雅温和体贴,装得太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摘下它。
从女朋友到终生伴侣,这总得是个能让他放下顾忌显露真实一面的人。自叶修离家出走后肩负着双份压力的他只好使自己抑制跟那人相似的习性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他抱着自暴自弃的想法敲开了叶修的聊天窗:"今天我失恋了。"
夜晚对方回得很快:"怎么,被嫌弃是斯文败类还是怎么地啊?我也一直这么认为来着其实。来,哥给你点首歌,安慰一下你稚嫩的受到了伤害的心。"
对方为你点播歌曲《一万个舍不得》,点击播放!
你看,他根本就不会在意。叶秋叹了口气收拾好心情,光棍了也依旧是一条,唔,对自己的哥哥抱着某些想法的好汉。

没有女朋友解决问题基本靠手。搬出来住后他有时在浴室里解决需求时常常看着镜子想象着眼前的虚影是另一个人,结束时只能看着对面的人影露出一模一样的苦笑。
只在叶修面前能被一点就炸,真希望能改改。

<<
叶秋听说了要飞到S市总部开的一个高层会议的日期后极力向上面推荐了自己,正好在开完会的第二天赶上了引爆了S市及至全国所有荣耀玩家的大事,也是属于叶修的大事。轮回战队vs兴欣战队联盟总决赛。
他前几天就托了各种关系买到了场馆上等座的票,帮他搞到票的政府那边管理相关事宜的朋友还特别惊诧:"耶?没想到一直不沾网游的五好青年竟然是荣耀粉?还是为了女选手来看的?虽然我不玩也不看比赛,不过作为管这块儿的人我还是知道那个苏沐橙还是谁还真挺漂亮的。"
叶秋微笑回道:"唔,也不算游戏粉吧,不过有支持的队。"
"哪个,轮回还是兴欣?单独的选手?"
"兴欣,叶修。"
"噢噢那个好像是什么什么旧第一人的那个是吧,啧,铁杆粉啊。"
是啊,嘴上不说,叶秋也一直是叶修的铁杆粉,从未改变。

叶修上场,叶修与其他人的互动,叶修进入比赛席,君莫笑进入地图场地。
大屏幕和全息投影上招式眼花缭乱,叶秋也看不懂,他只能跟最普通的观众一样,欢呼,紧张,站起来做下去,陷入大喊"兴欣!必胜!"的狂潮。
你不知道我在注视着你吧,混帐哥哥,又一波战斗小高潮后他大力鼓着掌想。
一定要拿冠军啊,在你为之抛弃一切的,属于你的赛场。

end


你们一定不知道常识偏执症为了写一些根本不会有人在意的地方查了什么干了什么无聊的事。以及,我就不信!!轮回主场总决赛!!!!叶秋会没去!!!!!!!……给自己刷刷弟弟。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