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The White Night of York(二)

Part.2

坐上巴士晃荡近一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约克镇。
    不过是早上九点多的光景,街道上依旧是冷冷清清。不知是不是过了上班高峰期的原因,只偶见几个路人挎着包行色匆匆地走过。
    路明非紧紧身上的外套,被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在车上又培养起的倦意被驱散得一干二净。他眯起差点被吹出迎风泪的眼睛,看向马路对面的几堵老旧城墙,坑坑洼洼,老旧不平,透着一种沉重的历史感。“你看师兄,那些墙挺像以前那种战壕的,还有墙洞。啧,这要做成旅游景点一定很赚。”
    楚子航闻言抬头看了看城墙,思索了一下:“你知道约克是由谁建立起来的么?”
   “唔,难道不是英国人?”
   “是维京人,来自北欧的海盗。‘维京’在北欧语中意为‘旅行’,他们是一群一直在     不停流浪的海盗。史料记载,在八世纪以前,欧洲一直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直到公元八世纪,维京人突然开始入侵欧洲,大肆掠夺财产,尤其是白银。就在那时,他们为建立侵略根据地,于是聚集在这里,逐渐便建立起了约克。那些城墙,就是他们防御外敌用的。”
    路明非一听到“北欧”两个字就头疼,这个词在他的龙族谱系课上被频繁提起。“别告诉我维京人也和那堆爬行动物有什么关系。”

楚子航面无表情地给路明非泼上一瓢冷水:“还真有关系。其实维京人应该是混血种的一个分支,由于血之哀带来的孤独感聚在一起四处漂泊,以减轻这种与生俱来的血液中的感情。他们坚信死亡不过是去另一个地方旅行,狂热于白银财宝,这些都符合龙族的特性。后来他们入侵欧洲的步伐在十世纪又突然停止,多半是遭到了教会中性质和我们差不多的教徒的分化与屠杀。”
    路明非扶着额头哀叹:“这些该死的爬行动物还真是无处不在。”虽然他自己也是爬行动物中的一个。
    楚子航点点头,率先迈开步子向前走去,路明非在后面抓抓头发,认命地扛起行李跟上。
绕过城墙拐了几个弯,本来以为安静冷清的城市忽然热闹了起来,一幢宏伟的哥特式建筑赫然出现在眼前,令人从心底油然生出一股庄严的敬畏感。这是一座教堂,米白的外壁高高耸立,嵌着一些样式古老的铁窗。一些小巧的看不出是什么的铜像镶在乌黑的窗棱边,圣洁而肃穆。教堂正门人满为患,都是些排着长队等待入内参观的游客。
   “York Minster,约克大教堂,基督教的世界两大圣地之一。或许安顿下来后,我们有必要进去看看。”正当路明非仰头看着尖顶脖子感到酸痛时,楚子航说。

 

他低下脖子揉了揉,一脸不明神色看着楚子航:“师兄,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度娘附体?要不要这么逆天啊!”
    楚子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只是习惯在任务前了解一下背景资料。旅游旺季,学院只能订到旅店,就在前面那条步行街,动作快点。”
    路明非暗地里撇了撇嘴脚,这个“只是”“习惯”果然是楚精英的风格,真不明白自己被安排协助楚子航任务的作用是什么,陪衬他有多么能干的小绿叶么?想归想,路明非还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去向不远处熙熙攘攘的步行街。

 

旅店人来人往,略显嘈杂,果然是旅游旺季,也难怪卡塞尔那样一个高富帅满地爬的学院也只能为他们订到旅店而非酒店了。

路明非扛着行李走进他的房间。不大,但温馨。果然很有英国节俭传统的风格。然而在把包放上行李架后,他的鼻端飘入一股轻微的霉味。循味而去,发现由于常年潮湿的天气,木质窗台的的一角隐隐有些发霉。他咂咂嘴,原来国外也有这样偷偷把瑕疵藏起来的现象么。本着顾客就是大爷——他是无神论者不信上帝——的想法,他打算打个电话去前台使用一下大爷的权利。

“你好,我是X房的Lu。我这儿的窗台有些发霉了,处理一下呗?”

虽然有掩藏房间瑕疵的小动作,但旅店还是秉承了国外酒店一贯优良的服务传统。“好的,我们马上派人上去看看。”

路明非反倒还愣了一下,其实他就是想装装大爷和前台聊聊,练练一口不怎么使用的不正宗的美腔而已,结果旅店这么敬业。

没过一会,果然有服务生恭恭敬敬地上来了,看了看发霉的地方,给旅店所有者打电话低语了几句,面露歉意道:“出了这样的问题我们非常抱歉,先生,如果是平时我们还能给您换个房间,但现在房间已经住满了,您看看能不能将就一下?我们会给您提供的相应折扣。”

其实路明非倒不是很介意霉味不霉味的,又不是度假,他也不是挑剔的小姑娘。而且在卡塞尔他的宿舍里,两个大男人几天不洗的臭袜子脏衣服出现的几率极大,他坚强过人的鼻子早就习惯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味道。不过能得到折扣自然是好的,如果是直接返还现金给他而不是学校的话。

正好楚子航此时正从旁边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看到路明非房门开着,便进去看了一眼。

“怎么回事?”

那个敬业的服务生又一次饱含歉意地解释了一次。楚子航思索了一下,面色淡淡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给旁边我房间添一张床,这个房间我们退掉,定金现金返还给我们。这样听起来过分些,不过顾客被打扰的心情应该不是金钱可以弥补的,毕竟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这样可以接受么?”

他的目光灼灼,直视服务生的脸。路明非总觉得那气势就像是那服务生敢摇摇头就拔刀子似的。

那服务生也确实被看得连连点头,给前台挂了个电话商量了一会儿。很快一张简易折叠床便被送到了楚子航的房间与大床并排,本就不大的房间因此显得更拥挤。服务生再次对路明非要睡这样一张简陋的床深表歉意,连连表示定金会在退房当天返还。

路明非想楚子航砍价竟然也和刀法一样狠,就这么砍了一个房间还把学校支付的定金纳入囊中,可谓是一箭双雕,还能这么不动神色波澜不惊,果然是狠角色,以后去菜市场一定不会吃亏——如果他有机会去的话。

他把还没有打开的行李又慢吞吞搬到了楚子航的房间,扔到了折叠床上挠挠头,朝楚子航狗腿一笑:“师兄,打扰了哈,我保证我半夜不会打呼噜磨牙齿!”

“我知道,”楚子航并没有看他的狗腿笑,只自顾自地低垂下头打开行李把日常用品放到各处,“那时候我们一起住的那晚你也没有打呼噜磨牙齿。”

路明非闻言心想其实能二次同床共枕也是一种缘分啊,只是不知道如果楚子航听到他这个想法会不会抽刀砍人。

 

安顿下来又向学校报告进程后,已将近中午,高悬的太阳早已将清晨的寒意驱尽。楚路二人一商议后,决定用过午餐再出去探查。

旅店的一楼是一家小小的餐厅,颇有家庭餐馆的感觉。

寻了个两人桌坐下后,很快便有侍者送上菜单。

卡塞尔是德系学院,供应的伙食大多是德国菜,所以路明非还正经没吃过英国的传统菜色。

“试试Fish&Chips,饭后甜点要Waffle配上冰淇淋。炸鱼条是英国最传统经典的菜,你第一次来英国,大概还没吃过。这样的菜只有在这样的小餐厅才更好吃,到大酒店反而吃不到它们本来的味道。”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拿着菜单瞪着一串串花体英文书写的菜名发傻,便忍不住开口提示道。

路明非闻言讪讪合上菜单,心想楚子航这样的千金少爷对外国菜果然有研究,不像自己就一土包子,最爱的也不过就是豆腐脑和油条,还是不要在他面前点菜显出自己的怂了吧。于是他就指指楚子航对端起纸笔等着记录的侍者说:“我和他一样就行。”

侍者点点头,看向楚子航,大概也觉得眼前这位沉稳淡漠的青年才是金主。楚子航淡淡瞥了眼路明非,又随意点了份主食,侍者便礼貌地拿回了菜单离开。

路明非被瞥了那一眼浑身不自在,以前无论被别人用怎样的眼光看待,他装憨扮傻也就过去了,现在却被楚子航这个可能根本没什么含义的一眼瞥得很憋屈。他叹了口气,说:“啧啧,师兄,你说学院为什么要派我这么个怂仔和你一起出任务呢?”明明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纯粹出来公费旅游的闲人一个。

楚子航眉梢动了动,“如果和我一起出任务会让你很为难,你可以在这几天里四处逛逛,我可以尽快独立完成,然后和你一起回去。任务报告你也不必担心,我会署上你的名。”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路明非连忙摆手,谁要敢说出真是为难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洗干净脖子等死,“我只是觉得,我什么忙也帮不上你,称砣属性还可能会拖后腿,只空顶个S级名头,跟你出任务我这不是怕让你憋屈嘛。真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

楚子航摇摇头,沉默了一会儿看向窗外。正午的阳光正明媚,照亮了每一个路人脸上生命的活力。“大概是想,如果我没能完成任务,还有你有资格把这个任务进行下去。”这次的任务等级是A,他也没把握能全身而退。从血统上来说,确实也只有路明非能够独自进行了,虽然具体执行能力还有待商榷。

“呸呸呸,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那我还是宁愿一直躲你后面好了,可千万别倒下啊师兄,师弟我还等着你罩呢!”路明非心里“咯噔”了一下,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奶奶的,怎么好好的突然就似乎往遗言的方向上带了,这发展节奏不对啊!

他生命里的人,能停留下来的本来就很少。陈雯雯不重视他,诺诺是恺撒的,路鸣泽一直想要的是他的身体不作考虑,亲生父母不知道在何方逍遥,芬格尔太不靠谱,如果眼前一直安静地看着窗外的楚子航都不在了……

那他生命中还剩下什么人呢,他默默地想。

楚子航眼里泛起一丝几不可见波澜。他也意识到自己将话题带到了一个太过沉重的方向,但由于语言上的弱势,他也没再开口,只毫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气氛一时陷入僵局。

 

幸好菜很快被送了上来,瓷碟与木桌沉沉的碰撞声打破了两人的沉默,他们心中都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向侍者点头致谢后,路明非如饿狼扑食般抱过了那碟主食掩饰过尴尬,好像很多年没吃晚饭似的。那是一盘淋着鲜红番茄汁的面条。番茄汁散发出的独特酸味让他口中迅速分泌出大量唾液,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挺饿。飞机上的餐饮让他不忍再回忆。

他用叉子叉起一把面条塞入口中,然后面色一僵,碍着楚子航还在对面才强忍着没把嘴里的面吐出来。艰难地咽下去后,路明非才缓缓开口:“……英国人做菜都不放盐的吗?”他嘴里全是酸涩的番茄味,味蕾疯狂嚎叫着对盐分的渴望。

楚子航也在用叉子挑起面条,不同的是动作仿佛是在搞基餐厅中吃着昂贵的牛排而不是简陋的面。“放的,虽然不多。英国人的口味与我们不太一样,忍上几餐习惯了就好,不是每个地方都能找到中餐馆。”

路明非苦着脸看着那盘面嘴里泛酸,全无再吃它的勇气。

 

幸好松软的华夫饼与香甜的冰淇淋冲淡了嘴里那股古怪的酸味。为填饱肚子强忍不适吃完了那盘面,路明非狼吞虎咽地啃着饭后甜点,心有余悸看着盘中鲜红的番茄汁:“下次别再吃这个了,小的承受不起。”想不通楚子航是怎样做到神情泰然地吃下去的。

“好。”任务中从不挑剔食物的楚子航颔首。


Part 3

评论(9)

热度(50)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