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周黄】奇妙的约会

<<

喻文州觉得他有点看不透黄少天了。平时夏休期黄副队总是会留在俱乐部直到家里一日三次电话催得紧了再走,而今年却是一进入夏休期就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动身。

 

“今年怎么这么早?”他问。

 

黄少天一反往日话多的常态,只是嘿嘿一笑。

 

 

 

江波涛也觉得他解读周泽楷的能力一日不如一日了。比如现在,他就搞不明白自家队长有事没事就上网搜本市旅游景点的行为是什么目的。

 

这个脑电波,有点对不上啊!

 

“队长想出去玩?”他问。

 

周泽楷如往常一样只是略带腼腆地笑笑不说话。

 

对于全是队长脑残粉的轮回战队来说,搞不明白队长举动的意义真是糟糕透了。只有最有经验的已婚人士方明华看着队长依然勤勤恳恳○度着的背影若有所思:“莫不是队长也到了恋爱的年纪了?”

 

 

<<

黄少天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鬼鬼祟祟缩头缩脑地走出S市HQ机场,一眼就以职业选手的眼光水准捕捉到了他要找的目标,来接机的人。一个同样戴着大墨镜的人举着一块画着一把剑——黄少天猜那是剑——的牌子站在出口处。他拖着行李箱走过去一把扯下那块牌子。

 

“周z……仔你傻不傻啊你本剑……的威风帅气是你画这小破剑能表现的吗,智慧超群机智过人谁知道你举这块牌子接谁呢!”黄少天差点一不留神就吐出了对方可以在机场这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引起骚乱的真名,还好他反应及时迅速在冲口而出之际把“泽楷”含糊成了“仔”,与G市话还挺像的。

 

“不是我。”画的。周泽楷慢吞吞一边说了这么句话,一边带着黄少天向外走。

 

黄少天不加思索就明白了他省略的内容。“那是谁?不亲手画你好意思吗你,要是你自己画的丑点我就认了,本来也没指望你有画画技能点,结果你说不是你那我们就要好好谈谈人生了,我那冰雨如此帅破天际怎么画得像根葱似的……”

 

“是波涛。”周泽楷说,片刻后又拼命摇了摇头,“他不知道的。”

 

周泽楷跟江波涛说是家里侄子要,虽然不擅长说谎的他全程表现出局促状态,但江波涛以为这是他不会画儿童画的懊恼,丝毫不疑有他就随便画了把剑让他拿走。

 

“不知道什么……哦不知道我要来是吧。”跟黄少天在一起最大的好处是自己的话如果没说完,他也能根据脑补理解个大概,省口舌。“我们队长也不知道我要来还以为我回家呢……哎所以说不请我吃顿好的对得起我跨越了半个中国来找你吗?快点我饿死了飞机上的中餐简直不是人吃的,连我们蓝雨的食堂都比飞机好上一千倍。说起来我早上吃了我们那儿的一家小笼包超好吃,有机会带你去!哎听说你们S市的小笼包……”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他的唠唠叨叨,觉得自己不用说话两人也能自在地相处,太好了。

 

黄少天就像他的另一面,极端的话唠能替极端的语言沟通障碍补充一切他想说的话,像完美运行的齿轮一样,契合得正好。

 

 

 

带黄少天去订下的宾馆安顿下来,周泽楷拿出了一张日程表。黄少天接过一看,乐了。这周泽楷话少,准备得倒还挺充分,这表列的,不仅有景点,路线,还有一栏“一定要看”,密密麻麻详详细细列了一大版。黄少天一眼捕捉到了关键。“今天的!这个城○庙的○翔小笼!早就听说城○庙小笼包是一绝啊,不知道现在下午去排队还买的到吗,这个必须得吃!”

 

黄少天是中午到的,现在错开早晚高峰坐地铁到城○庙倒比打车更快。他们的夏休期赶在了学生暑假旅游旺季之前,所以人远没有多到旺季那样可怕的地步。

 

他们只排了几分钟的队就上了楼坐下。黄少天拿过菜单翻了两下:“你有什么推荐不?这几个有什么不同吗?蟹粉好不好吃啊,就要这些好了!”他不等周泽楷说话就一招手:“哎姑娘!要这个这个和这个!”

 

“……好吃。”菜单被拿走了周泽楷才回答,而此时黄少天早把话题发散到从今早吃的蓝雨门口附近的小笼包再到广式早点的特色再到详细介绍飞机上的供餐了。

 

直到小笼被端上来,黄少天才停止了无限扩大的发散。他拿起筷子戳了戳半透明的皮:“这个的皮好薄但是竟然戳不破啊!应该是这样吃?咬开一个口?”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阻止他,他就已经把包子夹到勺子上咬破了皮,不出意外地被涌出的滚烫的鲜汤烫得眼泪汪汪,半天说不出话来。

 

“会烫。”周泽楷有点茫然地看着黄少天挤成一团的五官,发觉黄少天快冒烟了才后知后觉地倒了杯水。莫名地他想起了以前见过路边被扎到嘴嗷呜嗷呜叫着脸都皱起来的野猫,觉得带黄少天来吃小笼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吃完包子下楼,他们绕过一个小道打算到处逛逛,这时旁边有个中年妇女拦住了他们。

 

“小胡子顾来苦苦觉嘛勿个么斯老好呃就苦一内嘛一啧回起送呗爸爸麻麻鼓鼓佳佳弟弟咩咩亚所阿姨筛苦一呃呀……”(小伙子来看看嘛我这东西很好的呀只是看一眼买一个回家送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叔叔婶婶都可以的呀)

 

黄少天没听明白,不过看这架势应该是市场上常见的推销东西的,所以他说着谢谢谢谢不用了啊拉着周泽楷就想绕开,结果那人并没有打算那么轻易放弃,紧紧抓住了黄少天的手臂跟了上去,嘴里依然是叽里咕噜说着那串话。

 

黄少天稍微推脱了几下没挣脱,大街上又不好太粗鲁地推开,也有些恼了,心想你会说我就不会吗,索性也张口就是一段连珠炮:“你想做乜我听唔明你好快啲放手呀唔放我嗌人噶喇你听到冇……!”(你想干什么我听不懂你说的话快放手不放我喊人了听见没)

 

这两人的方言对喷还没结束,周泽楷就紧抿着嘴一手抓住黄少天手臂一手强行把那人的手扯开了,低声咕哝了一句什么就拉着黄少天快步离开。

 

“什么?”黄少天跟着走,某些好奇周泽楷说了什么。

 

周泽楷摇摇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想了想又说:“侬想哪能。”

 

“侬想哪能?是什么?别剧透啊先让我猜猜,侬,你,你想,哪能,哪,怎样?是不是你想怎样的意思?你让我以后碰到这种情况这样说?伪装一下S市的没那么容易被骗?”

 

周泽楷高兴地点点头。对于每一次黄少天能帮他补充完没说出来的话他都很欣慰,所以他从未嫌过黄少天的话多,因为他总能猜到他想说的。

 

 

 

 

他们的第二站目的地是S市新开的一家水族馆。还没放暑假,所以以孩子为主要客源的地方同样是冷冷清清。黄少天有点没想明白为什么周泽楷要带他来水族馆这么孩子气的地方,他以为总该去些像东方○珠一类的更有名的旅游景点。

 

“你喜欢看鱼?水族馆?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啊小周,不就是各种奇形怪状的鱼游来游去嘛……哎哟快看那条鱼能倒着游啊真是奇葩!还有那个那个快看那两条,是在打架呢还是调情啊!”

 

周泽楷趴在玻璃壁上看得兴味盎然,引得黄少天也凑过来看。鱼缸里五彩的灯光把周泽楷专注的五官照得深邃而迷幻,黄少天瞄了一眼后一边看鱼一边想真他妈不愧是联盟第一帅脸。

 

“嗯,很安静。”周泽楷很认真的扭头回答。

 

黄少天思忖了一下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味,几秒后猛地品出其中深意——他以为的深意。“卧槽,周z……仔你什么意思你,鱼安静所以你喜欢你是嫌我烦吗直说啊!靠靠靠你要敢多说一个烦字我天天短信刷你屏信不信信不信,我数三声你要说一个烦字就再见,一二三,很好,真乖。”说完黄少天气哼哼地去趴另一个鱼缸了。

 

周泽楷无辜又茫然弟看着黄少天怒转身的背影没明白他怎么突然这样。枪王简单直接的思维哪能猜到机会主义者弯弯绕的脑回路,半天没想通接下来要怎么办。

 

他们穿过海底通道。

 

“少天,鲨鱼。”大白鲨懒洋洋地半睁着眼。

 

黄少天跑去看长得很凶恶的海鳗。

 

他们走到企鹅馆。

 

“少天,企鹅。”三五只企鹅欢快地蹦跶进水里。

 

黄少天头也不抬地玩着旁边供孩子增长海洋知识的“企鹅捕鱼”的趣味游戏创造了好几次最高分。

 

他们走到水母馆。

 

“……少天,水母。”周泽楷指指被不同颜色的水灯照得斑斓陆离的水母,努力吸引黄少天的注意力。

 

半透明的水母一簇一簇漂浮在水中确实非常漂亮,周泽楷站在巨大的玻璃墙前背后衬着像铺了纱一样五彩的颜色显得十分梦幻,黄少天心里一跳。不得不承认他早就不气了——本来也没怎么气——只是想看看他如果不表态周泽楷会怎么做。

 

于是他只是说:“嗯,好看。”

 

黄少天很快感到了后悔。

 

天知道忍着不说话快把他憋疯了!

 

周泽楷这人本来就是跟他扯五十句他回一句“嗯”的人,八竿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现在还想逼他主动说一句话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还不如自己打个哈哈把这事揭过呢。

 

不过这样好像也有点尴尬。黄少天兀自纠结着要不要算了,殊不知周泽楷也在纠结着要怎么办才能让黄少天重新喋喋不休起来。他无比怀念下午那个吵吵闹闹的黄少天。

 

嗯,周泽楷当然也还没想通黄少天究竟在气什么。

 

 

 

从水族馆里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街头让他们之间的沉默显得格格不入。

一反常态的黄少天沉默地跟着周泽楷吃完了晚饭,心里憋得跟猫挠似的。周泽楷打手势示意要送黄少天回宾馆。

 

卧槽,还他妈的是打手势!打手势!

 

黄少天对自己怎么跟了这么个人感到了一万分不解。

 

送到了楼下,周泽楷拉黄少天到路灯外的阴影下。黄少天警惕了起来。

 

“少天。”周泽楷开口,声音因为太久没说话而显得有些沙哑。

 

“嗯你说我听着,行了咱都累了一天了你也赶紧回去早点洗洗睡了吧啊,看看咱们行程单上还有啥的明天见……等等,等一下。”黄少天看着这人被路灯透来的微弱光线映得亮晶晶的眼睛,似乎有越凑越近的趋势?!

 

“侬,侬想哪能啊侬侬做乜做乜做乜做乜做……唔。”

 

周泽楷的嘴唇很软,还好像有点甜,摩挲起来很舒服。黄少天的脑子很乱,下意识发散着他是不是吃了糖要不要让他吃点糖,混沌间抿了一下还被轻轻地咬了回来。两人紧贴的胸膛里心脏跳动得很欢快,砰砰砰地像有小人要从耳朵里蹦出来。

 

结束了冗长缠绵的一吻,周泽楷分开,给黄少天擦了擦嘴角,破天荒地说了七个字。

 

“最喜欢的,是少天。”

 

比起安静的鱼,周泽楷还是更喜欢能说出他心里话的黄少天啊。

 

Fin.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