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The White Night of York(四)

Part.4

尽管刚才下了雨,约克大教堂门前依然人流不息。路明非摸摸兜里还有些钱,想着横竖也是瞎转悠,不如进约克大教堂里逛逛,然后在里面随便找个犄角旮旯竖起两个手指做出“V”的手势顶个傻逼兮兮的笑容拍张照,也算是“路明非到此一游”的证明。龙族谱系的学生找线索遗迹首先到当地宗教气息浓厚的地方考察其实也实属正常啊!

 

反正经费回学校也可以报销,不如公款旅游旅游。

 

虽然这么说,路明非还是心虚了好一阵,以至于掏钱买票的时候探头探脑显得尤为贼眉鼠眼,售票员都警惕地看了他好几眼。

 

 

跟着人群从侧门进入,入目是一个光影斑驳的大厅,彩色玻璃折射的日光映在满厅游客脸上,影影重重,透出一股陆离神秘。路明非仰高了脖子望着厅顶的彩绘,玛利亚搂着光溜溜的小婴孩,嘴角噙着的笑怎么看怎么富有深意。厅一侧高悬钉在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低着头俯视,神情肃穆而悲悯。路明非站在低语的人群中,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压抑。

 

顺着人流走,大厅末端有一个昏暗的回廊。路明非朝里看看,心里一喜,没什么游人。他满意点点头,够安静,是歇息的好去处。转进去,他背着双手像悠闲的老人家在公园里散步般慢慢踱着,忽然眼前金光一闪。

 

卧槽,好大一块金帛挂在左侧墙上,亮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

 

金帛旁边贴着“NO TOUCHING”,他左右看看,嘿,没人看到他!于是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轻轻地,即将贴上金帛的那一刻……

 

“嘿,哥哥,这个可是纯金丝做的,碰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哦。”饱含戏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路明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赶紧缩回手指退了一大步,转脸看见路鸣泽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墙根,还是那身一丝不苟的黑色小西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活像要参加谁的葬礼。

 

路明非现在一看到路鸣泽就心惊肉跳,一般小魔鬼会出现,不是他正处于危险中就是即将有危险了。 

开玩笑,这可是拿命跟他玩儿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告诉你别动不动打老子灵魂的主意,我可是,可是有师兄的人!”路明非被吓得煞白了一张脸,瞪着路鸣泽。靠,这个神出鬼没的小鬼怎么看怎么邪恶,尽管笑得一脸纯洁真挚,但他知道那里子还是一副阴险的嘴脸。 

路鸣泽不屑地咂了咂嘴,“师兄?你是说楚子航?他可能连自己都保不住,还管得上你这个怂蛋?”他一步步走出墙根的阴影,黑亮的小皮鞋敲击着地面在空荡的回廊里发出清脆的回响。路明非这才注意到整个教堂其他的游客似乎都不见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别逗了哥哥,自欺欺人有意思么?别忘了我一直对你说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爱你的啊哥哥。不久的将来,即使你不愿承认,你也会发现的。” 

路明非攥紧了手朝他翻了个白眼,又来了,好像不告白会死似的。“是是是,我知道你最爱我,我没有你会死,行了吧?现在最爱我的弟弟,告诉哥哥你找我有何贵干啊,是危险预报呢还是售后服务?先声明交换灵魂什么的我可不干啊,非初代种那样不开挂搞不定的要我拿命去换,免谈!”

 

路鸣泽歪了个脑袋神色不明地盯着他,冷不丁问一句:“如果是楚子航有危险呢,让你拿一点点灵魂去换,你愿意么?” 

“靠,他是我谁啊他,我干嘛要拿我的灵魂换一个面瘫?”路明非哼了一嗓子,对上路鸣泽似笑非笑的眼气焰顿时矮了一截,“好吧好吧我承认……既然只是一部分灵魂可以救活一个人,我又不会死,那怎么想怎么赚嘛。总比我还留着半条命然后为数不多的还能罩我的家伙挂掉好啊。”他叹了口气,怎么说楚子航也是豁出过命——虽然不全是为他——帮过他的人,如果牺牲一部分自己能救师兄,其实他咬咬牙也可以干了。

“干嘛突然提到师兄,他真的有危险?” 

路鸣泽没理会他,原本微微勾起的嘴角渐渐垮下来,“哥哥,”他轻声道,“你这样,都变得不像你了。你以前从来不会为了这样一个低贱的混血种做出这样的牺牲。哥哥,到那一天,你还会心甘情愿地遵守誓约登上王座么?” 

路明非听到“低贱的血统”心里不舒服了一下,不知道如果高傲如楚子航听到这样的评价,脸上是怎么样一种表情。——应该,还是那样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然后眼里渐渐凉薄下去吧?莫名的他畏惧这样的师兄,就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不悦地拧起眉毛,他抓过路鸣泽的脸捏了一把,“给你绕了半天我都忘了我要问什么,快说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路鸣泽退一步躲开,揉揉被捏疼的脸,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好像刚刚那严肃悲伤的家伙跟他无关似的。“真是的,这么久不见哥哥你就一点也不想念我,我一定得是有事才能来找你么?” 

“有事快说,没事快滚。”路明非面无表情。 

“哥哥你真绝情,没办法,谁让我摊上你这么个客户。”路鸣泽摇摇头,“我就是来告诉你,你们这趟任务有危险,刚刚说楚子航可能会死,不是骗你。看哥哥你这么关心别人,再嫉妒我也只能给你们提示啦。”

路明非一呆,“诶?你的意思是,师兄真的会有危险啰?为什么?剧透一半很不道德啊喂!”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他真的会拿一点点命去换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当然,如果要以命抵命的话还是算了,他还没无私到那个地步,他们也不过就是共同出过几次任务的关系而已。他大概只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默默地捧着一束黄菊到墓园敲敲楚子航的墓碑然后叨上几句“师兄啊师弟我又来看你啰这一年你一定很寂寞无聊吧”之类的话。 

“越接近真相就越接近死亡呗,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是一样啊。不过就现在来说你还有我这个二十四孝弟弟保驾护航,目前还不必太担心你的生命,好好考虑什么时候跟我做个交易就行啦。”路鸣泽耸耸肩,亲切地拍了拍路明非的臂弯,“所以啊哥哥,弟弟比师兄更可靠哟。” 

“可靠个屁,”路明非叹了口气,“至少楚子航不会时时刻刻想要我的灵魂。” 

路鸣泽不置可否。朝路明非招招手,他走向回廊一侧的几个大理石质地的方形体旁,拍拍大理石抬头看向路明非:“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路明非摇摇头,莫非不是装饰用的而是给游人休息用的石凳?

“是历代教皇的石棺,里面有真正教皇的尸体呦。”路鸣泽微笑指指石棺上方,路明非这才注意到上方是一个半倚着的、衣着华丽的石像,仔细看看脸庞还挺棱角分明年轻英俊的。 

“来来来,过来看呀。”路鸣泽对他勾勾手指,活像在逗小狗。 

路明非撇撇嘴过去,弯下腰低头看了看石棺上的碑,“这写的啥……呃,Artorius,阿……阿托利斯?怎么,有什么问题么?”他茫然回过头想问问路鸣泽,却发现四周都没有那小鬼的身影。 

“什么嘛,又是说话说一半,想给提示就把话说完啊,又不是在玩RPG。”他嘟哝了一句,又低头看向石碑。“不过这墓志铭好像不是英文,真奇怪,英国教皇还有不用英文写墓志铭的道理?”他想着,手指划过石碑上一行刻得工工整整的字母。

“Hic jacet quondam Rexque futurus.”没看懂。 

突然他觉得脑仁深处传来一阵疼痛,文字好似开始扭曲出花纹,组成的一些画面飞快闪过眼前,巨剑插在水中央的石墩,流血的右手搅起波涛,嘶吼的战马长出骨翼,阴沉的天空滑翔过压抑的黑影,巫女在祭台上疯狂的舞蹈,冰冷的铁器指向绝望扭曲的少年…… 

见鬼了,灵视里还能出现灵视么?这是路明非眼前一黑时最后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路明非才被路过的修女拍醒。

“先生,先生?你还好吗?”

路明非迷迷糊糊醒过来,只觉全身酸痛,只勉勉强强对修女笑一笑:“没事没事,真是抱歉哈挡了你们的道。”

慢慢爬起来后,他摸摸后脑勺,回想了一下晕倒前的画面。对了,灵视!他连忙摸出手机蹭到刚才的石碑前,也不敢看,囫囵着就拍了一张,寻思着与楚子航汇合时给他看看。他想起一年级时,叶胜和亚纪好像也从青铜城传回来一些照片,当时看那些照片时不舒服的感觉和刚刚的有些类似,只不过没那么强烈罢了。也许是因为一个是照片一个是亲眼看到吧。这么说楚子航若看了刚才他拍的照片,应该也会没事。

这么想着,他又眯起眼睛看了看手机屏幕,iPhone像素挺高的,他还能看清那行字母周围刻的一些歪歪扭扭的花纹呢。

等等,花纹?

他立刻放大照片仔细看那圈花纹,才惊讶地发现那不是他所以为的花纹,而是他在卡塞尔除了中英文外接触的第三种文字。

妈的,那是龙文啊!

他拍拍胸口吁了口气,好家伙,这样也能误打误撞找对门路。大概路鸣泽想让他看的就是这个。臭小鬼,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路明非挠挠头,左右看了看,游人差不多也散尽,他也不敢再在这诡异的据说还躺着真正死人的地方久留,便拍拍身上的灰向外走去。还是去光明一点的地方打发时间才是正解!

此时已接近下午五点,教堂唱诗班开始进行黄昏的祷告,轻缓悦耳的齐唱歌声从布教堂传来,给逐渐冷清的教堂添上一抹庄严圣洁的色彩。路明非又一次隐隐有些头晕目眩,暗骂见鬼,加快脚步跑出侧门。到了门外,扶着康斯坦丁铜绿色的石像微微喘气,抹抹头上冒出的冷汗回望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色的约克大教堂。

这个教堂,果然透着一丝不寻常的诡异啊。


Part 5

评论

热度(36)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
  2. D.H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