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The White Night of York(六)

Part.6

路明非从旅店昏暗的房间里悠悠醒转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半的光景了。楚子航还没有回来。他揉揉太阳穴,哪里还有些突突的跳痛,可能是时差倒得混乱和教堂中余悸未消的原因。

他慢慢起身去拉开窗帘。英国的天空黑得晚,所以此时外面依然是亮如午后。街上也没有楚子航的身影。他心里嘀咕,该不会是真被路鸣泽那小鬼头说中了遭遇不测吧?该死的乌鸦嘴!

“我才不是乌鸦嘴呢哥哥,那只是善意的提醒。”悠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二次见面啦。”

“哇你又吓人,下午还嫌没吓死我呢吧?呸呸呸在外旅行不宜言死,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路明非又一次被吓得不轻,一个猛回头,看到路鸣泽上身是英伦风的优雅小西装,下面却穿着极有苏格兰风情的方格裙,要多违和有多违和。“我靠,你什么套路你,变态PLAY?”

路鸣泽不以为意地整整裙子:“入乡随俗嘛,这几天也不能老跟着你跑业务啊,业务员也有休息的自由,我就顺便去苏格兰那边转了转,听说有狼人哦!不过你看,一旦客户有需要,我在哪里都会赶来啊。”

“谁需要你啊!”

“那可不一定哟,客户是上帝,揣度上帝的心思及时提供服务是作为一个良好的业务员的基本素质!唔,现在先给我的上帝哥哥一点甜头吧,若是还想要进一步的服务就要召唤我呀,就算我在南极也会立刻为您上门服务的!不过那时就要付费啦,不用九九八不用九九八,只要你的一点点灵魂就够啦!赶紧拨打电话订购吧!知道言灵·冥照么?”

“我说你能不能不用这么自说自话啊!言灵·冥照是什么玩意儿大爷我一个备受歧视的无言灵党人为什么会知道?”路明非被路鸣泽说得抓狂,满心吐槽欲反而不知从何吐起,真想把那个小鬼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什么回路,不过也许先被撬开的可能性更大。

“哥哥你才不是没有言灵,而是你的言灵和他们那种低级的言灵不同而已。”路鸣泽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转瞬即逝,“冥照的言灵效果就是把一定范围内目标用领域隐藏起来,像影子那样,别人都看不见你啦,躲猫猫专用作弊器,可棒!而且哥哥这么牛逼的血统怎么着范围也该大点嘛。”说完,路鸣泽抬手拍拍路明非的额头,“现在言灵·冥照对你开启,给起个口令呗?”

路明非感觉跟上路鸣泽的思路挺困难的,只抓住了最后一句话。“起口令么我最讨厌起口令了口令什么的超难想啊起什么口令好嘞……唔根据本少侠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般若波罗蜜老婆快出来看上帝’,咋样?”

路鸣泽手扶着额头对路明非翻了好几个白眼,一副恨不得爆了他的头的样子,“啧,什么品位啊,我还以为再怎么蠢也应该是‘变大吧’之类的,没想到哥哥你比我想象的还怂。反正是你自己的言灵,在楚子航面前丢脸我管不着。”

“师兄绝对不会嘲笑我的!要不打个赌?”路明非一脸笃定,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反正他想象不出楚子航铁着个脸吐出“真蠢”的场面。

“这有什么好赌的,要赌就赌‘是男人就坚持一个小时’!”路鸣泽满脸不屑,“我不啰嗦啦,今晚想吃什么?”

“麻婆豆腐过桥米线剁椒鱼头!”路明非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开玩笑,上课和出任务都在西方,小时候心心念念的什么牛排汉堡早吃腻了,还是中餐好吃。而且辣味是能快速缓解时差混乱的疲劳的良剂。对于只愿意食疗的吃货来说。

路鸣泽一弹响指,房内茶几上立刻出现了让路明非口水横流的几样菜。他摇摇头,开门离去:“哥哥,你这样的屌丝仅凭自己绝对不可能逆袭成功的。有需要我就及时呼唤,我一直在哟,回见!”

“你个熊孩子,我看你是皮痒痒了……”路明非追上去想最后搓一把路鸣泽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再开门却发现门外站着正准备开门的楚子航,而自己的手离他的鼻尖不过一公分距离。

“路明非?”楚子航表情略诧异。要不是他看清那是路明非,说不定他会把袭向面门的手腕折断。

卧槽。路明非惊得后退了几步,手足无措收回手。“啊,嗯,是你啊师兄,你回来啦,呵呵呵。”

“嗯。”楚子航简单点点头,突然嗅了嗅,看到了茶几上的菜,“你已经订了晚餐了吗?”

“呃,对,我突然想吃中国菜,你不会介意吧?”

“唔,我倒不介意,吃什么都一样,不过吃辣的晚上闹肚子就影响任务了。”

路明非一呆:“对哎,我没想过这个。”

楚子航扫他一眼:“先吃吧,吃完就交换一下今天的成果。”

“哦哦。”

 

呼哧呼哧吃完了红艳艳的晚餐,简单收拾了碗筷放一旁,两人开始分别谈谈一天的收获。

“你走后我进了约克大教堂,在一个石棺上面发现了这个。”路明非拿出手机把晕倒起来后拍的照片拿给楚子航看,“我看不懂写的啥,不过看完之后我莫名其妙就晕倒了。”

楚子航意外地抬了抬眉,没想到路明非还真能凭己之力找到线索。他接过来:“晕倒?之前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么?”

路明非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那时瞬间闪现的画面说出来,不知道那是他个人的感觉还是一种普遍现象。万一说出来,发现只有自己会这样,倒不是怕楚子航把自己当异类来嫌弃,大概师兄那强如钢铁的意志就算看到他长出三头六臂高呼“呔妖孽纳命来吃俺老路一棒”也会面色如常,他怕的,只是“发现自己是个异类”,仅此而已。

所谓其他人都是神经病而只剩你一个正常人,那你就成为神经病了,他想,自己还是神经病中的神经病啊。

“没有吧,就这样啰。”他说。

“唔,”楚子航应了一声,又仔细放大图看了看,“我在学校图书馆的欧洲文献看到过这句话,Hic jacet quondam Rexque futurus这是拉丁文,意思是‘永恒之王长眠在此处’,是亚瑟王的墓志铭。”

“我靠,这么牛逼,石棺上写里面躺着的那家伙名字是Artorius,这丫谁啊,敢跟亚瑟王用同一个墓志铭。”路明非略吃一惊,“莫非是什么来头很大的家伙?”

楚子航思索了片刻:“Artorius……阿托利斯,亚瑟王亚瑟·潘德拉贡的罗马名,和石棺上的墓志铭正好吻合,巧合的几率挺小。”

“亚瑟王?关于他我只知道Excalibur这把剑和Saber。师兄你知道Saber吗?无数宅男的女神啊!”

“抱歉,我没听过,不过听你语气,大概是像你说过的……”他斟酌了一下,“像你说过的,朝比奈久留那样的么?”

路明非说到这方面就激动起来:“不一样的!我的女神没有哪个二次元姑娘可以与之相提并论!不过Saber那样的严肃面瘫系也许是你的菜,我给你介绍介绍?”

“不必了,谢谢。”楚子航面无表情,“而且我更喜欢性格互补的类型。”

路明非痛心疾首:“只见面如冠玉,奈何郎心似铁!跟你互补的其实更多比如那小谁……”

楚子航把手机塞回给路明非打断了他关于二次元人物的喋喋不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把话题扯那么远的。“那个以后再说,现在我先给你讲讲亚瑟王的故事。”

“哦哦。”路明非点点头,感受到了楚子航话语中不可抗拒之意,这让他心里挺失落,他很少有机会发挥作用的,尽管为师兄寻找二次元中的女神也称不上什么作用。

“亚瑟·潘德拉贡,传说中他是古英格兰的国王,圆桌骑士的首领,一位近乎神话般的传奇人物。在罗马帝国瓦解之后,他率领圆桌骑士团统一了不列颠群岛,被后人尊称为亚瑟王。因为是尤瑟王的私生子,他从小被寄养在普通贵族家,贵族和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在尤瑟王去世后,无人能继承王位,主教决定召集所有贵族骑士,谁能拔得出石中剑Caliburn谁就是新的不列颠王。然而,没有人能从岩石中拔出那剑。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骑士们一致决定通过比武选拔出王。阿托利斯也去了,但他没有参加比武的资格,由他所寄养的家族的儿子凯代表家族参战。但是当凯进入会场后才发现竟忘了带剑,于是请求阿托利斯回家去取。阿托利斯赶回家发现大门紧锁,所有人都去看比武了。阿托利斯来不及返回比武会场取钥匙,情急之下跑到教堂前拔出石中剑交给凯,这令所有人大惊失色。大家怀疑地把剑插回石头裏,但就算重复了很多次,仍然是除阿托利斯之外无人能将其拔出。就这样,骑士们终于接受了新的王。从这天起,阿托利斯被尊称为亚瑟王。 ”

“壮士!好励志的感觉!”

“你刚刚提到了被称为“王者之剑“的圣剑Excalibur,传说这是精灵在阿瓦隆所打造,剑锷由黄金所铸、剑柄上镶有宝石,并因其锋刃削铁如泥,所以起名为‘Excalibur’,即古凯尔特语中“断钢”之意。后来由于潘德拉贡的侄子有反意,被他用这把王者之剑杀死,自己也身受重伤而亡,葬在阿瓦隆,墓志铭就是你拍下的那个。也有很多人相信他并没有死,总有一天他还会回来带领不列颠走向新的辉煌。”

“真是精彩绝伦跌宕起伏的故事,这么长都记得下来,不愧是师兄!”

“其实这只是平常传说的版本而已,”楚子航继续说,“而在秘党史的记载,石中剑是一把炼金武器,只有拥有一定血统的混血种才能拔出来,像七宗罪那样。他确实没有死,而是陷入了像初代种那样的孵化。”

“搞什么,亚瑟王是龙?太扯淡了这,倒三观啊!这类神一样的存在竟然和爬行类……你妹啊!”路明非目瞪口呆。

“本来加入了卡塞尔就是要推翻既往三观重新建立的。现在还不确定这次任务和亚瑟王有没有关系,姑且先当做课外普及吧,大概以后你的龙族谱系课程也会提到。”

“你应该把这个当睡前故事讲的我还能不那么在意,”路明非苦着脸,“现在我满脑子都是亚瑟王披着龙皮手持宝剑口喷烈火的画面啊!被洗脑我就不能再心平气和地看关于亚瑟王的动画和电影了!”

楚子航顿了一下,听起来造成的后果好像挺严重的。他略带歉意地挠挠额角:“抱歉,我不太擅长讲故事,尤其是睡前故事,给你造成困扰了。不过接下来我要讲的是真的不太适合当睡前故事。”

“哎?”路明非不愿从知道真相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Elvin他死了。”

“死了?”路明非愣住了。这种转折……不对,重点是任务协助人死了,一个不久前还能联络学院的、活生生的混血种,在这次任务中死了。

“对,死于郊外的一场火灾,目前尚未查明是否是针对性的人为事件。”楚子航起身拿包,找出了今天在庄园得到的遗物,“这些是警方找到的他的最后的东西。”

路明非接过看看,一眼就注意到了磁盘:“这里面有什么?”

“不知道,现在就打开看看。你先去向学院报告Elvin的死讯并请求发一份他的详细资料来,最后让诺玛去约克警局窃出尸检报告。”

“得令!”

 

楚子航打开手提放入磁盘。弹出的屏幕提示:“请输入密码。”他沉吟了一下,Elvin在磁盘设置了密码,说明其中定有重要或秘密的文件。不过在计算机程序破解方面也并不是他的强项,他一下有点犯难。回校后要找找相关方面的书来学学才行。

不过Elvin应该会拼死留下线索才是。保存重要文件的磁盘密码不可能被轻易破解,尤其是从卡塞尔毕业的学生设置的就更难了。密码,数字……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2057,在烧毁房间的门背刻意抹上颜色的数字。可是四个数字可以排列成不同组合共24个,大多数此类密码只有三次输入机会,三次都不正确磁盘里的内容就会被锁定或销毁。密码到底是什么呢?

“路明非,收到Elvin的详细资料了么?”密码一定跟Elvin生活有关,只有极小的可能是随手打的数字。

“已经在传送中,尸检报告诺玛去入侵警局系统了,如果已存入,大概一会儿就拿到了。”路明非拿着笔电坐在床边摘下与诺玛通话的耳机回答。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有种“艾玛我也跻身成为精英狗之一了愚蠢的人类快跪下拜服我吧哈哈哈”的错觉。

楚子航走过来,手撑着柔软的床垫凑近屏幕:“一会儿看看他资料,找找有没有跟2057这几个数字相关联的信息。磁盘有密码。”

“哦哦,了解。偷看,啊不,查看别人的经历资料我最喜欢了,不过,”路明非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位置让自己的头离楚子航的脸远一点,在那里可以清晰闻到从楚子航衣领中传来的味道。也许平时对于一些暗恋楚子航的女生们会脸红心跳,但现在他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提出一些异议,“师兄你下午到现在这段期间都遭遇了什么呢,你身上有很大的味道……像很浓的焦味,莫非你去英国厨师的厨房里逛了一圈?”

“不,是去烧死人的事故现场逛了一圈。”楚子航迅速纠正,也直起身体离开路明非好几米远。“很难忍受么?晚上我还想和你再去一次现场,现在洗澡也是白洗。但是如果你真的很难忍受的话,我现在也可以去洗个澡。”

“倒也不是难以忍受,只是比起呼吸约克夜晚清新的空气困难而已。”路明非换了个委婉些的说法。

楚子航了然:“资料你先看着,我去洗个澡。”

“好。”路明非点头。不愧是雷厉风行杀伐果断说洗就洗的师兄!

浴室里很快传出了哗哗的水声。这边路明非的电脑也已收到了Elvin的详细资料。他垫了个靠枕在床头,舒舒服服地靠着放平双腿像睡前看小说那样看起来。

“啧啧,小子不错嘛,毕业绩点还挺高的,是个好学生。唔,2057……生日是85年6月,不对;宿舍……B楼302,不对;电话号码是……哎哟我去,女朋友挺漂亮啊!”路明非突然发现一张Elvin生前与女友的合影——心想学校系统真是太可怕了连别人谈恋爱也有记录——两人都金发蓝眼,笑容灿烂,眼中的温暖爱意连他一个旁人都看得出来。死得最可惜的就是这种家伙了,成绩好,老婆有,家庭幸福,不愁吃穿,如果还活着,说不定几年后会生出一个肉呼呼圆嘟嘟的金发蓝眼小爬行类,再过几年这小爬行类还会口齿不清奶声奶气地喊“Daddy”……他忽然挺为Elvin感到心酸的,如果像自己这样的屌丝死了估计倒不会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但想Elvin这样的男人死了,也许对某些人来说,女朋友啊父母啊什么的,他们的整个世界就塌了。

但是这世上从来就不分什么“死得可惜”、“死得不可惜”,“应该死”、“不应该死”,只有“死了”和“还活着”这两种状态而已。

看了大半资料都没什么有用的线索,除了知道这是个学习生活工作道路都挺顺利、其他各方面都平平淡淡、生命中最大贡献就是这次任务前发现三代种线索最后还为此送命的普通学长外,别的似乎就没什么了。路明非又不敢消极怠工,只好耐着性子一路扫到最后,看到一份结婚申请,跟以前看到的恺撒那份差不多,最后结果是“经过校委会慎重审核,同意Elvin·F先生与Mary·J小姐的结婚申请。”通过时间是2007年5月2日。

等等,2007年5月2日?

路明非一拍大腿,高声嚷嚷:“师兄师兄!我发现了!是0752啊!”

水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楚子航穿好衣服带着湿漉漉的水汽走出浴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路明非岔开两腿姿势不雅地靠躺在床头,肚皮上搁着笔电,龇牙咧嘴地嚷嚷“找到了”。

他顿了顿站在浴室门口对激动中的路明非说:“我不是很介意你这个姿势,不过这样我和你一起看会比较不方便,除非像你这么似的躺着,介意么?”

路明非得意忘形中老老实实盘腿坐直在床中央。楚子航拿过自己的笔电也盘腿坐上了路明非那张临时添的床。“你怎么知道是0752的?”

“他和他老婆结婚申请通过的日期是07年5月2号,这儿写着呢你看。”路明非指着屏幕上的结婚申请书给楚子航看。

“好,我试试。”楚子航输入这几个数字,突然问了句:“你还能闻到味道么?”

嘎?路明非愣了一下,凑过去闻闻。鼻腔里充满了沐浴液的清香,和楚子航一直以来都有的固定的味道。他摇摇头:“没了,我凑那么近都闻不到那股焦臭味,只闻到沐浴液的香味和师兄你的体味。”

“体味?”楚子航表情变得很奇怪。自己向来洁身自好爱干净爱整洁,怎么会有体味?

“不是臭味啦,”路明非耸肩,“每个人身体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气味,女孩子那叫体香,师兄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说你体香吧?”看到楚子航还特意嗅了嗅肩头,突然觉得太戳笑点,不知道学校那帮家伙看到万年面瘫也会很在意地闻自己有没有味道会怎么想。

“一般来说自己是闻不到自己的体味的,很奇怪的,虽然我们接触不多但偏偏师兄你的味道我竟然记得住。”

“什么样的?”

“说不清,很强大很牛逼很有安全感很扎实的气味?总之是妹子们都喜欢的那类。”

楚子航顿了一下,尴尬地咳了两声,不知不觉继续了这个奇怪的话题真是糟糕。视线移回屏幕,却看到屏幕上窗口提示:“密码输入错误,您还有两次输入机会。”

“啊?不应该啊?”路明非疑惑地抓抓脑袋,“真的只有这个信息和2057这几个数字有关啊。”

楚子航想了想,改成了“5207”。“叮”的提示声,文件打开成功。

“我擦,师兄你怎么做到的,为啥还要换个顺序?”

“西方人写日期的习惯是月日在前,年在后。刚刚我们都忽略了这一点。”楚子航简洁地解释道。

磁盘里只包含了两个文件夹,一个标示着“E.M”,一个标示着“York”。显而易见“York”文件夹是他们所要的,楚子航双击打开,是一个word文档,里面写的似乎是Elvin的任务日记。

“8.2.2012  伦敦

听说约克镇约克大教堂旁的步行街在晚上出现了金属消失的奇异现象,也许和混血种有关,英国分部让我去看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按照习惯我还是留个记录吧。明天动身。

8.3.2012 约克

这事情发展好像复杂起来了。金属消失的现象不是一天两天,而共同点都是在教堂唱诗的那天晚上出现这样的现象。修女告诉我只有周三和周五才唱,唱诗和金属消失有什么关系?约克也没有混血种记录。还有那个石棺上的墓志铭和亚瑟王是一样的。我又想起小时候看的《亚瑟王之死》了。”

“师兄师兄,金属消失,这不是和上午那个什么David讲的一样么!今天我去约克大教堂的时候,听见唱诗了,说明今天晚上一定会有!”路明非指着屏幕拍拍楚子航。

楚子航这才想起晚上确实约了那个像小丑的家伙,David,去“捉鬼”来着。去庄园精神一紧张,差点给忘了。点点头,他示意路明非继续往下看。

“8.6.2012 约克郊区约瑟夫庄园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就是想不起来。今晚大雨,装作旅客住进这个庄园。我敢肯定它就在这个庄园里。

希望升起之时,最圣洁之处,吾视即为真理。谨记。”

这是最后一段记录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

“就没了?这神神叨叨的什么玩意儿最后这句。”路明非嘟哝着,没看明白这所谓任务日记到底有什么价值。

“就是在这天晚上,他去的那个约瑟夫庄园起火了,无人幸存,包括他也是。所以,这相当于是他最后的记录了。我今天就是去了约瑟夫庄园拿的遗物。”楚子航微叹了口气,面对同伴的牺牲,任谁也会忍不住惆怅,尤其是手上还拿着他的遗物的时候。

“唔,有什么发现?”路明非这才注意楚子航似乎没有说到今天下午的收获。

楚子航摇摇头:“有警察跟着,不好行动。今晚David那儿捉鬼结束,我跟你再去一次约瑟夫庄园。”

“等一下,你,和我?我们两个?夜深人静的?我们跟David约的可是十点哎!”路明非有些呆,为啥自己也要一起去?独行侠楚子航同学的华丽转型从路衰仔开始?

“嗯,就是要趁着晚上他们警惕下降。我需要有个人望风,警察守着不太好办。”楚子航揉揉眉心,看来今晚要熬夜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说不定还要通宵。“对了,路明非,你的言灵是什么?如果这个问题太唐突,你可以不回答。”卡塞尔里大多数人的言灵都是保密的,只有比较亲近的人才知道。比如他的君焰,也就只有那么几号人知道三好学生楚子航的言灵是造成多起恶性事件的罪魁祸首。

“呃,”路明非摸摸鼻子,为什么他们就是固执的不相信“S”级真没言灵呢……不过刚刚路鸣泽才给了他一个,就这个充数吧,按照小恶魔给的东西绝对不是没用的这一常理,莫非给他这个言灵就是为了应付师兄的问话?“是那个什么,冥照吧。”

“冥照?”楚子航转脸正视路明非,“这就更需要我们一起去了。使用冥照就能在庄园内很自由的行动,搜索范围也更广。”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路明非愣愣地听着,反正他也不明白咋用这什么冥照,小兵听首长指挥就好。

楚子航点点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路明非看,“其实刚刚看你拍的照片时我就有一点恶心,跟在Elvin死的房间里看天花板的感觉一样。我也把天花板拍下来了,你看看。”

“嗯嗯。”路明非接过一看,还没仔细瞧清楚,就又出现了下午在教堂的耳鸣眼花感,暗骂“我操”就眼前一黑,在内心不断咒骂中晕了过去。

 

“路明非?路明非?”

路明非恍惚听到楚子航的声音,随即是脸颊上火辣辣的刺痛,接着是人中被按压的感觉。脑袋清醒了些,努力想睁开眼睛却仍是徒劳。

“路明非,你醒了么?”路明非听出楚子航的声音里隐隐含着一丝焦灼,很想开口答“醒啦醒啦”然而嘴巴不受控制。脸颊上又是一巴掌,然后他感到嘴里有冰凉的辣椒油灌进来。

很好,这下他的意识回来了。

“咳咳咳咳……”路明非挣扎着醒过来,抹了抹嘴边的辣椒油,眼泪都呛出来了。泪眼朦胧中,对上楚子航暗如深渊的双眼。他发现自己好像躺在楚子航腿上。

楚子航一把把路明非从腿上拉起来,用力拍打路明非的背后帮他缓缓:“路明非?听得见我么?还好吗?”

“我靠……很痛啊师兄!打人不打脸,本来就长残了现在肿了不就更……”路明非喘着粗气哈嘶哈嘶忍着嘴里辣椒的灼热感,摸摸脸颊小声抱怨,“还灌辣椒油,我靠这也太损了严刑逼供呢吧……”

“对不起,”楚子航看着路明非一边扯衣领扇风一边张大了嘴呼吸减辣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递上一张纸巾和床头柜刚刚给路明非拍额头用的冷开水,“你晕了怎么弄也弄不醒,我猜想大概是有意识但没法控制身体,就只好用辣味来刺激你的感官。”

路明非接过纸巾擦干净辣椒油和喷出的口水再灌下几大口凉水,感觉才缓过劲来。无力摆摆手,“唉反正我也没被呛死,师兄当你欠了我个人情啊。”

楚子航点点头:“好。”

“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路明非瞅瞅楚子航面无表情的脸总觉得得寸进尺不大好。

楚子航没有回答,直接转移了话题:“这么说你这是第二次晕倒,我也是第二次感到恶心,说明这里真的有些什么。”

“我还没仔细看你照片上有啥呢。不过我们两个都有反应晚上去怎么侦查啊,要是一起躺尸在这个什么鬼房间里咋办?”路明非对今晚捉鬼后的约瑟夫庄园侦查活动表示由衷的担忧。

“你的反应更大,不要直视那里,我来就好。做好心理准备,我能忍得住。”楚子航整理了一下被突发事件弄乱的床,重新抱起笔电看Elvin的磁盘文件夹。

“这个 ‘E.M’是?”路明非也凑过来。

楚子航点开。有一些Elvin和他的妻子的照片,还有一个word文档。文档是Elvin给Mary留的信。

“亲爱的,

见信如晤。

我现在在执行一个任务,但总有不好的预感。虽然这个任务学院评判的等级是B,我也有点担心能不能完好的回去见你,索性就先写好遗书,总比万一临时出什么事什么也没有留给你知道。我也希望你没有看到它的机会。

当然任务细节我不能告诉你啦,学院的规定你也知道。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也不要太伤心,但是就算再嫁也不要嫁一个比我差劲的男人!

还记得那块金表么?那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个情人节礼物。其实在中文里钟终同音,当礼物送不太好,不过我还是收下了,第一个情人节礼物呢!后来我在上面刻下了我们名字的首字母,你找得到么?

……”

路明非没看完,他英语阅读的速度没有楚子航快,这封信被楚子航关掉了。

“看来这是Elvin给妻子的遗书,偷看别人的遗书不太好。”楚子航淡淡的说,努力不去想象Mary看到这封信的反应,“发回学院给他们处理吧。”

“哦哦,”路明非鸡啄米似的点头,偷窥别人隐私还上瘾了,他自啐了一把,“师兄我们要不要也留一份啊?万一我们也像Elvin……”

“没必要。”楚子航语气莫名的冷硬,“别想太多。他只是一个人,这次我们准备充分,而且两个人有照应。我也不会让级数比我低的你死在我前面的,以前我就说过了。”

路明非缩缩脖子,不写就不写嘛,突然这么强硬,这转变得也太快吧刚刚那种爱护师弟拯救昏迷的师弟的温馨气氛去哪里了!反正他就算写,也不知道要写给谁,还不是为了师兄家里面考虑。

楚子航把磁盘文件拷贝传回给学院后关上笔电,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转头对路明非说:“休息一下补充睡眠养好精神,到十点我们就下楼找David,捉‘鬼’,今天可能会弄到很晚。”

 

Part 7

评论

热度(35)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