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楚路】The White Night of York(十)

大家新年快乐,放出本子全文(来混更除草显得壮观一点)

呃不过本子其实剩了不少还有挂件也是,所以如果GN们看完也想入一入的话这边走→《Always》及挂件通贩链接

前文翻归档好了懒得搞链接好麻烦(。

——————————————————————————

Part 10

楚子航眼前发黑,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撑到浮上去。

与戴维的一战消耗了不少体力,而后的拔剑又失了不少血。他强撑着没让路明非看出异样,在深呼吸下潜后才确认他的状态奇差。肌肉的虚弱让吸入肺部的氧气储量都减少,他只能在憋气坚持不下去之前把路明非往尽可能靠近水面的地方推。

四肢因为缺氧已经僵硬得有些痉挛,他只能依靠仅存的模糊意识推了路明非最后一把。

很久以前他记得自己曾经对路明非说过,这条命留着就是为了什么人而搏命的。之前经历那么多次险情都没死,连耶梦加得那次试图为了虚无的“夏弥”搏命也捡了回来,那这次又是为了谁?

路明非带着Excalibur,他知道该怎么做。楚子航的意识在不知名的地方飘浮,散漫地想,任务记录也签了两个人的名字,路明非的任务完成度有保证。对那个男人的事他袒露给路明非的也不知道被听进去多少,不过即使被听进去了也未必会在意。

为什么要路明非在意呢?楚子航的意识仿佛被这个问题困扰住了,顿了一下又漂到了别的地方去。

对了,还有妈妈,那个永远保持着天真的女人对于伤痛不知需要多久来恢复,没给她留什么遗言可能也是好事。他是她和那个男人共同的儿子。

身体很沉,胸口闷得刺痛,难受的感觉在他身上又好像隔离在很远的地方,意识悬浮在体外冷冷地思考。

为什么长久以来都经常性地罩着路明非,即使他是对头学生会的呢?

自己比较不合常理的举动都是因为这个人吧。楚子航好像听到了体内心脏沉沉的跳动,可能也不是他的,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

然后他感到指尖有点冰冷的刺痛,意识不情不愿地被拉回了窒息的躯体,刚刚模糊间的念头瞬间被冲散。湖水刺激着眼睛只能细微地睁开一条缝,视野模糊中只能看到一张因为窒息而扭曲狰狞的脸,触感顺着末端神经把另一个人的存在传到了中枢。

是路明非死死掐着他的手指奋力向上游,原来卡在背包上的防水手电收成一束的光直指黑漆漆的水面。他的手心还残存了一些热度,紧贴着楚子航水下冰冷的手背,楚子航忍不住想靠近发热体,再靠近点,濒死的冷硬的肢体近乎痉挛地想缠上水下唯一的救赎。

——是了,救赎,他怎么就没意识到,他们是同类啊。在荒芜中渴求能被自己牢牢握在手里的稻草,被告知自己还有继续坚持下去的理由。他不想看到路明非缩在角落里被世界包括他自己抛下,他想看到路明非也能成长起来扛着枪,作为混血种里被需要的可以并肩的同伴战斗。

而踟蹰了这么久才明白,他可以为了路明非眼里这丛最后的火焰搏命。

 

 

“哗啦”一声路明非拖着楚子航破水而出,肺部因为贪婪地吸入大量空气而刺痛。他一手拖剑一手拖楚子航累得都要跪了,两手脱力得仿佛都没有了知觉。喘着气休息了一下,他拿过楚子航的双手搂住自己脖子把他背在背上,摸索着拿过手电照射四周。湖面不宽,他耗尽最后一点力气蹭到浅滩,拖着楚子航到干草地上一扔就跟着失去知觉倒下了。

没一会儿路明非就醒了。他全身发软地坐起来,湿透的衣服黏在身上十分难受,根据湿度判断他并没有昏迷多久,他不禁为自己的命大而庆幸。楚子航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躺在他旁边,手脚冰凉,脸色白得吓人。路明非吓得哆嗦了起来,可别是没死在混血种手下反而因为脱力溺水身亡啊?!

“师兄,师兄……”他凑到楚子航耳边大喊,“楚精英,你要死也好歹死得光辉高大一点啊!淹死太掉价了!”

慌乱了几秒他才想起做紧急救护措施,一边进行溺水急救一边语无伦次地叨叨,不说话来缓解紧张他就要被憋疯了。

“急救课怎么教的来着……哦,对……”路明非全身发抖地给楚子航除秽排水胸外按摩人工呼吸,忍不住胡思乱想万一楚子航真就这么一命呜呼了怎么办,他卑小的暗恋才刚开始就又要结束了……

人工呼吸做到腮帮子酸了楚子航才忽然挣扎起来,侧过身去呛水。路明非跪在一旁一脸水,仿佛找回了心脏欢快跳动的感觉。

楚子航咳完了平躺回来,无声地望天调整呼吸。一时间两人无话,在墨蓝苍穹下沉默,只有沉重的呼吸交杂提醒彼此的存在。天快亮了。

路明非很想说些什么“师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之类的话表达看到两人都死里逃生的喜悦,但对上楚子航的眼又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抓抓头发决定还是不要开口以免露出暧昧的端倪,站起来伸手拉楚子航。

楚子航的指尖碰触到他掌心时路明非垂下了眼睛掩饰了情绪,一使力把楚子航拉了起来。楚子航看起来还有些脱力,不过过人的体能已在短暂的休息后恢复了少许,顿了顿说:“我听到你叫我。”

路明非干笑:“是啊,我真的超怕你照片挂上英灵殿的。”

这样他又要变成一个人了。

楚子航微微点头,想伸手拍拍他的肩又忍住了,“走吧,去路边看看有没有路过的车能把我们送回镇上。”

临近黎明,寒风吹过黏在身上的湿衣,冰冷下彼此的体温更加炙热,于是相互依靠着继续前进。

——他喜欢的是诺诺啊。楚子航想。

 

 

他们在路边等到晨曦微露才等来了当天第一趟回镇上的班车。精疲力竭地回到旅店也没什么力气交流,洗完滚烫的热水澡再给学校汇报完任务情报,二话不说一起倒在床上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睡过了三餐的饭点,路明非才慢悠悠地醒来。回魂的第一个念头是完成任务可以保命回美帝,然后视线聚焦才茫茫然看到盘腿坐在窗边椅子上迎着夕阳端详Excalibur的楚子航。橙黄的光芒勾勒出下颚的曲线,握着剑柄的手指细长分明,路明非呆了一下非常想脑内蹦一些文艺兮兮的句子来形容这种偷看帅裂苍穹的暗恋对象的画面,但是想来想去突然莫名其妙想起当年逗弄胖表弟路鸣泽的那个QQ名“夕阳的刻痕”,无法抑制地发笑起来。

“?”楚子航听到动静抬头看他。

“哈哈哈哈哈哈傻逼……我是说,”路明非笑得翻滚了几下揉着肚子坐起来,一本正经地说,“傻逼如我居然也能死里逃生,喜悦难以言表唯有翻滚以谢苍天。”

他与楚子航视线交接,楚子航扫了一眼又别开脸去,继续研究Excalibur,“谢谢。”

路明非知道楚子航谢的是救命之恩,但是这话一出口就好像生分了许多。掩饰着内心少许失落,他半开玩笑道:“大恩不言谢不如以身相许!”停不到一秒又赶紧补充,“开个玩笑不要介意,大难不死心理压力巨大,缓解缓解,啊哈。”

楚子航把刚到嘴边的那个“好”又默默咽了下去。

“学院有回复了,会尽快接应我们派更多专员过来处理亚瑟王这件事,不过人手调度有些紧张,最早也要到明天早上,很多手续都还在办。”楚子航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充分休整到处转转,或者想呆在房间里也行。”

“我们这就算完成了,调查结果是作乱那厮是传说中的亚瑟王?”路明非揽过枕头抱在怀里,乱发翘起瞪大眼睛。

楚子航点头:“还杀死了一个混血种,血统评判不知道,不过应该对我们有额外学分加。”

“那敢情好,我们就在这里呆着那里都别去了吧,这个世界太危险了!”路明非对一整夜的逃命心有余悸,只想着把Excalibur赶紧上交拍屁股走人。

没过多久,他们收到了迟来的埃尔温尸检报告,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

“我突然觉得还没完啊,”路明非挠挠头,“你还记得你说看到埃尔温死的那个房间天花板有东西吗?还有那些会飞的金属块是什么回事?”

楚子航略一沉吟:“先看报告。”

当地警局对埃尔温的死亡做了详细的报告,上称埃尔温在死前就受了极重的穿透性外伤,之后才在大火中被灼烧致死。因为火灾把案发现场烧毁得很严重,很多线索都非常模糊。楚子航看了看报告中附的照片——路明非扫了一眼庆幸自己胃里空空如也——是熟悉的龙化后的手掏过身体的伤痕。

路明非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师兄要不我们当作不知道吧来踢狗(let it go)……”

“逃避是没有用的哟。”戏谑的声音响起,“你唤醒的当然要你来结果啦。”

“……”路明非从被子里一跃而起,用枕头狠狠捂向路鸣泽的脸,“你个小混球,救命的时刻你不出现安逸享乐冷嘲热讽就给我出来刷存在感,要死啊你!”

路鸣泽挣扎着逃脱路明非的动手动脚,“我要提醒你,虽然我现在跟你的对话楚子航看不到,但是你的动作是真实反映在他面前的。”

路明非立刻坐得十二万分的严肃活泼团结紧张。

“阿托利斯是与你的血液融合才获得破茧复活的力量的,自己作的死自己受啊。”路鸣泽慈祥地抚摸路明非狗头,“我有一个办法要不要听啊?”

路明非点头如捣蒜,点到一半顿住了:“等等,什么叫作‘与我的血液融合’?”

“当年,在阿托利斯拔出石中剑成为王后,大魔法师梅林就知道了他是血液纯度很高混血种,毕竟石中剑的由来已久,梅林在炼金领域有相当多的建树,但是更不为人知的是他对混血种和龙族的历史同样有所研究。由于阿托利斯是他父亲尤瑟王和有夫之妇生下来的孩子,所以尤瑟王偷偷把他给梅林抚养长大。在知道阿托利斯的血统后,梅林对自己养大的孩子尚存一丝惜心,便问他:‘剑身和剑鞘你更喜欢哪一件?’假如他回答剑鞘,则他人类的心智尚未被龙族天性中的杀戮俘虏,然而阿托利斯回答:‘剑身,因为它更锋利。’梅林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只好用当时他所能找到的最能克制龙类力量的材料为Excalibur做了个剑鞘,告诉他剑鞘可保护他永不流血,哄骗他随身携带,不可遗失。”

路明非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我记得后来剑鞘丢了。”

路鸣泽点点头,“阿托利斯尚未意识到自己的真实身份,信以为真地用了剑鞘。直到后来,在王国走上鼎盛过程中他逐渐发现了真相,就故意弄丢剑鞘,解放了自己的力量。叛徒莫德雷德,也就是他和自己姐姐的儿子,是他后裔中血统不亚于他的混血种,因为不服他的统治,举起了反叛的旗帜。阿托利斯最终杀了莫德雷德,自己也身受重伤,不能再驾驭受剑鞘影响多年的Excalibur,于是派人将剑封印入湖中,自己也结茧沉眠等待复活的一天。”

“埃尔温的房间天花板上的痕迹是我留下提示你们的,不过现在也用不到了;至于金属块,这几个月亚瑟王的茧松动了,造成附近磁场紊乱,把所有金属吸引过去提供更多复苏的力量。十几个小时前,是你的血液打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唤醒了Excalibur,Excalibur早已与亚瑟王血脉相连,大概不出一个小时他也要从沉眠中醒来了。”路鸣泽补充道,“我有办法让你搞定他,听不听?”

“我?搞定亚瑟王?”路明非瞪大眼,“别逗了,又开挂呢是吧,叉叉叉,我拒绝,你小子的酬劳可不好付。”

路鸣泽神色微妙:“不需要你付酬劳,只需要你做一个选择。”

——带着Excalibur和楚子航一起找阿托利斯,承担阿托利斯拿到Excalibur的风险,主战力为楚子航,在楚子航不幸死去后,路鸣泽融合路明非杀死亚瑟王;或是让楚子航带着Excalibur到远离亚瑟王的地方销毁,而路明非不借助任何路鸣泽的力量,独自迎战亚瑟王。

“那么,你选哪一个呢?”


评论

热度(35)

  1. 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