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楚路】The White Night of York(十一)

大家新年快乐,放出本子全文(来混更除草显得壮观一点)

呃不过本子其实剩了不少还有挂件也是,所以如果GN们看完也想入一入的话这边走→《Always》及挂件通贩链接

前文翻归档好了懒得搞链接好麻烦(

————————————————————-

Part 11

楚子航淡定看着路明非莫名其妙地张牙舞爪了一番,淡定接受几秒后路明非惊讶羞愤歉意痛不欲生的眼神。

楚子航正想开口,手里的Excalibur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势欲飞而出窗。路明非心里一紧,要来了!

“师兄……”路明非清了清嗓子,略过他做出的选择,把路鸣泽给他理顺的关系如此这般叙述了一遍,没有解释为什么自己突然悟了,楚子航也仿佛知道什么似的没追问。最后,他嗓子眼发紧,声音都不再像自己:“我有一个想法。”

 

 

黄昏时分,街上依然有不少行人游客。两人问楼下的卖艺人借来一个巨大的大提琴盒装Excalibur,装作普通路人走向教堂。越是接近教堂,Excalibur的振动越剧烈,似乎受到了什么的召唤,碰击琴盒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走到教堂与别的街区的分岔口,路明非故作轻松地说:“在这里分头吧,师兄你的言灵破坏性大,比较牛逼一点,你找个远离人烟的废旧工厂之类的把这破剑给烧了,免得被人看见你的任务记录又要让高人洗白,我呢跟着你去的话速度太慢,就潜伏到前线摸摸敌情,等你回来支援。”

——“……既然这是你做出的选择,那我还是勉强告诉你一点吧。Excalibur离亚瑟王越近越难销毁,而在Excalibur被完全焚毁的那一刻亚瑟王会有短暂的力量崩溃,那是击杀他的最好时机。换言之,在不确定楚子航什么时候能销毁王者之剑的情况下,你要抢好那个时机,在他力量恢复前把他杀死,不过你的好师兄不可能赶得及回来找你,虽然即使他来了也比一个蝼蚁能发挥的作用多不了多少。”路鸣泽看他的眼神带着悲悯,“你做出这个选择有什么用呢,他不会知道你的单恋独角戏。”

我也有酷炫狂霸拽用“so what”的回答糊路鸣泽一脸的一天,想想觉得自己的身影又高大了一点,路明非想着,干笑道:“那,我先进去了。”想了想,又补充道,“就在那个放石棺的走廊那里。”

虽然其实还是留有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希冀吧。

楚子航点点头,把所有枪械都交给他。犹豫了一下,本想拍一下他的头但是一来两人身高相仿二来意味好像太过狎昵,就改为生硬地拍了拍肩:“一切小心,我会尽快。”

路明非咧嘴笑了笑,用力点了点头。这应该算是楚子航最大程度的安慰和承诺了,这样也挺好的。他看着楚子航背着大提琴盒走向另一条道路,想起了多年前他在台下看着同样的这个人沉默地背着琴盒走上台,低着头演奏时额发垂下遮住眼底的所有情绪,低沉悠扬的乐声中也仿佛是独自寂静地站在另一个世界。

可是现在不一样,他不再是仰视,而是跟楚子航并肩完成一个关乎生死的任务。路明非直到看着楚子航拐了个弯消失不见,才深吸一口气,转身走进约克大教堂。

 

 

路明非买了门票走进去时还在暗中吐槽,来屠个龙也特么要买门票,想想英镑和人民币的兑换率心疼得要名,买票赶着送死也是醉得不行,这教堂外边应该模仿国内景点挂块牌,“军人,70岁以上老人及1.2米以下儿童,屠龙勇士免费”。唱诗班已经结束了一天的颂歌,游客三三两两地开始往外走。日光透过彩色玻璃在地上投射出斑斓,路明非低头踩着色块走,一抬头时已经来到了写着亚瑟王墓志铭的走廊。走廊外还有行人走过,但好像他们对这里都视而不见似的直直路过,只有路明非一个人能走进这里。

“大哥,好好的玩儿什么复活啊,法制时代了都,回来也当不了王……”路明非嘟嘟哝哝地推开石棺,“啊对了我忘记英国是君主立宪……哎,女王皇室都穷得要命了,多你一口饭是要……”

然后他“咚”地掉了下去,“……要死啊。”他揉着老腰扶墙站起来,发现原来除了他们昨天走的通道,还出现了另一条路。路明非的手开始有点发抖,咽了口唾沫,他慢慢地走了进去。

这条新路也许是在Excalibur被拔出后开启的新副本。路明非胡思乱想着,走了几分钟,看到路的尽头是一个比之前杀死戴维的地方更大的空间,而中央画着一颗巨大的六芒星,据说亚瑟王生前热衷于寻找圣杯,这星星画得也无可非议,六芒星的中央又是一个石棺。

石棺边靠坐着一个男人,似乎是刚爬出来正在休憩,他有着一头太阳般耀眼的金发和绿宝石一样的碧眼,容貌十分俊秀。[1]

“是你啊。”阿托利斯看着他若有所思,“原来是你。”

“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呵呵。”路明非面无表情,为什么每个有点身份的爬行类看到他都一脸“哦我知道你是谁但我有一个小秘密就不告诉你”的表情?!

阿托利斯当然没懂路明非在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说:“是你的话就怪不得了,这应该是我的幸运。”

路明非茫然,表白吗?

“呃,谢谢夸奖,但你是好人……?”

阿托利斯看他的眼神突然充满嘲讽:“尚未想起自己恢宏的曾经的龙是软弱可悲的,你的血统虽然很强,但心智依然是人类。你很弱小。”

“用不着你提醒我的弱小,”路明非对他翻了个经典三白眼,“跟你这种古代人……古代龙,没什么好说的,你有没有听过现代科技以小打大的故事啊?来,我可以讲给你听!”

“所以趁你现在还以为自己是人类,吞噬你是最明智的选择。准备让位吧!”阿托利斯休息够了站起来,欧洲人高大的体格让路明非突然有了强烈的被压迫感。

等等,就要开打了?不是应该刷刷剧情动画吗?这样他怎么拖时间等楚子航销毁Excalibur的那一刻?违背游戏规则是要被玩家投诉的啊!说起来戴维也是无视剧情动画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样的马仔……

路明非警惕地盯着他,不动声色地悄悄后退了半步。阿托利斯脸色苍白,显然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不久,加之没有带着Excalibur,尚未显现上位者的威严。

“告诉你啊我有一个弟弟,”路明非虚张声势,“虽然我还是人类什么的不过据我观察那小子可能是比你还牛逼的爬行类,你不要过来啊!小心我放他出来变身咬死你!”

阿托利斯毫不理会,脚下一蹬就朝路明非飞速冲来。路明非惨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憋着嗓子敏捷矮身往旁边一滚。阿托利斯落地时手指往地上一刨,竟就挖出了几道深痕,碎石飞溅。路明非瞬间吓出一身冷汗,禁不住后怕起来,如果他闪躲不够及时,那两个利爪刨的就是他了,碎石变碎肉貌似不太美观……

路明非上格斗课时学习近身进攻的成绩差得一塌糊涂,主动出击往往能被格斗搭档轻易掀翻,但是逃命保身倒是与攻击不可同日而语,居然还挺敏捷。

他翻滚开后踉跄爬起,掏枪塞入汞弹近距离射击。子弹剩下的数量极其有限,他不敢浪费,只能躲一段回身打一枪,躲一段回身再打一枪。他是躲得狼狈,阿托利斯追着他试图近身刨一爪时总被险险避过,滚地、爬动、撑着石棺跃过等等的举动很快耗尽了他的体力,但是在“猫捉老鼠”的游戏中扮演猫的阿托利斯显然不这么认为。

“弱小的、只会逃跑的懦夫,”阿托利斯厌倦了这样的追逐,站定冷冷道,“拔出剑来堂堂正正地决斗吧,以另一个王的身份。”

去你他妈的中世纪骑士腔,路明非揪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喘气,两肋下火辣辣地疼。他咳了几声,决定铤而走险,也报以冷冷的眼神嘲讽开口:“啊哈,你的剑呢?先是丢剑鞘再是丢了剑,梅林大法师肯定要伤心死了你这个白眼狼,这下你可没法永不受伤了吧。”

“Excalibur……”阿托利斯皱着眉头紧盯着路明非,似乎是在感应什么,迟疑了好几秒。突然他脸色一变,眼里暴戾更盛,碧瞳转为了深沉的金色,仿佛下一刻就有熔金淌出来。他的骨骼开始扭曲变形,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痛苦的咆哮。

路明非神色一凝,就是现在!他跟楚子航分别不到一个小时,楚子航就能把Excalibur给销毁了,这个速度有点出乎他意料。不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楚子航的实力,向来是他所不能企及的,现在他所要做的事,就是在阿托利斯从崩溃中恢复过来之前杀了他。

“那么来吧……”路明非握紧了手中的枪,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楚子航背着琴盒往外走了不远,坐上了去郊区的巴士。琴盒里的Excalibur震动的动静越来越小,直到它安静地蛰伏下来,楚子航才选择了最近的一站下车。

也许这把剑跟亚瑟王之间存在着什么相通的联系。楚子航思考着,在附近转悠着找废旧厂房。这里已经接近人烟稀少的郊区,工人下班后厂房无论废不废弃都同样无人踏足。

楚子航找到的正好是一个小型冶炼厂。直接翻进上锁的厂房大门对楚子航来说完全不在话下,他扫视了一圈来到炼池前,拿出了Excalibur。仿佛是感受到了楚子航即将要对它干什么,本是沉寂的Excalibur突然又颤抖起来,楚子航的手与剑柄相接的地方开始发烫。楚子航略一凝神,笼起手掌缓慢地开始吟唱言灵。

Excalibur拒绝接受血统纯度不够之人的碰触,通体向外翻出比刀片更锋利的鳞片。剑身急速振动发出尖锐的嗡鸣,泛着金属冷光的剑竟散发灼人的热意。

楚子航的手掌又一次被这把剑划得鲜血淋漓,加之滚烫的温度烙在创口上,没一会儿楚子航就疼得额头直冒冷汗,眼前发黑。路明非说Excalibur离亚瑟王越远力量就越小,假如他把剑拿到另一个城市销毁也许就完全不会受伤。但是楚子航吟唱言灵的声音只是稍顿了下,很快又流畅低沉地继续下去。

离开得太远就没法迅速赶回去,他隐隐对路明非的做法有了一丝猜测。在北京地铁站阻止湿婆业舞击杀耶梦加得时,自己分明是已经失去了意识,而扣在他头上的“成功击杀耶梦加得”的帽子本应属于谁,楚子航清晰地知道。

最后一个字符从唇齿间落下,炼池堆积的粉尘迅速聚集挤压在紧小的空间里。气温迅速上升,空气扭曲成了波动状,Excalibur挣脱楚子航的双手带下一串血珠,张牙舞爪地伸出更密集的利鳞向楚子航扎去!

“嘭!”

Excalibur在粉尘爆炸中四分五裂,慢慢熔成了流质体流进炼池,淌过黝黑池壁滋滋作响。楚子航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染红的惨不忍睹的双手,从包里拿出急救纱布擦干净血污胡乱一扎,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赶回约克大教堂。

 

 

路明非已经不记得磕在身上的是阿托利斯的第几爪了。他只知道紧紧贴住阿托利斯不断挣扎扭动的身体使其失去肢体舒展的机会,就像接头小混混打群架一样毫无章法却出奇有效。子弹打空了,弹壳分散在阿托利斯身体的各个部位,唯独没伤到他的中枢神经;枪托抡起来揍得他手酸;愤而下口咬在坚硬的龙鳞只能吸入更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只要拖到楚子航来就可以了,他昏沉地安慰自己,现在阿托利斯已经受了伤,以楚子航的实力干掉他应当没问题……路明非觉得自己大概是快死了,听说死前的回光返照脑子能转得比平时快点,结果此刻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楚子航肯定不知道他的魅力除了当仕兰高中全体女生永远的初恋后还俘获了一个师弟的一颗大红心,这种听起来就特别low的暗恋他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件好事。

啊,可惜了,不能回去跟师兄称兄道弟地一起看《月光宝盒》拯救一下他极高的笑点了。路明非想着,对于阿托利斯迅猛伸出的最后一爪将造成可以使他昏厥的疼痛失去了做出反应的兴趣。

楚子航赶回来跳石棺找到路明非后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他浑身是血的跪在同样倒地的阿托利斯前面死抓着对方脖子不放,表情说不出是凶狠还是恐惧。阿托利斯锋利的爪触及路明非的背心,离划破皮肉直取心脏只有咫尺之遥。

楚子航的心脏被猛地擭紧,血液迅速直充大脑。他抽出配给他的那柄合成金属日本刀,千钧一发之际削铁如泥的刀刃挑开那只完全龙化的手,抓过路明非的肩膀就把他提起来扯离阿托利斯,不自觉地挡在身后。

阿托利斯慢条斯理地站起来,脸色阴沉:“你毁了我的Excalibur,蝼蚁。”

“他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刻……”路明非趴在楚子航身后断断续续低声说,“赶紧,过会儿他恢复了我们两个都得死。”

他扯了扯楚子航的衣摆示意他把自己扔一边,楚子航却仿佛没听到一样站着纹丝不动,好像怕他滑落似的还把他揽得更紧。没过几秒却忽然松开了他。

楚子航对阿托利斯的话毫不理会,只是异常平静地对路明非说:“你帮我稳住他。”

在路明非和阿托利斯反应过来之前,楚子航已经开始了第二次发动君焰的吟唱。

路明非瞪大眼睛,差点脱口而出“楚子航你疯了!”然而就是开始吟唱的下一刻,他又一次混混干架似的黏住了暴起的阿托利斯。

阿托利斯的每一下挣扎都如同烧红的铁棍狠狠抽在路明非的肋骨腹腔,而路明非死不撒手,即使眼前已经泛起淡淡的红雾。他相信楚子航不会轻易让他涉险,无论出于何种感情。而这也是他喜欢他的一个地方。

阿托利斯双眼暴突,脸庞完全扭曲龙化,眼睁睁看着楚子航念完最后一个音节,眼里闪过暴虐狠戾。

“哈,你们这些蝼蚁,徘徊在人类与龙类之间,谈什么杀戮的罪行,”他轻蔑地笑道,拽紧路明非不放手,面露疯狂,“其实你不过也就是个杀——”

“我有的,你没有。除了孤独,你一无所有。”楚子航淡淡地说,血纱布缠着的手用力把路明非拽回,突然以及其亲密的姿势拥抱,搂好。

“有些事情如果我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了,”这次楚子航是附在路明非耳边说的,“一个是我爸爸的事,还有一个是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们——”

剩下的字句被湮没在君焰爆炸的巨响里。

每次使用高危言灵“君焰”对使用者的身体负担都是极大,逞论楚子航在一身伤痛的情况下连续用了两次。爆炸声落,楚子航带着路明非软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路明非艰难地坐起来,回身看到了阿托利亚和埃尔温近似的死状,又回过头看着楚子航苍白的脸。他双手上缠着的纱布被血液黏住,这会儿又重新开始渗出血来。

“只要是你说给我听了,我都会帮你一起记住。”路明非双眼亮如灿金,俯下身去犹豫片刻,吻了吻楚子航没有血色的嘴唇,“太好了,我同意,好顶赞。”

——有些事情如果我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了,一个是我爸爸的事,还有一个是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们要不要在一起试试?

他在对视的双眼中看到了同样眼神的另一个自己。



评论

热度(48)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