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楚路】算缘(古风架空)

那时楚子航还是个名满江湖的第一刀客。
他常常云游四海,济贫扶弱,被他救过的人数不胜数。于是渐渐的,关于他性喜自由,乐善好施,虽冷颜寡语却心怀慈悲的描述逐渐流传开来,人人都说楚大侠有着最凌厉的刀法与最悲悯的心肠。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不喜欢云游漂泊居无定所,也并非因为悲天悯人而出手相助。他的父亲,曾经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刀客,在他年幼甚至尚未习刀的时候就告诉过他,刀客需要的是心无牵挂。
"心中牵挂太甚,你所挥出的刀便会受到束缚。"
楚子航年纪还小,并不明白。"那你呢?"他看着父亲擦拭着那柄据说是祖传宝刀的刀刃,问。"你没有牵挂吗?"
"我?我有,"男人笑了起来,"你娘和你呗。所以我的刀法不能登峰造极啊,哈哈。"
后来在他父亲死于被莫名卷入的一场江湖恶斗后,楚子航花了很长时间思考为什么他那一生平淡的父亲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最终得出了答案。
一为所谓正义侠士竟无一人站出来阻止恶斗或是出手救下无辜的人。二则是父亲的刀法受到了"束缚",最终没有自保的能力。
从那以后,他决定潜心修习祖传刀法直至登峰造极,决定云游四方救济所有他能救的人。
不久母亲也改嫁了,家乡的城中便确确实实没有了让他牵挂的东西,除了偶尔会回来远远看一眼母亲,他一直过着四海为家的日子。


他每次回来总会看到一个人。
事实上,平常百姓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不过由于此人太过引人注目,并且都能在他回城去惯常歇息的茶楼的路上成功撞入他眼帘,所以这么几次下来,他倒对此人有了些微印象。
铁口断金路半仙,包算包准半两钱。这是那个人旁边放着的一个竹竿上挂着的破布写的字。但是仅仅如此并不足以让楚子航注意到他,是此人自得无谓的神情与脏兮兮的像是空荡荡地挂在身上的长衫褂子,还有嗓门极大地吆喝他写在破布上的那两句话实在太过引人注目,所以才使楚子航对他有了记忆。
楚子航第四次看到那个算命的人时,那人正缩在酒楼外墙的角落里睡觉,时不时用灰扑扑的袖子揩一把嘴角。他的摊子放在脚边,乱七八糟摆了些铜板和竹签。有几个人向他那小破摊走来,杀气腾腾的,还没等他醒就揪着他的襟口嚷嚷。楚子航隐在一旁警惕起来,不动声色摁住了腰间的刀。
"姓路的,你们老路家这个月的份子还没交呢!"
那算命的猛然从熟睡中惊醒过来,眼还没开就先赔上了笑。"哎哟,您几位今天终于光临啦,来算算姻缘还是财运啊?"
"哼,"为首的大汉冷笑一声,"算算一会儿你会被揍多少下吧。"
"诶,等等等等,"这下路半仙的眼睛完全睁开了,"我老路家的份子我家那好叔叔不是已经交给各位大哥了?"
"你那好婶婶说你会把所有的份子钱都交了。"
路半仙的脸顿时皱成了一团,笑容窘迫起来。"几位大哥你们也看见了,我天天摆个摊儿测算天命也没几个有缘人来找我不是,银子……还真没有。不如以后天天给各位算命如何,不收银子!"
"你小子做梦!"几个大汉啐道,相视一眼把那路半仙围了起来,捏紧厚实的拳头就要砸下去。
拳头还没落到被路半仙拼命捂着的头上就被一锭碎银弹开了。楚子航从钱囊里收回手,向他们走近。
他虽然不知道那劳什子"份子钱"是何物,不过听到围观者的窃窃私语"恶霸又来了"大致也明白了约摸是保护费一类的借口。"不义之财。"他淡淡开口,有意无意地亮出乌黑的刀鞘。
"哪儿来的野小子?"手背还被弹得生疼的大汉阴沉地看着楚子航,不怀好意地打量他。
有眼尖的人看到楚子航的刀,猛地惊叫起来。"啊!那莫非是传说中的江湖第一刀客,楚子航楚大侠?"这声惊呼在人群嗡嗡声中分外清晰。
那些大汉闻言脸色一变。他们下意识地扫了眼楚子航的刀,通体乌黑,确是那第一刀客的标识。
传闻楚子航是最见不得人欺凌弱小,尤其是手无寸铁之人,现当下撞上了传闻中的本尊……
为首大汉手一挥:"算了,今天姑且放过你,我们走!"
路半仙在他们走后才松了口气,抹了抹额上惊出的冷汗,再向楚子航拱了拱手。"谢谢少侠相救啊。"
"好说。"楚子航颔首。
"无以为报,不如给少侠算算卦如何,不收银子!"
"好。"楚子航点点头,替他扶正被踢歪的摊子,整整平那块写着"铁口断金路半仙,包算包准半两钱"的破布。
路半仙煞有介事地摇起了签子,问:"少侠尊姓大名?想算算什么?"
"楚子航。"他回答,"随意吧。"
"噢……"路半仙神神叨叨了半天,掉出一支签子,字迹太过鬼画符,虽然他递给楚子航但是楚子航却没看懂。"愿闻其详。"
路半仙摇头晃脑,高深莫测地解签:"父在母前。"
楚子航一怔。
父在母前,父在母前,父亲仙逝于母亲之前。他的拳头突然就攥了起来。
"多谢。"楚子航回答,还是留下了一锭银子,转身离开。
背影带着路半仙所不能察觉的萧索。


楚子航在茶楼里听到了老板娘跟别人谈及刚刚的事件时顺带说到了那路半仙的身世。
"噢哟,刚刚那事儿你们看到没?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赶跑那几个强盗嘞,"老板娘咂咂嘴,唾沫四溅地跟茶客们讲着故事,"那蔫蛋儿,街口老路家寄养的娃儿,真是交了好运啦,楚大侠!他竟然得到了第一刀客楚大侠出手相助!"
"楚大侠我知道,那算命的是什么来头啊?"有听得津津有味的茶客问。
"您是刚来咱这山旮旯小破地儿的吧,"老板娘像听到了什么惊奇的东西,"老路家那孩子小时候爹娘背着家里私奔了,把他扔给了弟弟老路。路明非啊,啧啧,就那娃儿,从小没吃什么好的瘦巴巴种不来田,老路家就让他靠那张嘴自己讨生活呢。"老板娘说着,满脸怜悯,仿佛那路半仙路明非是她亲儿子似的。
"是算的真准还是出来招摇撞骗唬人的啊。"
楚子航一直坐在角落默默地听,这时候突然插入了那边热火朝天的谈话。"是真的。"他说。
热火朝天的谈话静默了片刻,那些人才发现了楚子航的存在。"老天爷……是楚大侠!楚大侠都说那路半仙能知天命!"
有几人当即就跑出去找路明非算命了。有楚大侠亲口担保,那路半仙定是如那破布所写,"铁口断金","包算包准"。
楚子航没料到自己随口一句就给路明非生计打了招牌,想了想也没太介意。爹娘私奔被抛下……他过得也不容易吧。


晚上楚子航留宿在茶馆,要了壶黄酒准备出门转转时看到蹲在门口一副在等人的样子的路明非。
"啊哟……少侠留步!"路明非看到他连忙扯住,手还在衣衫上擦了擦。
楚子航停下了脚步看向他。
"多谢少侠今天出手相救……"路明非看起来像在憋话,"还有帮我树了招牌。"
"举手之劳。"楚子航说,本想再补一句你也不容易后来终究咽了下去。这并不是什么谈起来令人愉悦的事,萍水相逢,不提为好。
"爹从小就教我一件事就是知恩图报!"路明非看上去还挺郑重,"少侠你今儿个施了俩恩,只要我能报的必然竭尽所能!不如再替你算一卦?"
"不必了。"楚子航说,看路明非一副急于报恩不报不快的样子,便拎起手中的酒示意。"那便一起喝一杯。"


"其实这真是算报恩吗……"路明非跟楚子航坐在茶馆的屋顶上,有点窘,"……我怎么感觉是我占便宜似的。"
"嗯,很少有人陪我聊天。"
"为何?"路明非大感奇怪,"楚少侠名满江湖,应该有很多人愿和你把酒言欢才是。"
楚子航摇摇头。"牵挂。"他言简意赅语意不明地回答。他想说的意思其实是指因为没有牵挂,所以没有深交的可以谈心的挚友。像与路明非这样萍水相逢的人说说话也很少有合适的契机。
"那谈些什么?街头巷尾的独门消息我都有!"路明非也没有深究,拍拍胸脯自请为恩公解闷。
"随意吧。"楚子航说。他是真不在意,也不了解谈天该说些什么,他只是很久没有听到一个人这样专注地对他说很久的话了。


楚子航在城里没待多久就又离开了,正如他这些年来的习惯,没有牵挂,云游四海。
战乱爆发的时候他从远方赶回来看了一次母亲,看看这座城是否被战乱波及。情况不太好也不太坏,战争尚未蔓延到这里,虽然全城上下被一种压抑恐惧的气息笼罩。
他经过茶楼时记忆里蹦出了一个人物,那个铁口断金路半仙。他顺着记忆看向那个角落,路明非依然缩在那角落摆着算卦小摊,吊儿郎当又煞有介事地给来算天命的人讲述命程。看到楚子航,他还高兴地打了个招呼:"楚少侠,好久不见嘞!"
"久违。"楚子航点点头当作回应。也挺好的,日子已经挺不容易了,没有受到战乱的慌乱情绪影响实是人生大幸。
他去确认了母亲会跟随她的丈夫在战乱波及这里时迁居更安全的地方后,整整行囊去征兵入伍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么多年来,或许只有国是唯一的牵挂了。虽为江湖人,亦留爱国心。他抿抿嘴,在正式走进军营前,他再在城中转了转。
他去了路明非那儿,放下半两钱。"来算算这次祸事的结局吧。"
路明非一愣,随即神神叨叨摆起了铜板:"乾卦呀!会没事的。"他又对楚子航说:"顺便帮你算算吧,我听街头巷尾都在传楚大侠在咱这儿从军来着。"
他又摆弄了一会儿,然后抬头冲楚子航龇牙一笑。"你也能好好回来的恩公!"
"不如算算你自己?"
"算自个儿会折寿,免了吧!"路明非依旧是那副无谓笑,"总有法子活命的。"

楚子航从默默无闻的普通士兵由于在各次战役中屡立战功,很快就得到了上官的赏识,逐步提拔了起来。他的无人能出其境的刀法在沙场令敌军闻风丧胆,使他成为了杀敌主力人物。
这场祸事延续了几年,最终果如路明非算的那般获得最后的胜利,而楚子航不仅是"好好回来",而且还战功赫赫地回来了。他谢绝了军中提供官位让他留下的邀请,推掉了一切奖赏重新过上了以前江湖人那般生活。
他回到那座城的时候,母亲已经迁居到别处去了,他也不知道在哪。这么一来或许对这座城唯一的挂念也没了。
他又一次经过茶楼时,那个总是缩在角落的算命摊子也没有了,空得让楚子航觉得那里少了一大块什么一样。路明非也走了吧,或许是在这些年战乱的逼迫下逃到了别的更安全的什么地方,然后继续吆喝着他那招牌,用那张天花乱坠的嘴挣取可能存在的保护费。
或许真的最终像他算的那样,一切都好。
其实云游了那么久,只遇到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酒友,只有过一次漫无目的把酒谈天的经历,也挺遗憾的。


楚子航想,如果他还能再见到铁口断金路半仙,路明非,他一定会再走上前去递上一锭银子,说:
"我要算算跟一个人的缘。"

fin.

写给自己看和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的后记

写古风总是习惯加后记是病得治。其实我并没有打算写什么特深刻的内涵或者什么特有趣的情节,只是想到这么一个设定(。)就开文档了,连完整故事都不算剧情发展也挺莫名其妙……所以就说是段子嘛,4000+的段子(。
我很少看和写架空楚路,因为觉得还是在原作背景下两个人的感情才有基础,架空如果把握不好一个度就像顶着名字写原创,我这篇就有点像orz古风略,那啥。
开头那个什么束缚之类的真的是胡掰的,根据看的武侠脑补出来的理论别信。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完全用楚视角以至于本该是主角的算命先生像配角QAQ
最后的这结局……啊,我也不懂该怎么定性,反正就是萍水相逢什么的……吧(。说了不要太追究含义……然后,说了辣摸多,其实我就是想解释,这是烂尾没错我没心力写了再写就太长了(躺平
不过给楚子航定的形象确实是我心目中的侠客形象,虽然我笔力不足写的仓促并没太表现得很好,所以这个身份设定的两人的ooc……啊你们就当获得一个新的感受吧(喂
真的完啦XD

评论

热度(32)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
  2. 珈藍螺旋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楚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