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伞修】归人

归人

CP:伞修

*不要在意时间轴

*攻受与结局就……见仁见智吧。

 

<<

叶修在半梦半醒中恍惚觉得有人在他旁边。

他想坐起来看看,却猛地被覆压下来,压迫这攫取了呼吸。莫名的,心头昏沉地蓦然浮现起了一个名字,不知什么时候就笃定地从喉间溢出又不知什么时候戛然而止。

“苏沐……”

胸口沉沉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口腔里仅存的空气正在那人的攻势下飞快流失。想要喊叫却失去了声音的能力,想要触碰,四肢却像被缚得紧紧的动弹不得。他感到自己在发抖,在升温,奇异的兴奋从某处传到大脑皮层再到四肢百骸让他模糊地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久违的、隐秘的、熟悉的紧张的期待,快一点、再快一点——

然后他喘着气茫然地彻底醒来,手上沾留着滚烫和羞耻。

 

一场春心入梦来。

<<

叶修早就知道苏沐秋对他有意思。

好几次他都能瞥见苏沐秋对他欲言又止,问起时又顾左右而言他飞快转移话题。本来也只是怀疑,知道他确定地感受到夜里苏沐秋在他旁边那张窄小的折叠床躺下时注视着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

“沐秋。”

“嗯?你没睡啊原来。”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意外。

“你是不是,”叶修斟酌了一下,“想跟我说什么?”

苏沐秋沉默了半晌。也许是黑暗能遮掩住不少青天白日里的顾虑,在叶修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才蓦地开口:“是。你猜到了吧。”

双方都心知肚明嘛。叶修笑了笑:“不敢说吗,胆小鬼,怕什么。”

“靠。”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苏沐秋爬下了床。叶修心里默数着秒数,在第十四秒时苏沐秋摁住了他。

“谁怕了?”温热的呼吸喷在嘴角。

“不敢说的是谁啊胆小鬼。”

“哈,说了你不后悔?”

“不后悔。”

然后是他们的第一次接吻,带着不确定的试探,很安静地,或许心脏深处全世界都在沸腾喧嚣地,嘴唇相贴着摩挲。他们吻得毫无章法,牙齿生涩地磕碰着嘴唇带起一股铁锈味的甜腥,忘却了呼吸。

最后两人都气喘吁吁。苏沐秋两眼发花地滚落在叶修旁边,仰躺着,手背遮住了眼睛。

叶修抹了抹破皮的嘴唇舔了舔,感觉有点辣。“啧,还咬上了啊你,不至于穷到没肉吃吧。”

苏沐秋摆摆手:“意外意外,有待练习。”

叶修翻了个身背对他。

苏沐秋扯了扯他身上的被子拽过来沾了点边,问:“喂,真不后悔啊,犹豫那么久没说是因为知道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你别当是自强队组队邀请随便就答应啊?”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有点暗沉,撞在背后发闷,掩饰着什么。

“你都不后悔了,我什么时候输给过你?”叶修的回答千绕百绕,顺着脸颊越过项背溜过被子爬上苏沐秋耳边,打了个转滑进耳廓里。

心里。

<<

他们避开苏沐橙开始地下党交换情报般偷偷摸摸的……用他们的话说,彼此攻略。

倒也不算偷偷摸摸,也许会在打一些不那么重要的BOSS或副本时百无聊赖地抖起腿来,抖着抖着小腿就与对面的缠了起来;无意识用混的水杯;四仰八叉地醒来时身上胡乱搁着的手与腿和对方烦死人的梦呓嘟哝咂嘴磨牙;小心翼翼地搪塞过妹妹主动提出帮忙收拾乱得不像样的男生房间的心意再抱着床单被子半夜悄悄洗了再一起晾上西边的那个阳台;上街时揽着肩不自觉收紧的手;愈加频繁的相视会心一笑……

还有越来越熟悉的对方,从声音,笑容,气味,触碰时的一刹那的震感,到逐渐相融的习惯,思维和对整个世界的认识与应对的态度。

直到很后来叶修都没闹明白他们这叫恋爱还是怎样,没有妈妈爱看的电视剧里那样无聊又似乎必不可少的约会桥段,没有惊喜,没有什么特别浪漫的话语,没有特别庄重的承诺——哦,或许只有“不后悔”勉强算一个,但那也离朦胧的认知中“恋爱”的样子差太远。要说起来,他们只有习性越来越相似,其余还是和挑明前相差无几,斗嘴,嘲讽,打游戏,做饭洗碗,接送妹妹上学,睡觉。

叶修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个人影响他深极至此,苏沐秋那段日子研究起了装备编辑器,拉着他一起把辛辛苦苦打来的材料捣鼓成一堆废物是常有的事,一个月伙食费又少了点当然心痛个半天,恨不得埋首进床铺从此一睡不醒。但是两人中最先看开的总是苏沐秋。

“从头再来从头再来,怕什么,我们还有时间。”他把懒洋洋不想动弹的叶修从床上挖起来,“开工继续干活!”

从头再来,那时他们谁都不知道这会成为多年后支撑叶修从荣耀顶端跌到底层再一步步走到三十七连胜带领草根战队重拾冠军的力量之一。

 

他们的第一次做爱是在一种相当稀里糊涂的状态下的。

他们庆祝着一场与蓝溪阁艰苦卓绝的抢BOSS战役的胜利,也不知是谁先挑起的战火,急切的一如当初的生涩的索求,唇齿的交缠点燃了藏在最深处的渴望,喘息间挪动到床边迷迷糊糊就齐齐倒了下去。

衣料摩擦声后是皮肤骤然接触到空气的凉意,火热中几乎失去理智的大脑冷却了下来。

“谁来?”苏沐秋问。两个人都面色潮红地瞪着对方。

“……随便。”叶修觉得为这种事情烦恼太浪费脑细胞,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他无所谓。

苏沐秋趴在他上面,陷入了纠结:“老子都成年了,你,你他妈怎么那么小……犯罪啊。”

“谁小了?”叶修翻了个身坐在他身上,挑眉问。苏沐秋难得地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这么翻来翻去磨叽了半天,事情终于顺理成章地发生。尽管老旧的出租屋隔音效果极差,而毫不知情的年幼的妹妹正在隔壁熟睡,强烈的刺激感和求胜的少年心性也在催促着这场艰涩的探索。咬着枕的压抑的呼吸呜咽和从紧抿的嘴角不慎泄露的细小的声响,从额上滚落到肩上和赤裸的胸口的汗水,指尖撩拨起的火焰,落在发红的眼角的惊惶温柔的吻,还有最后小心翼翼的不留缝隙的四肢相缠的拥抱。脑子里没再剩下多少清醒的意识,只记着钻心的疼痛、无法启齿的快感、沉睡前餍足的叹息和,最鲜明而深刻的,身边的温度。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过下去,即使永无正大光明的一天。

 

<<

苏沐橙最近没事就把玩着一个像陀螺的小玩意儿,叶修问她那是什么,她说是在地摊上买的,当做前不久跟陈果唐柔她们一起上街看的电影《盗梦空间》的“周边”。

“男主角用来检验自己是不是在梦里的,他们的梦太多层啦。”她笑着解释道,知道叶修不怎么看这类电影,“如果它一直转着就说明还没从那好几层梦里出来,如果能停下就说明她们在现实世界了。”

叶修确实不太懂那是什么,只是觉着这玩意对于练练手指的灵活性还挺有用的,就借来玩几天。他收进兜里时发现烟没了,烟瘾一上来浑身不得劲,只好难得地迈出家门买烟,苏沐橙想想又让他顺便帮忙去附近营业厅把话费交了。

“最近好像在搞活动呢,充500送300啥的。”苏沐橙把钱和身份证还有手机塞给他,“谢谢啦!”

“充那么多怎么用得完啊。”叶修作为非手机用户是否不能理解姑娘家用短信,流量包和杂七杂八的套餐烧钱的行为。

“难得搞活动嘛。再说了你以前不也干过这事儿?就当屯着呗。”苏沐橙推着他出门,“去吧去吧。”

叶修只好揣着钱出了门。也许是过去的生活习惯影响太深,一些优惠活动苏家兄妹一个都不会放过,苏沐橙至今保留着这个习惯。

 

直到叶修买好烟迫不及待地叼上又过个马路拐了个弯走了几百步路去营业厅办理了充500送300的业务,他才想起为什么觉得这句话这么耳熟。

妈的,好端端的要在这么个平静的夜晚想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大口烟又缓缓吐出。

 

在那天,尖锐的呼啸声和刹车声后,叶修的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间,人群呼啦一下围住了事件的中心人物吵闹着报警和赶紧叫救护车。

他拨开人群冲进去,呆愣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苏沐秋——那家伙手里还紧攥着两瓶盖子都没开过的水——跪坐在他旁边摸索过去。他甚至不太敢碰他,生怕碰坏了哪儿就……

“沐秋,”他一叠声地喊,打着颤,“你……你听得到吗,你别慌,已经有人叫救护车了……”见鬼,他才想起自己没手机连叫救护车都只能靠着周围的人。

许是疼痛的缘由,苏沐秋好半天眼睛才转向他,扯了扯嘴角。微微翕动的嘴唇的口型……“没事,别怕”,叶修凭借默契度这么猜,然后握住了他冰冷的手,用力地覆着。幸好没撞着手,他茫然的想,要不游戏没法打了苏沐秋会疯掉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大庭广众下拉手,尽管从地点、时间、事件来说都并不是他们所希冀的那样。

“你别怕,会好的。”来来回回只剩这句话,也只敢说这句话。

直到被送上救护车,苏沐秋才轻轻地笑了笑,又微弱地动动沾着血沫的嘴。

“什么?……哎哟。”叶修焦急地想凑上去听,被担架旁的护士敲了下手,冷冰冰地呵斥:“不要再抓着伤员的手了,妨碍紧急处理。”

叶修闻言赶紧松开,跟着爬上了救护车。看到苏沐秋还想努力说些什么,他只好把耳朵凑过去听。

“……充话费,送……”

莫名其妙。“别瞎嚷嚷省点力气,就快到医院了。”他趴在担架旁搞不明白都这时候了苏沐秋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

那段时间出租房附近的手机营业厅每天都在滚动公告充多少话费就送食用油之类的促销活动,经过时苏沐秋总叹息好划算啊如果有手机他也去充了。滚动公告时还自带大喇叭,简直魔音入脑,绕梁三日挥之不去。

在送入抢救室之前,叶修终于听清了苏沐秋嘟哝的是什么,是“充话费,送秋木苏”。他只觉得这人别不是脑子撞傻了,送送送,送什么送,人没事送什么他也不要。结果装傻了倒还好了,人直接撞没了。在医生满脸遗憾地摇头说已经尽力了伤员身体底子太薄没撑过去的时候,叶修想这是骗人的吧刚刚不是还傻了吧唧地说什么充话费送秋木苏呢?

总之再怎么难以置信也好肝胆俱裂也好,浑浑噩噩处理好后事在人火化下葬后,他确信就算充了话费那个经常偷偷摸摸占他便宜的秋木苏没法回来了。

 

虽然并不相信,但在拿到了比赛的第一笔奖金后,叶修还是拿了五百块钱给苏沐橙交了话费——他自己没手机没错,但他给苏沐橙办了张卡,姑娘大了也需要多与别人联系联系。

他抱着不该有的期待看着“缴费成功”的字样,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果然是骗人的嘛,他吐出一口憋在胸中的气。

后悔吗?

不后悔。反正都有用,给沐橙充了的,就当屯着吧。

他转身就拿交完话费剩下的零钱在营业厅旁的自动贩卖机买了包烟。那是他第一次尝试抽烟,被烟味呛出了眼泪,红着眼睛回去告诉沐橙他一个手滑给她充了五百块钱,还遭到了好一顿抱怨。

再然后,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用奖金的一部分买烟成为了一种习惯,戒不掉也没想过要戒。过去苏沐秋烟酒不沾也不让他碰,说什么本来吃的营养就不够了再碰这种东西是不要命了之类的,现在叶修早就能熟练的吞云吐雾了,也不知道如果被不可能看到的苏沐秋看到会作何感想。

 

 

帮苏沐橙去柜台弄好了“充500送300”,叶修突然又想起叶秋又一次来找他时硬塞了上手机卡给他说都这么大个人了没个手机也不方便联系,心血来潮跟业务员说噢那我也搞一个吧。刷了银行卡充了500块给他自己那个从未使用过的号码,叶修揣着卡和烟走出营业厅暗叹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十年前就检验过的假话十年后再来试试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

所以说哪能那么科幻嘛。

回到上林苑,姑娘们也不知道又上哪逛去了,刚回房坐下没多久方锐就敲了他的门说有人找,直接指明房间方向让客人自个儿来找叶修玩耍,老魏于是去了训练室继续大杀四方,叶修耸耸肩眼睛就没离开过屏幕,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接下来就被推门而入的人惊得连三段斩都没闪过。

“啧,还这么弱?不是吧你,我来。”

来人推开他操纵起了角色。

“苏沐……秋?”

“嗯,不认识了?”对方快速结束了战斗,放开键盘抱臂好整以暇地望着他,脸上是曾经最熟悉、后来也常常出现在最深的梦里的笑容。

叶修神色不明地回看,半晌道:“充话费,送秋木苏?”

“没错啊,”苏沐秋笑,“不过不是秋木苏,是苏沐秋。看来智商没有随着年纪变大而下降嘛,当然跟我比还差了点。”

对望了片刻,下一秒四唇相贴。还没等叶修回忆起多年前的感觉苏沐秋就捂着嘴把他推开了:“靠,好重的烟味,败家子。”

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到他脸上。“嗯,怎么,你一充话费送的有什么资格嫌弃?”

苏沐秋被气笑了。“阔别十年你这么搞,良心呢?”

“十年了啊……”

“十年,久吧。让你才去充话费。”

“唔,还好,我荣耀赛龄也十年。”

苏沐秋安静了下来,看着叶修重新坐回位子上操作起了角色。“能坚持玩了十多年,精神可嘉,真好啊。”

“那是。我再玩一个十几年也不会觉得腻。”就像如果知道了这个结果,再等十年他也等得起。

他偷偷捏住了口袋里苏沐橙那个小陀螺,趁苏沐秋东张西望时放在了桌上。

祈祷它能停下来。

Fin


评论(3)

热度(56)

  1. 星河欲转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