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全职高手】长路(叶修中心无CP)

惹!又到男神生日!叶修叶秋森日快乐!

然而并没有实际产出(。用本子稿混更一下……收录在退役合志《火鹤》



……然后没有然后了。(诚意呢

------------------------------------------------------------------------

01.

“沐橙,沐橙!”叶修冲苏沐橙招招手。

苏沐橙放下手中的事疑惑地向叶修走去。第二天就是跟轮回的最终决赛了,晚饭后是各队员用自己的方式放松减压的时间,一般这个时候苏沐橙会选择看看漫画小说逛逛淘宝,不知道叶修这时找自己有啥事。

叶修指指酒店的天台眨眨眼示意跟他上去。

 

六月春夏交接的晚风微醺中还带着一点凉意,吹得人舒服地眯上眼。苏沐橙站在叶修身后看着他抓着栏杆颇踌躇的样子,知道他是有话要说。不过这家伙迟疑的时刻很少见,苏沐橙忍不住忐忑起来。

“跟明天战术有关吗?”

“我要退役了。”踌躇够了叶修倒能突兀地说得云淡风轻。

“……”苏沐橙花了几秒钟来理解这句话。

叶修补充道,“这次大概是真的了吧,也该是时候了。”他转过身对苏沐橙露出点无奈的笑,“可能现在说有点突然,不过如果想赶在明天比赛结束的发布会宣布的话大概也只能挑这个时候了。”

他伸手拍了拍苏沐橙的头,就像对她小时候那样。

 

02.

陈果是全队第二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等等,你是说你打完明天就要走了?”她难以置信地问。虽然一早就隐有猜测,不过听到叶修亲口说出来时还说忍不住红了眼眶。

叶修被她这一泪目弄得哭笑不得,“喂喂,我都不是第一次退役了,有经验,不用担心!”

“谁担心你啊!”陈果忍着眼泪冲他吼道,“我只不过是,那什么,伤感一下我逝去的青春!”

“……”

陈果说她是从第五赛季开始玩荣耀的,也就是说她的游戏生涯从开始的那一刻就一直有“一叶之秋”“叶秋”或者说“叶修”的存在,而这样一个存在说他以后就退役了就不再打比赛了,向来在荣耀赛场上存在感鲜明的人就要走了,任谁都会生发许多惆怅,更何况是从他决定复出起就一直陪着一步步走到决赛的今天的、即使当了老板也依然是叶粉的陈果。

“怎么这么急?我们等到夏休转会期再宣布也可以的。”

叶修露出苦恼的表情,“以哥的地位,这种大新闻宣布后肯定会被记者堵死吧,当然要趁早走,躲记者啊。喂喂不要做出这种脸,这是出于正常情况的考虑!”

当然,也有不太想看到昔日圈中与他并肩过和对战过的朋友们的表情的原因。

“先不要透露给那帮小朋友啊,稳定军心,战前自乱阵脚就不好了,”叶修又交代道,“明天我自己会跟他们说的。”

“知道了叶队长,当了这么久老板,我也知道该怎么做的。”陈果说。

叶修笑了,他想起刚刚认识陈果的时候她还只是个毛毛躁躁脾气火爆的普通荣耀玩家,最初的最初只有他们两人遥望复出的未来,陈果从决定建队时的光杆司令到现在可与两连冠强队争冠的队伍的老板,不知不觉也成长了许多。

咳,以她这个比叶修还大一岁的年纪还说成长有些怪异,所以叶修想了想忍住没说。

在陈果抱怨“像交代后事一样”地跟她说了战队事务的一些嘱咐后,他郑重其事地拍了拍她的肩,“你会是个很好的老板娘。”

“哦,会比陶轩好吗?”陈果胡乱抹了把脸,故作镇定地没好气反问。

叶修笑着指了指她的心,“别忘了你的荣耀,你会比他走得更远。”

 

——我的兴欣和你的兴欣,现在全部交给你了。

 

03.

“包子,你还不够稳定,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是记住,你的风格才是你最出色的地方,千万不要舍弃,我还期待着你比魔法师王大眼更诡异的一天。”

从刚捡到的荣耀白,到现在令有揍包子经验的老对手都无法揣测的存在。

“小罗,你的方向没错,多点自信多点冷静,你会是兴欣的战术理论基石。”

从自负才华理论至上的菜鸟,到现在名头响遍联盟的召唤师新秀。

“小乔,你的成长非常显著,成为兴欣最可靠的存在吧。”

从强队的冷板凳新人,到统揽全局足以随时提供最恰当辅助的阵鬼。

“小安,你可是连张新杰都认可过的人,向第一奶的位置努力啊!”

从被无数人诟病的短板,到整支队伍血线的可靠保障。

“莫凡,你……”

“……”

“你也很出色。”

从淡漠的独行侠,到努力融入团队的兴欣忍者。

“方锐,好吧老方我就不说了你这种家伙也算老牌了,如果还要前辈我苦口婆心给你一番鼓励你还不如……该怎么做,我相信你懂的方锐大大。”

每个人的成长和转变都饱含自己的努力和他不动声色的关注和引导。

“那么我就跟你们走到这里了,”叶修微笑,“兴欣的未来,就放到你们手里了。”

 

04.

“哎哟老魏啊,决定留下搞银装开发?”

“老夫不仅有技术有才华,还有经验!我这么好的人才当然还想给最能体现人生价值的崇高事业发光发热!你小子嫉妒就直说啊,不会吝啬带你一起刷材料的哈哈哈哈!”

“啧,不就退个役嘛说得好像退居二线很得意似的,”两人指间的火光亮了灭灭了亮,“都是帮小崽子,你有事没事多罩着点,生是蓝雨人死是兴欣鬼啊。”

 

05.

“以后就由你当队长吧。”叶修说。

“我?”苏沐橙诧异,“队长这么重要的位置,真的是我能驾……”

叶修伸出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可以是你,也必须是你。”

兴欣是个几乎由新人组成的队伍,“……除了你和方锐,其他人还没有成长到足以独当一面领导全队的程度,方锐的风格就决定了他不是当队长的最佳人选,只有你。”

苏沐橙怔怔地看着他,良久埋头不语。

“其实本来一开始,我们就说好队长在我和沐秋之间随便选一个的。”叶修耸肩,“现在交给你也不迟了苏小姐。”

苏沐橙“噗”地一下笑出来,“哦,你还想搞世袭制,野心不小啊。”

“谁说,我可是公正廉明做人,坦坦荡荡做事。”叶修严肃拍胸,“我又不算你们家的。”

“不算吗?”苏沐橙斜他。

“……反正你不要有太大压力,好好干。”

苏沐橙沉默了片刻,揪住叶修的袖口,袒露了只有面对叶修才有一点小女儿姿态的委屈,“以后我就是苏队长了,你不陪我了。而且你今天告诉我,就不怕影响我明天状态哦?”

“我对你有信心。”

简洁有力的,笃定的话语。属于叶修的肯定。

不仅仅是对明天苏沐橙的发挥,更是对她带领的兴欣的将来。

仿佛是被打开了什么阀门,一点点的难过烟消云散,但是酸涩的温热突然就满足得冲了上来。苏沐橙用力点点头,“嗯,我会尽力的。”

“记住你现在是为了什么去追逐荣耀,为了什么走上战场,为了什么带领全队。”叶修又一次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不是哥哥们的跟屁虫,是真正长大成为了独一无二的苏沐橙啊。”

不依附于叶修的苏沐橙,才是最完整最强大的苏沐橙。

心态一片明朗,苏沐橙仰脸俏皮地笑了,开玩笑地并起两指敬了个半礼,“定不辱叶队使命,日后当可向您复命!”

叶修笑着跟她碰了碰拳,一如以往默契,“拭目以待,苏队。”

晚风绕过相碰的双拳,仿佛完成了一个交接仪式。

 

06.

君莫笑加入了群。

“哟,不少熟人啊,都在呢。”叶修熟稔地打着招呼。

聊天窗的左上方群名赫然是“夕阳红荣耀退役职业选手”,他摸着下巴端详这名字许久,居然揣测出一丝聊天喝茶下棋遛鸟逛公园的糟老头气息……

叶修何许人也,在满是小新人的群里冒泡会引来一串大神好,在往日聊天的职业选手群露脸能释放被动技能嘲讽拉来大片口诛笔伐,这回在夕阳红一冒头,迎接他的都是“你这家伙特么可终于退役了”或者“欢迎叶神大大加入聊天喝茶下棋遛鸟逛公园的行列”,毕竟叶修可是从第一场比赛打到第十赛季的人。

其实最大也不过就三十多的年纪,搁一般人头上都算是年轻有为的范围,叶修还知道甚至那小谁开了个小饭店收益不错,那小谁谁重新回头读了个什么学位混得颇有些风生水起之势,那谁谁出了个国貌似就有什么海龟的气息了,但这帮家伙就是硬能说出七老八十的沧桑之气来。话说这群里没有黄少天真是太美妙了,经历过跟黄少天面不改色对着刷屏后,当然没什么群能难倒叶修,何况一个小小的满是老家伙的夕阳红。

四两拨千斤跟那些早期就对战过或并肩过的旧识们扯完皮,叶修眼尖地发现一个人的存在。

“哎哟,老孙也在啊,这不是犯规嘛!群主呢群主在哪,这里有个还没退役的混进来了。”

“……”

群主表示不想跟小叶闹腾。

“你不是还跟了义斩?”

“你不是还从了国家?”

“喂喂,当领队就当领队,嫉妒你就直说嘛,什么从不从的,思想庸俗,少跟张佳乐玩耍。”

孙哲平一头雾水,关张佳乐什么事?

好吧其实本来就没张佳乐什么事,叶修只不过顺手拿出来一嘲罢了。

“小孙自从上次退役就在这里了。”

然后众人都反应过来这里貌似这两个人是都经历了退役又复出的。

“你们两个都是退役经验丰富嘛,别水了,边儿去交流退役经验。”

“老孙那是复出经验丰富,人现在还在壕堆中奋斗呢,退役经验丰富的是我……”叶修刚发出去就看到迎风布阵出现了。

“还有老夫,小叶你别穷嘚瑟,总得有人治得过你。”

窥屏的诸位十分不明白退役经验这种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东西有什么好攀比的。

“魏队,你们的BOSS要被抢咯。”有人冒出来,还是习惯性地叫了当时他们对他的惯用称呼。

“好好马上切回去,看到小叶终于沦落到了夕阳红,忍不住出来嘲讽嘲讽。”魏琛忙不迭打道,然后再怎么戳都愣是不冒泡了。抢BOSS时被QQ烦扰的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奥尔良烤翅,他的签名如是改道。

显然群里有闲人也是混在游戏里顺便围观了一把热热闹闹抢BOSS大乱斗的。因为叶修的加入而短暂闹腾的群没一会儿就冷了下去,离开游戏大家都各有各的生活。叶修静默了片刻私敲了孙哲平。

“约吗?”

“思想庸俗,少跟方锐玩耍。”

当然不关方锐的事,理由同张佳乐。

叶修只丢给他一个竞技场的房间号就没再回话,很快一个破小狂剑士进入了房间,跟着一个破小战斗法师一起站在擂台上。

就如同职业选手之间寻常在私底下进行的PK,不敷衍,每一步都饱含思量老谋深算;亦不惊心动魄,毕竟已经不符合可以随意飙手速死磕到底的条件。

搓了几盘,打到最后谁都没太占到谁的便宜,胜负也是五五之数。叶修摸索出一根烟叼上,放松了一下手指,慢慢打道:

“哎,你还别说,这几天闲下来才真正有了已经退役的实质感受,以后也不太有真正职业级比赛的机会了。”

他又摸了摸下巴,对于如何准确表达这种感觉有些犯难,最终只好草草打一句:“嗯,你懂的。”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回一句鬼懂,“你懂的”简直和“随便”“还好”是一个级别的难以揣测,但是孙哲平他懂。当初也是这样的一时找不到方向的无所适从,一样的茫然,一样地感觉到生活里有一大块无法被其他任何事情取代填补的空白。所以他不甘,所以他还是走上了最后拼一把的复出路。但是叶修退得这么决绝,应该是不会再站上那个万众瞩目的擂台了。

“你还有世界联赛。”

“我还处于摸索期呢。”叶修也是临危受命,退役没多久又马不停蹄响应组织号召扛起了领队大旗,仓促地迎来第一届世界联赛——忙完那段时间,之前无暇顾及的巨大失落重又席卷而上,“而且也就是给文州他们跑腿打工,幕后研究研究外国战队,不用亲自打比赛。”

他还是更喜欢亲手抓住战场中的瞬息万变,第一时间正面地、毫无缝隙地迎向胜利的喜悦。

那边的孙哲平很久没说话。

生活总是要继续过下去,只不过各种滋味自有体会罢了。

 

07.

临近年关,叶秋忙得脚不沾地,整日神龙不见首尾。叶修硬是把该忙的国家队日常忙完,开始弥补这些年离家欠下的债。

嗯,欠下的要帮家里准备年货的债,而且一担还是双人份的,叶秋根本没空回来捣鼓。

“连饺子都不会包,你怎么长这么大的。”退休有空得不得了的叶妈妈一筷子敲上叶修的手。

叶修不动声色随便捏了一堆百分百困扰处女座的饺子褶,心想妈你敲的手可是联盟最高价值——至少是前最高价值——的手啊。

以前跟苏沐秋苏沐橙过年的时候,和馅包饺子这种太过麻烦的事他们是不会做的,买些烧鸡烧鸭回来就算过年大餐改善伙食,叶修就是靠熟知的各类冲泡快速食品才长这么大。

再换言之,这是十多年来他第一个跟家里一起过的年。

早上外出被叶妈妈拉去买年货当搬运苦力,回家在叶爸爸的威压下一起参与了家里大清扫,一到晚上就累成狗,充实得完全没空想想人生大问题。直到他真的快累瘫了,叶秋老板才姗姗归家,跟干完了所有活的叶修小打工仔胜利会师。

“哦,你都帮妈做完了啊,甚好,捡回一点良心。”

叶修哼了一声,“孔融小朋友懂得给哥哥让梨是好事,搁你这儿就是让打苦工的机会?”

叶秋冷笑,“好好体会体会这十几年我帮谁多干了一份活。”

说得好有道理,叶修就算有言也懒得对了。

吃过年夜饭后是雷打不动的春晚,叶修在自家老爹严厉的瞪视下愣是没敢表露出一丝一毫想靠近电脑的意思,跟叶秋老老实实地一起充当指点春晚演艺界江山的爹妈的左右护法,老人家夸赞的表演当然要跟着附和几句,吐槽一些浮夸的演技还是只有跟叶秋说上一二,兄弟俩居然难得地能对某事达成一致意见。

小时候是精力熬不了那么晚,往往坚持不了多久就被父母催促到了床上;离家在外的几年也是泡在游戏的光影明灭中疲惫地多捞点装备熬到天明,当作守岁;只有这一次是正儿八经地阖家欢乐,一家人和谐融融地团聚着等待新的一年到来。叶修走神间面对家人的笑容,恍惚觉得其实这样过也挺好的。有什么地方消融了——人生的不同阶段,就是要不断放下又不断捡起。曾经锐意四射的少年为了向往而放下的,现在又重新捡了起来。其实他并没失去什么,叶修想。而叶爸爸能让他去给国家队当领队,这已经是他能收获的最好结局。

当跨年的鞭炮响彻街区时,叶家爹妈从房里套出两个厚实的红包给两个儿子一人塞了一个,叶修说完吉祥话接过一看,跟叶秋同时无语,红包上金粉写着的居然是“大吉大利快长快大”。

叶领队和叶老板不约而同地心想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不过在父母眼里,可能孩子永远是需要“快长快大”的,需要得到庇护的。而当他们各自有孩子后,这样的期望庇护又会继续延续下去。叶修思及此处,忽然心里一动。

“爸,”他趁叶妈妈忙着给闺蜜们转发各种新年短信、叶秋忙着给各路公私好友编辑“叶秋祝您blabla”时凑到叶爸爸那边,“突然想问的,你退居二线的时候什么感觉?”

叶爸爸奇异地看了他一眼,没瞪他没抽他没怎么他,估计是知道这别扭儿子一下没从他那劳什子游戏界退役中缓过来,想找他谈谈心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也就懒得揭穿他:“这人生很长啊,什么阶段该干什么事,能干什么事,那是清清楚楚。”

“……”

“至于以后嘛,咸吃萝卜淡操心,总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你觉得自己很牛逼能继续干下去,其实总有后来人能给你往下走喽。”

“爸你还会用牛逼啊……”

“叶修你给我闭嘴。”

“好的。”

叶修在回房后怔了许久,开电脑给朋友发新年祝福。不是在群里草草道一声大家新年快乐,是循着QQ好友列表一个个单独说的。

“少天新年快乐,祝新的一年里在刷屏上能棋逢对手,遇到另一个废话篓子。”

“文州新年快乐,祝手速突破250。”

……

“邱非新年快乐,作为队长的努力我们看得到,季后赛加油。”

“包子新年快乐,祝你在每个游戏的新年活动中都能抢到奖励。”

“小乔新年快乐,表现越来越抢眼,蜕变成功,加油。”

……

“老板娘新年快乐祝越活越年轻貌美竞技场胜率提升。”

“苏队长,新年快乐,期待看到你们问鼎联盟。”

没多久“滚滚滚”“老叶你又发什么疯”“谢谢前辈”“什么玩意儿叶修你搞这么肉麻作死啊”等等回应汹涌而来,叶修一一看完懒得再扯皮下去,干脆地关了电脑上床睡觉,迎接新年的第一天。

他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思绪前所未有的轻松。

只是走下比赛场,并没有离开比赛场。他教出的后辈徒弟还在他的注视下成长着,他的朋友还在赛场上燃烧最精彩的年华,他的国家队还在所有十三个成员的摩拳擦掌中蓄势待发。

离开了初心的叶修就不再是叶修了,只要一朝他曾经付出并将继续付出的热血还在奔腾,荣耀就一刻不曾将他放下。

——这条路很长,他只不过将最锐利的部分交给少年郎,换一种方式继续行走着。

 

end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