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The White Night of York(三)

Part.3

用完午饭结了帐后,两人走到了大街上。

“接下来要干什么?”路明非毫无形象地伸了个懒腰。午后的阳光晒得他懒洋洋眯起了眼睛,真是一个适合午觉的时间点啊。

楚子航低头看了看手中打开的iPad,上面有关于任务的描述。“驻英专员的报告上说异象出现在约克郊区的一个村庄里,我们需要去那个村庄看看。驻英专员叫Elvin,他应该一会儿会来与我们接头。”

“挺像地下党交换情报的……在哪儿?”路明非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一幅穿西装戴黑超的持枪冷漠男人板着脸把一黑箱的钱递给同样严肃的他们说“款全在里面对象已了结”的画面。

“约克大教堂侧门。我们现在过去吧。”楚子航示意路明非跟上,向约克大教堂走去。

 

在步行街口,他们看到了一个踩着高跷来回走动的男人,穿着黑色长袍,脸上涂得惨白,头上还戴着顶高耸滑稽的帽子。他身上挂着块木牌,写着“Ghost!”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

楚子航本就是个不愿凑热闹的性格,但看到路明非一脸不加掩饰的好奇,他还是看了一眼被围在人群中那个奇装异服的男子一眼解释道:“传说约克是众多幽灵出没的故乡,捉鬼活动一直是用来吸引游客的噱头。”

“哦哦。”路明非回了神,才想起楚子航一定不喜欢凑这样人多的地方,略带歉意地投过一瞥,正待迈步一起离去,却又猛地抓住了楚子航的手臂:“等等,师兄,你听!”

“……是的,没错,这确实是在捉鬼,”是那个奇装异服,听声音是个年轻人,他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对围着他的紧张又好奇的年轻女游客说,“不是吓你们,你们知道吗,这段时间晚上的街上常常有奇怪的现象发生……”

“呀啊……!真可怕,参加这个活动会有危险么?”年轻女孩们被吓得一阵尖叫,纷纷提出疑问,一副想报名又害怕的样子。

奇装异服莫测地看着她们诡奇一笑:“大概,也许,谁说得清呢,女士们,难道如此刺激的经历还不值得用美丽的生命去试一试吗?”

路明非与楚子航对视一眼,奇怪的现象?

楚子航上前几步走入人群,对奇装异服说:“抱歉打扰,请问我能问问是什么奇怪的现象么?”

奇装异服上下打量他一眼,又一次嘿嘿诡异一笑:“为何不自己来看看?”

楚子航没搭腔,只是坚持着与他对视。没有确切信息与把握的事他向来少做。

很快奇装异服败下阵来,如实相告:“晚上时常会有奇怪的撕裂声,一些商店的金属招牌也会莫名其妙地自己动起来然后消失。我是住这条街上的,家里窗户的铁栅栏这个月已经消失两次了。”

“加入你的捉鬼小队需要什么条件?”

“每人十英镑就够了,看你也是对探索异象感兴趣的人,就不收了,搭个伙夜里一起探险吧。”奇装异服到底也是个年轻人,有一股冒险的天性,能找到伴一起探究困扰他一个多月的神秘现象也是好事一桩。

    楚子航看向路明非,后者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他便又转向奇装异服,“我的朋友和我一起。”

“行,”奇装异服爽快点头,“晚上十点在这里碰头吧。我叫David.”说完,他伸出一只手。
     “楚子航。”楚子航简短地同他握了握手,偏头点向路明非,“他是路明非。”
     路明非赶紧上前也与David握手,“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David冲他友好笑笑。
     其实路明非一开始听David叙述的时候心里发怵,听着可灵异,万一真是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但在看到楚子航眼神询问他的时候他又蓦地生出一股豪气,他大爷的,这时候退缩放任师兄一个人去冒险那他还算不算男人!他隐隐有些感激楚子航并没有把他看做是累赘,说些什么“你不行的让我来吧”这样的话,而是平等地看作一个可以共同任务的搭档。他相信以楚子航的能力一定不会有事。
万事有师兄,啥也不用怕!

 

 

告别了David,他们继续向前,来到了约克大教堂的侧门。

虽是侧门,却也有不输正门的恢弘门口。高大的象牙白石柱旁是一片碧绿的芳草地,草地边缘有一尊石像,由于年代的久远隐隐有些发绿。那也许是一个皇帝,斜倚在一张榻上眼神深邃地看向街道对面。

“Constantine,康斯坦丁。”楚子航注意到石像座上刻着一排字母,雕像的名字,拼读了出来。

路明非抽了抽嘴角,这个名字可给他留下了不怎么美好的记忆,他无法忘怀那个男孩那双直勾勾寻找哥哥的眼睛。他仔细端详了一会雕像,五官方正,神情肃穆。还好,不是那个清秀的康斯坦丁。

“这个是罗马皇帝康斯坦丁,但愿与青铜与火之王之一康斯坦丁的重名没什么关联。”楚子航显然也想到了。

在雕像旁等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闲聊,路明非心里暗赞楚子航竟然有耐心接口他习惯性的白烂,尽管大部分只是淡淡的“嗯”“哦”,但路明非觉得他没有敷衍。他想,其实师兄也没有看上去这么不近人情。当然,这点他几年前被楚子航强行插手同学聚会时就深有体会。

等了有十来分钟,两人开始觉察出不对来。

楚子航抬腕看了看表,皱眉:“超过约定时间已经有近二十分钟了。”他是个守时的人。

路明非看了看任务描述中Elvin的照片,确信自己这十几分钟里没有见过这张脸。“应该没多大可能会错过……吧?即使我们没看见,我被对方忽略还无可厚非,师兄你这么鹤立鸡群辨识度极高的任务不可能不被认出来啊?”

他们面面相觑,希望别是最坏的猜测。

楚子航打开学院通讯器呼叫诺玛:“派英任务专员楚子航,请求联络驻英任务专员Elvin。对方已超过约定接应时间二十分钟,可能情况有变。”

“明白,”诺玛干练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五分钟后将给与答复。”

 

焦躁担忧中的等待是漫长的,隐约的不安滋生,在沉默中慢慢发酵。路明非隐约已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只希望自己的预感别准得跟女人似的。

英国的天气说变就变。几分钟前还晴空万里阳光明媚,这会儿却忽然阴云密布起来。很快,一粒凉丝丝的雨滴落在路明非的鼻尖上,透出沁骨的凉意。他抖抖肩膀把外套的兜帽戴上,该死的,明知英国多雨他竟然还忘了带伞。

楚子航从单肩包里掏出一把伞,淡淡扫了一眼狼狈的路明非,撑开伞:“在英国要记得伞不离身。过来吧。”

路明非立刻点头如捣蒜,缩着脑袋冲入楚子航的伞下。

四围是泠泠的雨声充斥耳畔,路明非觉得这么站着什么也不说怪尴尬的,正想拉扯起什么话题,忽然楚子航的通讯器响了,打破了约克街头的雨中伞下片刻沉默。

楚子航接通诺玛。“诺玛?”

“Elvin处于通讯阻断状态,无法定位。”

一旁听着的路明非心里一沉。虽然他成绩不好,至少也出过几次任务拿过GPA4.0,为了保命他的执行专员任务须知手册内容记得比课本还熟:在外执行任务的专员,非紧急特殊状况严禁关闭通讯定位。

通讯定位,那是即使吃饭洗澡甚至在床上泡妞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都要开着的,一旦学院召唤无论何时何地就算是提着裤子都必须回应。而对于卡塞尔的专员们来说,紧急特殊状况没几个,无非就是被监视,通讯器被意外破坏或屏蔽信号,或是……死了。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不大乐观啊。

“现在执行部有最新指示,Elvin要找到,收集线索任务也要继续。”

“明白。”楚子航沉吟了两秒,回答。

挂上通讯器,楚子航看向路明非:“你认为如何,分头还是一起?”

路明非腹诽你才是专员问我干嘛,但为了自身安全起见——找失踪人员这么危险的事他绝对、毫无疑问会拖后腿——他还是谨慎回答:“呃,分头吧,我,我还是收集线索比较合适。”大不了去哪儿随便逛一圈然后汇报没有发现任何不明情况就完事,反正他不靠谱这是众所周知。相信楚子航还会再收集一遍,靠他完成任务才是正解。

“好。”楚子航点点头,伸手拍拍他的肩,“我相信你。”

莫名其妙就被赋予了厚望还真是……被精英师兄鼓励了一下,这应该算一种殊荣?但他全身上下的不自在是闹哪样……路明非摸摸后脑勺打了个哈哈。抱着随便逛逛的心态再被师兄赋予着信任真是愧疚,他心想那还是努力逛出点名堂来好了。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他让楚子航撑伞把他带到教堂窄小的屋檐下躲雨后,两个人便分道扬镳。楚子航去寻找Elvin的下落,路明非留下收集线索。


Part 4

评论

热度(28)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