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喻黄无差】狐妖

大概是今年最后可以公开的稿子啦,古风架空漫画《倥偬录》的文案,收录在特典中,反正主要部分是漫画嘛(。

本子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7404

另一篇是【伞修无差】伞灵

欧欧西警示!欧欧西警示!欧欧西警示!反正我觉得简直是可以当原创看程度的欧欧西,第一次尝试写这对呜呜呜【

所以很少写设定跟原作迥异的架空ry

————————————————————————

【贰】狐妖

志曰:北山有狐,通身透白,其皮可制甲,可御百刃;骨可入药,可解百热。居深山,罕为探迹,久而成妖。

 

喻文州把身上的薄棉衫裹紧了些,跌跌撞撞地在厚厚的雪中艰难行走。寒风卷起雪花模糊了视线,影影绰绰间,他看到前方有一个山洞,或许可以用来避避肆虐的风雪。

“等找到了狐妖,如果能求来一些狐毛……也许就可以换来一些盘缠去赶考了。”靠近洞口他喘了口气,心想。

听闻北山妖狐的皮毛价值连城,他打算抱着渺茫的希望去试上一试。

刚迈入洞口,他便一愣怔。山洞在背风处,干燥而温暖,角落却缩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昏暗的洞中看不真切,他走近仔细地瞧了瞧,缩成小团的身影抖得更厉害了。

定睛一看,喻文州心里诧异,那竟是个白裘长衫的幼童,粉雕玉琢,煞是讨喜。见到陌生人走近,那孩子神色中警惕更甚,直把后背向墙上贴,兴许是毛绒围脖的白色不听话地挤了出来,被不知从哪儿来的风吹得抖了几抖。

“你也在这里躲避风雪吗?”喻文州温和地笑笑。

他没有询问小童家在何处,缘何一个人呆在这里,只是耐心地等待他的回答。见小童依然面露警惕,他也只是蹲下身子轻轻揉了揉小童柔软的发。

“冷吗?”

或许是他的笑驱散了寒冷,柔和的声音生出了暖意,小童眨了眨眼,慢慢也露出一个笑,开口:

“我叫黄少天,出来玩却从没想到会遭遇这么大的风雪挡住了回家的路……”

此一开口便一发不可收拾,如长河之水滔滔不绝,喻文州和煦的笑容微微一滞,依然不动声色地听下去,时而恰到好处地给予回应。

真是只聒噪的小狐狸啊。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回了家,理由是大雪把家里压塌了,也不知是从哪儿知道的。

喻文州简直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黄少天一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雪停后他的试探之言也被这聒噪狐狸发散的话题带到脑后,当他递给黄少天一个盛着热白水的破旧茶杯时,黄少天才蓦地停下,露出怔然之色。

“寒舍简陋,怠慢了。”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左右看看,又望望那温和的脸,忽然低头拘谨地扯扯衣襟:“……不过反正我也挺喜欢。”

“喜欢这破屋子吗?”喻文州自嘲道。

“很有趣。”黄少天难得地只回了一句话,忍了忍还是把“人类也很有趣”咽了下去。

喻文州看着小小的手掌捧着杯子咕嘟咕嘟饮下热水,心想,虽然目前家产已经所剩无几……还是等养大些再卖更多钱吧。

黄少天坚称自己在山中与家人走散,再回去估计也找不到了,索性“死乞白赖”地留在了喻文州那连遮风避雨都困难的破茅屋。喻文州欣然同意,黄少天满心欢喜。

每日清晨,喻文州会从外边山脚下采一些野菜野果,与黄少天分着吃拗过一上午。喻文州喜欢在窗边有日光的地方捧着书卷攻读,时不时提起笔仔细地点一些注记。黄少天就坐在一旁的书箱上仰头看着沐浴在日光里专心致志的穷书生。有时喻文州会教他识一些字,也会用柔和的嗓音给他念一些篇目: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这时黄少天才会有少见的安静,望着日光中柔和的脸,虽然完全听不明白,不过喻文州的声音,真是和他的笑一样的好。黄少天搜肠刮肚,他的话虽然很多,却也找不出除了“好”以外更多形容喻文州的词。

到了晚上,喻文州就会珍而重之地舀出一点点所剩无几的米煮饭,把一半分给了黄少天。黄少天总是踌躇良久,然后皱着鼻子把米饭咽下,而对着喻文州的笑,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他从不吃米的话。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把碗中米饭一粒粒地吃得干干净净,这样就可以快点长大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喻文州剩下的家产越来越少,他犹豫了很久,还是仔细地数出了比以往少上许多的米煮给了黄少天,事实上他们的饭量也都越减越少了。他时常看着黄少天发呆,看着看着就会泛起一丝苦笑。

“还是太小了,”他心想,“还是……再养养吧,有这只聒噪狐狸也没那么无趣,吵吵……也就习惯了。”

黄少天都看在眼里,耷拉着脑袋思索着什么。直到有一天,黄少天突然毫无征兆地向喻文州坦白:“我其实是北山狐妖。”。

他明目张胆地现出了尖尖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尾巴摇两摇,希冀又惶恐地看着喻文州。化为人形太久,以他的修为感到有些累了,却固执地保持着这个样子。

“是吗?”喻文州丝毫不提初见时那藏得蹩脚的尾巴,微笑地漫不经心道,“那我就把你养大,然后拿去卖钱,这样就有饭吃了,我也可以去赶考当状元。”

不是脸被吓得煞白夺路而逃,也没有请什么愚蠢的道士来除妖,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开心地笑起来,“好啊好啊!你就是适合去读那些书,你本来就应该是状元呀!状元就不会被饿死了。”

“聒噪的狐狸,被拿去卖钱很开心吗?”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柔软的发顶,他已经从幼童变成了青涩的少年了,“快点长大吧。”

快点长大吧。黄少天想,为什么喻文州这么希望他长大呢?他望着喻文州比他高许多的背影若有所悟。

 

 

第二天醒来时,喻文州耳边没有持续了不少日子的一睁眼就能听到的聒噪。他在旧木桌上发现了一把银白色的狐毫,非常漂亮。狐毫旁还有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道:

我去修炼了,我要长大。

“狐狸就是狐狸,教了这么久,字还是很丑。”

他在桌边站了很久,伸手摸了摸那狐毫,和黄少天的头发一样柔软。

也该是去考取功名的时候了,虽然没有了喋喋不休的相伴,这个屋子冷清得不习惯。他没有再多犹豫,收拾好包袱握着那把狐毫离开了这所破屋。

只是在临走前,他不忘在房门前放下一个碗,碗里还有些热乎乎的白米饭,和前一天晚上一样的米饭,尽管他知道狐狸其实并不爱吃米。

不知道那孩子还有没有回来的一天。

 

 

白云苍狗,斗转星移。

一席白裘长衫,一派挺拔风姿,信步走来,意气风发。破旧茅屋前,青年模样的人弯下腰,拾起一只长了芽的破碗,推开那扇刻在记忆中的门。

“我回来了哦!”

 

 

【狐妖篇】·完













——一破旧茅屋前,青年模样的人弯下腰,拾起一只长了芽的破碗,推开那扇刻在记忆中的门。

“我回来了哦!”

门内老者一如当年温润,岁月沉淀的书卷之气更添儒雅,仿如寻常般抬起头微笑:“等了这些年,终于看到了你长大的模样。”

【真·完】

————————————————————————--

与伞灵的真·结局一起都是放FT里的【。

灵魄沐秋折损了修为依然可以从原型重新修炼,狐狸少天长大了就未必不能再与巧合下的饲主相逢。唯愿他们在漫长的生命中,能有一段倥偬往事永不褪色。

感谢在创作过程中与我讨论过、争执过也包容着我的各种愚蠢的各位,希望你也能喜欢这两个故事。

——————————————————————-

真的完啦!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产新文,反正还有两个稿子因为本子还没出就不公开了,大概全职的文就明年见啦!

      其实我在筹划写原创啊你们还会爱我吗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