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楚路】The White Night of York(尾声)

大家新年快乐,放出本子全文(来混更除草显得壮观一点)

呃不过本子其实剩了不少还有挂件也是,所以如果GN们看完也想入一入的话这边走→《Always》及挂件通贩链接

前文翻归档好了懒得搞链接好麻烦(

————————————————————

尾声

“师兄,师兄?”

楚子航在一片聒噪声中缓缓睁开眼睛。

“哈罗?莫西莫西?嗨嗨,能认出我吗?”

楚子航觉得有些头疼,“路明非,你没事了?”

路明非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坐在他的病床旁边只露出两只转来转去的眼睛,低头看他。

楚子航这才发现他们是在飞机上,遮光板只开了一条缝,隐约可以看见外边的蓝天白云。

“学校派人来接的时候你还没醒,身体消耗太大了,我们现在是在回学院的飞机上。哇靠要我说这次来营救我们的还真是大手笔,飞机上居然配备有这么完善的医疗设备。”路明非啧啧称奇,打量着楚子航周围的各种仪器,“对了,任务超额完成,我们甚至抢了派来屠龙的那几组专员的风头,回去后给我们的福利肯定一大把。嘿嘿,发奖学金至少可以给我还上一部分债了……”

“你不是受了很重的伤么,恢复得很不错?”楚子航还记得路明非全身是血的画面,触目惊心。

“啊,那个……”路明非挠挠头,可惜包得太严实挠不到,尴尬地放下手,眼神依旧没有和他对视,“都是皮外伤,肋骨断了几根,接好了。”

“……”楚子航没有再开口追究。

“对了,之前——”两人同时开口,然后一对视,路明非立刻先扛不住红了老脸。楚子航依然绷着张认真到底的脸说了下去,“之前你说的还算数,对吗。”

这人一副如果说“不对”就要爬起来砍人的表情……路明非腹诽,没有被包起来的地方染上一片通红,红到了耳朵尖儿,也努力扳回严肃认真的表情点点头。

然后楚子航轻轻地笑了,笑得跟舷窗外的一小朵白云一样轻,但又确实是存在的。路明非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笑,呆了片刻鬼使神差地低头,用没有被包着的鼻子蹭了蹭楚子航的脸颊。

“S级搭超A级,所向披靡。”楚子航说出之前在论坛上嘲讽他和路明非搭任务的话,“你还要解除绑定吗?”

 

 

“为了楚子航居然能在掌握自己意识的情况下提升血统强行给他加强机能,而且居然还不是单箭头,有意思。”路鸣泽看着路明非饶有趣味地笑了,“那么,期待下次见面,哥哥。”

 

【全文完】


FT或者说后记

·关于《TWNOY》

一开始《The White Night of York》是在贴吧上玩儿连载的,当做是对自己去过英国玩耍的游记畅想。文中出现的景点地名都是我实地考察过(……)传说也都是真的,当然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为了行文情节有所杜撰修改,不过我是有依据的不信你问百度(。后来因为学业的忙碌(。)和游戏魂的燃烧坑了挺长一段时间,想了想不太甘心决定出本留念才继续写下去,所以如果发现前后风格衔接不一样那并不是错觉_(:3  我一直信奉的感情是要能并肩,与其相爱相杀不如从始至终并肩前行,搭档的感情能比简单的爱多出更多的东西。楚子航和路明非两个小崽子虽然品相和逼格都不太一致(。)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确实是彼此不可替代的同类存在,也是可以交付背后的伙伴搭档。当然,文中出现了不少明非扛枪,我要承认那是我的私心>wO啊对了,“the white night”是不眠夜的意思,不是白夜哟XD

·关于《Always》

如上所说,这是为了纪念我入坑三年\与弥大大认识两年半(……)捣鼓的双人合志,从13年初就开始策划,直到今天(14.10.25)才真正意义上的赶完稿。中途经历了不少事情也一度想放弃想窗本,但是又觉得不为本命CP做点什么贡献也许以后没激情再捣鼓这些东西时会后悔。《Always》的中文名意译《不忘初心》,很普遍都快用滥的一句话,确实代表着我对这对CP的感受:爬了千百个坑找了千百个墙头,还是当初一心一意喜欢楚路的时候最纯粹,为了爱而产出。希望你也一样。

感谢一直相信我没有弃坑的和陪着我写完逼我关窗的朋友,感谢每一个在贴吧里给它留过言的亲,感谢两位画手愿意为本子画图不嫌弃我磨磨蹭蹭的烦,感谢排版大喵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用排版拯救了我,感谢许多许多伙伴的场外支援。

瑕疵很多,问题不少,也许以后写出来的文能比现在更好,但这将是我最喜欢的本子之一。爱楚路,且将一直爱,且将更爱。

谢谢你愿意读到这里,期待下次还能见面。



评论(1)

热度(72)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