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伞修】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脑洞from小花雕(微博ID@花雕_江湖0v0 ,我不知道LO的ID是什么orz)原图http://t.cn/zRYA7VP以及http://t.cn/zRYA7cs

*古风,江湖

*私设多,不要纠结于设定问题ry

*如果可以的话,请爬进小花雕的微博相册配合相关脑洞图片食用

 

 

【壹】

在很多年以后,当被问起一身绝世武技师从何处时,叶修总说只是跟一个山野粗人瞎混的而已,说是名门实在太抬举了。

“那这把与您踏入江湖起便一直带在身侧的伞呢?”

“啊,跟那山野粗人是一样的,他送的。”他摸摸这么多年来磨损严重的老旧伞柄,笑笑。

也许,还有怀人吧。

 

【贰】

江湖追杀令:

各路英雄好汉若有成功擒获江湖“双贼”之一叶修者,赏金十万两白银。

这是个匿名追杀令,只署了江湖皆知的专门发布消息的中间组织的名便再无其他信息。旁边附上了目标者的画像,满脸怪笑眼神挑衅,一看就不似什么正派君子。

“这个月的第三次了。”一个少年笑眯眯揭下追杀令,摁上身边人的脸,“你看你周遭的怨气,去做做法事才好,别让我也沾上了。”

叶修把那张纸从脸上拿下来,揉成一团甩到身后。“唉,叶秋那臭小子又胡闹,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吗?为兄真是替他担忧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苏沐秋笑得肩一耸一耸:“谁让你跑出来扔下你弟弟在家,跟我一介山野粗人混日子。如果这个月再揭不开锅,我就把你交回去。十万两白银呢,足够我把沐橙带到及笄再嫁出去啦,连嫁妆都不愁。”

“这哪能叫混日子,我这不跟着你行善积德呢吗。”叶修摇摇头,随手从不知名的地方揪了根草塞嘴里叼着,“继承叶家商会呢多厉害啊,让给他是我作为兄长的一片心意。不就十万两吗,以后去劫个大富济个小贫不就赚回来了。”他手搭凉棚望了望,“嗯,决定了,今晚我们去抢抢叶家在这里的成衣店分会吧。”

“快别折腾你弟弟了,你得像我,做个好哥哥知道吗。”苏沐秋把抬腿作势要走的人勒回来,“买完大饼和糖葫芦赶紧回去,沐橙自个儿在家我不放心。”

苏沐秋与叶修,江湖小有名气的少年双贼,劫富济贫的典范——尽管如此,在一些好事者的“贼”类排名中依然榜上有名——今天也一如既往揭不开锅下山觅食了。

 

【叁】

其实对叶修的江湖追杀令一开始还是不少人跃跃欲试,毕竟十万两白银不是普通人一辈子可以得到的。但是几个月以来,尝试了的不是始终无法成功与目标短兵相接更别提擒获,就是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而归;没尝试的看到那么多人都对似乎神出鬼没的叶小贼无可奈何也索性放弃了,这么一笔大额追杀令也逐渐因无人再接而不了了之,只有悬赏人依然不知疲惫的发布着消息。即使这样,人们多已经熟视无睹了,没人想去自讨苦吃。

但总有一些例外,比如常年不问世事、同样住在深山老林的莫凡。

要说这莫凡,虽无师门教导,跟着山中猿猴豺狼之类七七八八的动物倒也学了不少本事,还挺像模像样的,无愧于他爹给他起的名字。他攀岩走壁、穿梭林间的轻功运动得出神入化,更不必提鹰隼般过人的眼力和一击必杀、见好就收的魄力。这让他在凶兽猛禽嘴下抢到不少猎物。

在相依为命的爹去世后,山中不宜再独居,莫凡只好下山去找活计。在山下热闹的集市里,他看到告示上贴着张大纸,写着江湖追杀令几字。爹在去世前也是个习过读书写字的归隐江湖人,莫凡也因此认得些字,懂得江湖追杀令是个什么东西。

杀掉——他理解的擒获当然是杀了再抓,猎物抢到手时少有还剩口气的——那个叫叶修的人可以得到十万两赏金。十万两白银到底有多少莫凡不太清楚,只是听周围人的议论“这筐萝卜五十个铜板不能再少了”再算算,似乎足够买很多只野鸡。他想了想便把这追杀令揭了下来,没注意群众见此举时对他投来的怜悯的目光。

“叶修你赶紧的,擦擦嘴角饼屑,丢死人了。”

莫凡听到身后一个年轻的声音说。他低头看了看纸上的名字。

叶修?

“啰嗦,婆婆妈妈的。行了走吧,跟你比比谁先回到家。”另一个少年声音拖拖拉拉回答。

在耐心与隐忍上天赋异禀的莫凡发现了猎物目标,决定跟上去。

 

【肆】

苏沐秋抢在叶修鼻子前面撞上摇摇欲坠的门。“我先!”他得意洋洋地宣布。推开门迎接他的是正在打扫院子的妹妹扔来的责备:

“——叶修哥你别又撞门,都快坏了!哥哥你回来了!山下有什么好吃的吗?好玩的故事?”

“喂不是我撞——”

“是啊叶修,门坏了你让我们怎么过冬,山上的冬天可冷了。”苏沐秋一本正经地回头斥责他,“拿你去堵门。”

苏沐橙举双手加手里的扫帚表示赞同。

叶修正待反唇相讥,突然“喀拉”一声木门裂开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苏沐秋和苏沐橙脸色俱是一变。苏沐秋伸手用力一拉把叶修从原地带离几步,再把苏沐橙护好在身后,接过妹妹手里的扫帚击向不速之客。叶修没有犹豫,头也不回就用脚踢起一旁堆着的柴火握住一根像身后捅去。在二人合力下,没几下那人就被制服了。苏沐秋把他摁在地上令他动弹不得,叶修也踩实他的脚,蹲下来端详这个想置他于死地的人。

“我说,偷袭是不对的,有没有人教过你啊小孩儿。”这个试图偷袭叶修的人看上去是个比他俩还小的少年,一双灵活的眼睛警惕地盯着他们,闪烁着不屈。苏沐秋把他摁得更紧了一点。

“就是,小孩儿毛没长齐呢还想跟我玩阴的,告诉你,你面前的两位可才是玩这招的祖宗知道不。”叶修坏心眼地摘了根墙角的狗尾巴草,晃啊晃的挠起了那少年的鼻子,“哎,你叫什么名儿啊?把你遣送回家去。”

那个少年沉默着,与他们互相瞪眼。

“叶修你念过书吗,有空跟沐橙去念念那句话什么来着,谦受益满遭损。我们离成为祖宗还有一步之遥呢。”苏沐秋严肃地说。

“要想当祖宗你俩首先得有孩子或者徒弟。”苏沐橙蹦上来,推开他们,饶有兴味地看着地上的沉默者,“你弄坏了我们家的门啊,赔钱还是回答问题,选一个?”

少年迟疑着,嘴唇蠕动了几下没发出声音。

“快说,名字,目的。沐橙,他不说你就挠他痒痒,我跟你叶修哥摁着呢。”

“……没钱。莫凡。”少年挣扎了两下还是没能挣开,看到苏沐橙和叶修摩拳擦掌的样子终于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为了悬赏?”

“嗯。”

叶修心想如果不好好折腾叶秋一回他就不配做哥哥。

“门怎么赔,这么瘦了吧唧的连堵都堵不住。”苏沐秋用估价的眼光打量着莫凡瘦小的身形,语气里满是遗憾。刚刚他努力回忆了一下家里的账,发现连修个好点的门的银子都没了。

叶修一摸下巴:“拐来帮忙砍柴啊什么的吧,看他挺傻的应该也动不起什么歪念头。或者卖掉,这个月可以不用只吃馒头和大饼了。”

“这个可是刚刚试图暗杀你的家伙哦?”苏沐秋不太赞同。

叶修掏掏掏,不知从哪掏出了一副镣铐。

“哪来的?”

“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去偷蓝雨派秘籍的时候,我顺回来的。”叶修描述得云淡风轻,“差点被机关扎个半死不多拿点东西太亏了。那时就觉得说不定以后有用处,看来我的预感果然灵验啊。铐着留下给沐橙玩也不错。”

莫凡忍不住露出一丝惊恐。

把他,铐着,留下来,给那个小姑娘,玩?!

“要玩伴!你们出去的时候都不带我玩,我一个人无聊死了。”苏沐橙说。

苏沐秋有点为难,让这么个来路不明的野小子呆家里……叶修已经二话不说把莫凡双脚铐上了。

“有家没?”叶修问。

“没。”

“那就留下跟着沐橙混吧。给沐橙玩完了记得再劈劈柴。”叶修说,又转向苏沐橙递上一枚小巧的钥匙,“交给你了,要不听话就点他穴挠他痒痒,我们教过你的。”

“明白!”苏沐橙欢呼雀跃。

苏沐秋抗议:“喂喂,当家的还没说话呢!”

“当家的,你像个护崽儿的老母鸡。”叶修拍拍他的肩,“小姑娘总有长大的一天,你老是这么护着她哪能懂事啊。她想玩就让她玩呗,还有我们在呢。”

莫凡知道为什么这人会被十万两悬赏追杀了。他现在也十分想干掉他。

“你才老母鸡。”苏沐秋踹他一脚,叶修敏捷地闪身躲过。苏沐秋顺势而上,两人索性就在乱七八糟的院子里打了起来,直到不分胜负气喘吁吁地坐到了地上。

“霸图教的拳法秘籍才偷回来多久啊,掌握得不错嘛,嗯,不枉我看中你骨骼清奇天资过人捡回来。”苏沐秋说。

“还有蓝雨派的剑法,像这样。”叶修随手捡起一根柴火挥刺几下,“偷完所有门派的秘籍,总有一天我们可以站在整个武林的巅峰。”

“真期待。”苏沐秋笑得眯起了眼,“叶少侠,练功别偷懒,要不永远别想打败我。”

苏沐橙真的拖着受制的莫凡去玩耍了,苏沐秋和叶修在一旁坐着,看牢他们的背影。

“叶修。”苏沐秋突然开口。

“说。”

“……你最近别独自出门。要去哪我跟你一块儿。”

叶修无所谓一笑。“一般宵小还要见我就跑呢,怕什么。这几天叶秋一定会把追杀令撤回去的,爹娘对他肯定看得很牢。”

苏沐秋沉默着摇摇头。

你都不知道刚刚那一刻我的心揪得有多紧。

 

【伍】

苏沐秋琢磨这日后混江湖怎可没把称手的武器,便去与叶修商量。

“剑?刀?棍?棒?”苏沐秋问。两人会的心法太多,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俗。”叶修评价,“咱们要想个有特点的。”

“还得能发挥我们会多种心法的优势。”

苏沐秋陷入了苦恼。在跟叶修一起连续潜入各大门派的藏书阁——多半放着兵器谱和兵器制造的古籍——一个月后,他终于确定了方案。

“我要去一趟落霞山巅。”他向叶修和苏沐橙宣布。落霞山是他们所居之地,只不过他们是住在山脚下、

“我跟你一起。”叶修立刻接上。苏沐秋没有反对。苏沐橙习以为常地点点头,因为有了玩伴倒也不觉得会太无聊。

交代好所有事宜又对莫凡威胁恐吓了一番,苏沐秋才恋恋不舍地告别妹妹跟叶修上了山。

 

落霞山高千丈,密林覆盖,幽暗深邃。传说在山巅有一棵千年神木,用它所铸成的利器质地轻便,无坚不摧。这就是他们此次的目标。

风餐露宿了大半个月,他们终于找到了那棵几人合抱粗的参天巨木。折腾了好半天才把最细的一根树枝锯开一小半,苏沐秋坐在树上抹了把头上的汗说休息一下。在下面打下手的叶修也爬上来,跟他并排坐着,眺望在他们脚下低矮连绵的群山。落霞山是方圆几百里最高的山,山巅视野开阔;又因黄昏时可以看到落霞衬于远处群山之间而得名。山下城镇被群山环抱在中央,在晴好的天气里从山上都隐约可见。

苏沐秋看得出神,指指远处的城镇:“那里是江湖。”

“什么是江湖?”叶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反问,“城镇而已吗?”

“也是,”苏沐秋想了想,笑,“我想起那句古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是啊,包括这里也是。”叶修拍拍身下树干,“这里有你我,也算。”

“至少这里我们不用顾虑什么。我指的江湖,纷繁之事太多啦。”

“哈,别告诉我你就因为这样想继续隐居深山老林啊。”

“不会。尽管是那样,我还是想在江湖中成为一代大侠。”苏沐秋笑得露出一排牙,“你得跟我一起。”

“必须的,以后人人都会听过我叶大侠的英名。”

“还有我苏大侠,比叶大侠更厉害一点的那个。”

“滚吧你。”叶修笑着推了他一把。苏沐秋摇摇晃晃扶住树干,突发奇想:“哎,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会死吧。”

“祸害留千年,哪能那么容易。”

苏沐秋没理他,望着山下继续说:“这里视野那么好,我想啊,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送终的人别把我埋地里,太沉闷了,要把我火化成灰,从落霞山巅洒下去,让我去往这整个天地江湖。”

“……”

“说不定送终的会是你,沐橙终归是要嫁人的。”

“得了得了,啰嗦些什么。”叶修打断他,跳下了树,“谁稀罕给你送终啊,我们要好吃好喝直到老得躺好在床上动不了再归西,哪有你这样追求成灰的。”

“你,我心寒。白眼狼,是谁养了你这么久!”苏沐秋抱怨道,又开始了跟树干的搏斗。

叶修一言不发帮着锯,心想这祸害也只有我肯舍身送终啊。

 

【陆】

苏沐秋要做的是伞。

“你看这样拔出来是剑,”他向叶修展示着图纸,“合起来可以当棍和枪,下雨了还能撑开遮雨。厉害吧,允许你表达一下对我的仰慕。”

叶修懒洋洋拍了几下掌。“嗯,本少爷对你的工作表示满意。”

苏沐秋给了他一巴掌。

“不过我说,你锯了这么一大截树干,就为了做这一把伞啊。”

“胡说,”苏沐秋纠正,“不是一把,是一对。”

“我的?”

“嗯。”苏沐秋挤挤眼睛,做个口型“别被沐橙发现啦”。

苏沐橙一直抱怨说叶修抢走了哥哥,也许她尚不知“抢走”的真切含义是什么,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倒也接近了真相。

 

苏沐秋废寝忘食了一个月后终于做出了两把近乎一样的红色的伞,踱了两天的步决定把它们叫“千机”。

“一千个机会。”苏沐秋摸着自己的作品爱不释手,给叶修解释着名字,“本事越大,机会越多,寓意很好吧。”

叶修不置可否。没想到苏沐秋打武器也是一把好手,他拿着这千机伞依次试了剑棍刀枪的心法,比他用过的任何一种武器都顺手。伞面的一角和伞柄根部还各写了个小小的、歪歪扭扭的篆体“修”字,叶修凝视了很久,然后嘲笑道:“写字真丑。”

不过很喜欢。不仅因为顺手,更因为这是苏沐秋亲手替他做的。

 

【柒】

叶修一直把苏沐秋在落霞山巅说的话当成玩笑,直到他亲眼看着那个每天与他谈笑风生的人落下陡崖。

那天他们偷了一个作恶多端的乡绅的玉观音准备拿去当掉散财,却不慎被一个起夜的仆人发现了。

“啊呀,在河边走了那么久终于湿了鞋。”苏沐秋还低叹了一句,跟叶修抱着观音就往外跑。未曾想那乡绅家养的武师们也不是吃白饭的,竟能一路紧随他们,两人甚至跑进了附近山林,拼尽全身解数也未能甩脱,只好在一个悬崖边退无可退时抽出了千机伞。

起初那几个武师还对这柄奇特的武器措手不及,但毕竟的江湖阅历更丰富的人,摸清了路数后便逐渐有了还手之力。苏沐秋和叶修越来越难以招架,沉重的喘息彼此响起,他们心下都明了他们快支撑不住了。

苏沐秋只在瞬息之间就做出了决定。“留……留得青山在……”他把观音抛回去,本想借此与叶修脱身,不料那几个武师觊觎他们手中非同寻常的伞,竟加快了攻势,拳脚招呼得愈发凌厉起来。叶修转身仓促之际背心正中一脚,踉跄几步眼看着就要扑下悬崖,一双手紧紧箍住了他的腰。苏沐秋咬牙把他拉了回来,一个分心便被他身后的武师一剑刺了个对穿。

肉体被穿过的声音让叶修在如此危急的时刻竟分了神,他们此前从未遇到过这般险情。两柄伞皆被那几个武师合力握住,苏叶二人死不放手,推拉之间,不知是谁一脚踏空,紧接着就是下坠感。苏沐秋,连着他环着的叶修,一起掉了下去。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挂在峭壁伸出的一棵斜树间,手里紧握着千机伞。几十丈的下面是一条急流的河,苏沐秋不见了踪影。腰被他环住的感觉还能清晰地忆起,人却不在。叶修抱着伞躺在不知是否牢固的树枝上望向天空。很晴,就像在落霞山巅的那天。

尸骨都没有,你让唯一会给你送终的人当如何做?

 

 

【捌】

叶修没太记得清是怎样回到落霞山脚的,就记得浑身和不知名的地方隐隐的痛,然后推开院落的门时的狼狈与心定。

这里还在,苏沐橙还在。

“我哥呢?”苏沐橙迎了出来,疑惑地在他左右看了看。

“沐秋他,”叶修慢慢的说,思考了很久,“不见了。”

只是不见了,他坚信。

 

他开始了闭关修行。经历这场对他而言的祸事,他明白了苏沐秋给伞取的名字。

“千机”,本事越大,机会越多,他们的功夫尚属浅薄,所以他们才失去了机会。叶修只偶尔下山买——他变成一个人后“双贼”也没了意义,他开始当一个守法的老百姓——沐橙爱吃的食材和零食,其余时间都在研习以前偷来的秘籍。

两个月,他背下了蓝雨门派心法。

五个月,他琢磨出了更优于蓝雨的剑法。

七个月,他能熟练结合拳法与剑法。

一年,他参透了他们偷回的大半秘籍,融汇贯通形成了自己的套路。

一年半后,他对苏沐橙说,他要建立一个新门派,足以立足于江湖的门派,嘉世。那时的苏沐橙也已跟着他习武半年,二话没说就跟他共同在落霞山脚建起了嘉世,拖着莫凡一起。

 

叶修想,也许苏沐秋眼光真的很好,“骨骼清奇天资过人”他一直当成玩笑,连同“洒灰天地江湖”,却没想到都一语成谶。

从此他的那把千机伞他改名为“君莫笑”,单独一把的伞,他不想用苏沐秋起的名字。后来有门派内弟子问他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他说没什么含义,只是以前的名字不好听而已。

“给它起名字的是个山野粗人,没读过书,意思太不好了。君莫笑才更像一个侠客的武器该有的名啊。”他说,摸了摸伞柄歪歪扭扭的“修”字。

 

【玖】

“哥哥他……到底有没有死?”

“嗯……他跟我说过会让我把他烧成灰从落霞山巅洒下去,现在尸骨都没有,没吧,祸害留千年嘛,我一直有在找啊。”

“你才是祸害!”

“就算他死了,我也会把他的尸骨带回来。”叶掌门说这句话的时候咬到了舌尖,含糊了后半句,“放心吧,我相信他还在,说不定有一天会笑眯眯从后面捂住你的眼睛。”

 

【拾】

叶修成为武林第一人无人出其左右的第十年,他决定移交出掌门的位子。门人皆不解,他笑着摆摆手说求败多年太没意思,他还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做,说完就留下令牌跑了,回到原来那个破破烂烂的院落里混吃等死,啊,在外人眼里。

刚刚嫁为人妇——人就是指莫凡——的苏沐橙写信问他为什么还要住回那里,叶修坐在几天没苏沐橙打理就杂乱荒芜的院落里歪歪扭扭写下几句话寄了回去。

至少要留个人在这里等他回来。

“老子成名那么多年,你要活着也该听到了吧,现在人人称颂的是叶大侠,不是苏大侠更不是自称比叶大侠厉害一点的苏大侠。”

练功,看风景,写秘籍。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

 

然后有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推门走了进来,被叶修站在石桌旁奋笔疾书的身影吓了一跳。

“你……哎,竟然能认这么多字?”

笔落带出一道长长的污迹,叶修惊诧转头看向破破烂烂的木门。

“苏沐……秋?”

那人和他对视,须臾露出微笑,两眼弯成月牙,一如当年。“好久不见,叶大侠。”

 

 

补记:

多年以后,当然这个多年是指两人白发苍苍还健步如飞爬上落霞山巅共赏夕阳的日子,叶修都仍然在执著地问苏沐秋他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苏沐秋一直拒绝回答,指着一轮落日说哇你看好大。

“你要不说我就在看望沐橙的时候让她问你。”

“唉你就不能让我保留一些神秘么,掩埋在光阴里的秘密什么的。”苏沐秋抓抓在登山过程中散乱的头发,“你给我扎扎我就跟你说。”

叶修胡乱抓了几把绑住。

“停停停!你会不会扎啊疼死老子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虽然我们年纪都这么大了……”

“老子放下尊严给你梳头发再嫌弃我就把它割了。”

苏沐秋只好任他折腾。“遥想当年我也是个命好的,给那河冲到了一个浅滩上,正好被一个村子里的隐居的神医捡到了,你可能听过,叫张新杰的那个。没想到我也有被捡的一天,哎,果然是积了德。”

“哦,死对头那边的啊,怪不得我一直打探不到消息。怎么那么多年才回来?”

“因为没有把我医治痊愈调养好身体臻于完美,那神医不让我走。”

“确实是他的作风。”

“那时我就想不知道我出来的时候你都得厉害成什么样子了。”

“没想到我等了这么多年是吧。”

“不。”苏沐秋终于忍不住了,打开叶修的手解了头发枕在他肩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我知道你会等,所以我熬过来了。”

默念着我们曾经的愿望,我就拥有了活下去的力量。

 

 

Fin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