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伞修无差】伞灵

大概是今年最后可以公开的稿子啦,古风架空漫画《倥偬录》的文案,收录在特典中,反正主要部分是漫画嘛(。

本子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7404 

另一篇是【喻黄无差】狐妖

欧欧西警示!欧欧西警示!欧欧西警示!反正我觉得简直是可以当原创看程度的欧欧西

所以很少写设定跟原作迥异的架空ry

——————————————————————————

【壹】伞灵

 

志曰:万物有灵,有所感,有所思,有所欲。或因欲害人,虽利而有愧;或因欲自害,虽灭而无悔。

 

那是一个下雨天。细密的雨在青石板路上晕开一个又一个颜色渐深的圆点,不大会儿铺满了整块石板,盖住了纷扬喧嚣的尘土气息。男人毫不在意长衫袍角沾湿了泥泥点点,略拂几下便快步走到檐下暂避。

雨虽不大,湿寒的绵绵也是恼人。叶修揉了揉发顶,唉声叹气地仰面望望天。

“俗话说贵人出门多风雨,”他自语道,“果然我叶某人贵得老天爷都妒忌了。”

奈何贵人不带伞也拿这雨没辙,叶修未显不耐,倒是悠哉地檐下听雨,发起呆来。

无人深巷难得闻及脚步声,偏生叶修耳力极佳,侧头仔细听了听却“咦”了出声。沙沙的悠然雨声中混入了不一样的韵律,似布鞋轻踏上湿润的青石板,不疾不徐地信步走来。

莫不是有人同他一般有这闲兴,那便可引为知己了。

叶修眼睛一转,似是无意,却又不同于自语,兴味盎然地瞧着濛濛的雨纱朗声道:

“秋阴不散霜飞晚——”

“——留得枯荷听雨声。”雨幕中渐显人影,叶修遥遥望去一抹白,思忖是否该打个招呼。对方似是无他甚多顾虑,一对视就先仿如心领神会眨眨眼,“阁下真是好兴致。”

“枯荷?哪有枯荷,”叶修打趣道,“只有一个避雨狼狈的俗人而已,苦中作乐罢了。”

对方忍不住笑了:“便是这苦中作乐,也避雨避得潇洒。陋檐遮不住大雨,寒舍就在左近,若不嫌弃,不如前去一避?”

 

 

那人名唤苏沐秋。二人停步在深巷尽头,有陋居一所,隐约可从窗户窥入,茶雾氤氲,恍若梦境。

苏沐秋上前叩了叩门后推开,讶然道:“当真是缘了,这丫头往日从不泡茶,今日莫非是福至心灵知客至?”

话语间,苏沐秋将叶修引到小几前,一个清丽女子奉上了茶。

叶修谢过,双手接了茶轻呷一口,赞许地看了看泡茶者:“人道品茶三境界,得味、得韵、得道。”说完转向苏沐秋,“令妹泡的这茶意蕴悠远,算得上得韵一品,苏兄真是好福气。”

“公子见笑了。”女子笑道,“粗浅技艺罢了,远不及能与哥哥趣味相投之人珍贵呢。”

苏沐秋附和称是,话锋又一转:“倒是叶兄谈吐珠玑,看来也是潜龙在渊呐。”

叶修思索片刻摇摇头,神色正经:“那有何用,尚不如得一知己,方是人生乐事。”

相逢即是有缘,三人围坐,和着雨声把盏言欢,好不畅快。叶修向来不拘小节,胸有大才而隐隐于市,难得碰到如苏沐秋这般懂他心意之人,天南地北地海侃以致一时忘却时间。待惊觉光阴如梭之时天色已晚,雨仍泠泠,丝毫没有停歇之意。

叶修望着窗外,心下奇怪这雨也下得久了些,这一避也避得太久了些。苏沐秋似看出他的难处,想了想递上初时那把油纸伞。

“叶兄不若将我这伞拿去,待到归还之日,定烹茶以待。”苏沐秋把玩了一会儿,郑重地交给了叶修,半是玄乎半是正经地缓缓道,“听闻万物皆有灵性,飞禽走兽、花鸟虫鱼,乃至笔墨纸砚……或感天地精气而化形,或聆人论至理而悟道。一朝修成人形,只与常人无异。此伞借与叶兄,不定哪日这伞便化为人形,前与叶兄为友呢。”

不等叶修回答,苏沐秋忽地展颜一笑:“你信吗?”

叶修笑道:“苏兄讲故事的本事倒是见长。不过若真如此,我倒乐意与这伞中之灵为友,能与我一谈之人,除苏兄以外,实在是尘世难寻。”

 

 

过了几日,叶修惦念着还伞,瞅了瞅日头高高挂,又是一个大晴天,便又寻至苏沐秋的家。哪知刚进深巷,雨就又下起来了,叶修只得再去苏沐秋处蹭茶吃。如此往复了几次,连叶修都笑起自己的流年不利来。

“看来我真是贵人,这都招了多少风雨了。”叶修对苏沐秋调侃道,“说也奇怪,今年降水丰沛,远胜昔时,逢我前来还伞,便作对似的下个没完……”

苏沐秋笑着摇头:“无妨,这伞,叶兄且拿去使便是。”

叶修如前几次一般在这里与苏沐秋畅谈,而后撑着那把借来的伞又悠然离去。苏沐秋把他送至家门口,在叶修走后却没有立即回去,静静地立在远处等待着什么。

“——你身为一介散妖,不惜损耗自身修为唤来降水……”

“……凭私欲而左天理,依己念而祸百姓,当不容你与那罪源……”

苏沐秋出神地看了看自己的指尖,手掌,手臂,想起那前几日追捕他的降妖之人,笑了笑,低声道:“沐秋知错。”

“……然上天有好生之德……”

“勿伤无辜,从此沐秋毁去修为,自打为原形,不再动用任何法力便是。”他说。

 

 

又是一个艳阳天,叶修提着不合时宜的油纸伞,寻至深巷,却惊讶地只找到了一片废垣。他怔怔望着与周围无二致的深巷围墙,以及高至脚踝的丛深杂草,以往的雨中相聚还能清晰地浮上心头。他询问巷外旁人以求苏家搬走的踪迹,却只被好心告知深巷早已荒芜,从未有过任何店铺,更逞论一家茶味飘香的陋铺。

也罢,人生在世,知己难求,得之吾幸,失之吾命。有缘自会再见,无缘就此别过。他举着苏沐秋赠予的油纸伞回望,洒然一笑,信步离去。

光阴荏苒,冬去春来,白了少年头,添了蹒跚。

叶修走过许多路,识得许多人,历了许多事,孑然一身,只拿着一把破旧的油纸伞。他无数次地与不同面孔的一袭白衫擦肩而过,时时会心一笑,想起当年的一场雨。

曾经也有人如此在雨幕中悠然向他走来,递出一把伞。

只是不知,是否真如那短暂的知己所言,这伞中之灵能修成人形,前来与他为友呢?

 

 

【伞灵篇】·完















——叶修走过许多路,识得许多人,历了许多事,始终孑然一身,直到有一天,白发苍苍的他撑着那把伞,看到了容颜依旧的那个人。那个人眨眨眼,笑道:“寒舍就在左近,不如叶公子再去避一次雨可好?”

【真·完】

评论(1)

热度(45)

  1. 推倒叶神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