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江湖再见】番外三·关于谜诗

………………对不起这个明目张胆的刷了伞修伞(。顺便编者绘者高调刷存在感注意,我长这么大总要给我一次玛丽苏,不是,杰克苏(?)的机会啊!(。

好耻就不打江湖再见之外的tag了。本子最后的二维码彩蛋是修伞肉,其实好早就放过了所以看不看无所谓吧let it go……

番外一·关于莫凡

番外二·关于先生

——————————————————————————

叁   关于谜诗

 

叶修在院子里的石桌用小刀刻下一划。

“我又赢了你一次,”他宣布道,数了数桌子上的划痕,“至今我已经赢了你……嗯……三百四十七……”

“你无不无聊,连谁找的野果多也有得比?”苏沐秋往他身上怒砸一果,“以沐橙那里的记录为准,你给自个儿脸上贴金不算!沐橙!”他回头喊屋内的妹妹,苏沐橙从窗子探出个脑袋,“叶修这家伙不要脸又乱记自己赢了一次,你快给他记一笔,因为他不要脸所以判负!我又赢一次!”

“你不觉得你更不要脸吗?沐橙你别听他的,明明是我摘的果多,不信你来数数,比他多出来的那些果子给你吃。”叶修也抢着说。

苏沐橙觉得有些头疼,无奈地笑了笑一言不发缩回了脑袋,任外边随便吵。

叶修眼睛一转:“打个赌吧,赢了给你记两次。”

“行啊,怕你?”苏沐秋爽快答,“什么赌?”

“就赌……”叶修思索了片刻,“赌你没法解我制的毒。怎样?我最近读完了神医秘籍,有一些想法,等你认输了我再告诉你。”

苏沐秋不屑地冷笑道:“话可别说太早啊叶少侠,谁认输还不一定呢。期限?”

“半个月,如何?”

“一言为定!”

 

 

没过几日,叶修一手抓着一只小老鼠,一手拿着一个小巧的瓷瓶把苏沐秋叫到院子。

“看好了,”叶修举起瓷瓶示意,“这是毒药。我给这小东西喂下……”

“侠骨丹心,少侠怎能做出如此邪恶之事,”苏沐秋痛心疾首地救过那只蜷缩在叶修掌心紧张得不停吱吱叫的小鼠,“别欺负我的二宝,我才捡回来没多久呢。”

“它昨天还叫旺财来着吧……咳,这毒不会取它性命。”叶修顿了顿,补充道,“……呃,不过痛苦大概是一定的。”

“你!”苏沐秋咬牙,“你不就是嫉妒我对它比对你好。”

“……”叶修置若罔闻,“期限到了你认输,我就帮它解了。”

苏沐秋含恨看着小鼠被沾了药的细针扎在腿部,逐渐变得无力而萎靡,小眼神望着他可怜巴巴的。

“等着吧小灰,我会把你从这个坏人手里救出来的。”他念叨着,接过瓷瓶直奔药庐。

苏沐秋风一般地走后,叶修捏起小老鼠端详道:“吱吱啊,你猜他会不会发现我也是瞎弄的毒,其实拿不出解药?喏,给你缓解药,大不了就拖到他找到吧。”他笑了笑,“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按时,不过找出来我倒是信他能做到……唔,算了,我就是看他气哼哼的,故意给他机会赢一局,下次比武再找回面子吧。”

“还有,下次再啃我唯一一双鞋,我就不仅是下药了。”说着他戳戳老鼠,“我会扔你到外边去。……也不许去沐橙那儿躲起来。”

 

 

十一日后,就在苏沐秋终于从药庐里出来重见天日,决定到镇上一趟时,落霞山下的小镇街道路过两个神神叨叨的老头。

“老雕,就是这里了。”其中一个扛着“以文会友,卖字求生”的牌匾,擦擦头上的汗,指着不远处镇子外高耸入云的落霞山,“以我神算之名告诉你,上头定是适合你作画之处。”

“诶,好。”叫“老雕”的老头仰头望了望,突然起了画兴,当即放下背上的包袱,从里面数支大小不一的紫毫中挑出一支来又四下摸索着纸张,“我先在这儿画……很快,给我半个,不,一个时辰!”

“……”

“老皮!”

“……好吧,我也喘口气,给爬山攒点儿力气。”老皮不知从哪儿摸出两把小马扎,一把递给了老雕,一把自己一屁股坐下了。那牌匾往面前一杵,嘀咕道:“顺便摆个摊。”

刚坐下没多久,一个年轻人便急匆匆奔了过来,正是苏沐秋。

“老人家,请问卖字吗?”他问老皮。

“卖啊卖啊,小娃娃要写些什么?贺词喜联,追悼丧言,学堂里先生的课业,还是,嘿,”老皮摇头晃脑地说,忽然促狭一笑,“给心上人的情诗暗语哇?无论是啥,我老皮都能写!”

老雕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苏沐秋道:“能不能写首谜诗?就是……”他想了想,“有误导性,不能轻易猜出本来的意思,但是事实上并没有错的。”

“行啊。”

“哇,居然真的可以,”苏沐秋惊讶道,“现在的江湖骗……呃,江湖文化人,还挺厉害啊。”

老皮得意洋洋地捋了捋胡子。

苏沐秋将那辛苦找出的解毒之法如此这般一一说与老皮,老皮听完啧啧称奇,拽拽老雕:“来听,这个好玩!”

老雕在一旁边听边画也早憋不住,放下笔也兴致勃勃地凑过来:“这位小友,整人玩儿?”

“这都看出来了,”苏沐秋笑着点点头,“嗯,逗逗一个朋友。”

两个老头叽叽咕咕地琢磨起来,没多久,老皮从老雕的包袱里摸出一支笔蘸饱了墨,唰唰唰在一张破羊皮卷上写下:

真意皆藏自心中,四寸方圆天地同。

清疏无言化生势,辰昏任游非西东。

“‘无需外药,不可在病发昏迷时移动,只需在辰时注入真气由天灵任督二脉通至周身各处经脉循环一周天便可解毒’,小兄弟你看看,是不是你要求的这么一回事。”

苏沐秋默读了几遍,心下讷讷我也看不懂居然是这么一回事啊,口上却赞道:“好好好,想必那家伙定不能解其中真意!”

“嘿嘿,卖字求生,专业的。”老皮伸出手,“十两银子。”

苏沐秋一愣:“这么贵,专业坑财吧!”

老雕“呵”了一声:“这笔,这墨,这纸,可是上好的!我画画都不轻易用!”

老皮补充:“卖学识,也总是比较贵的。”

“因为想这诗我没画完这《落霞晴空图》,惊世名作被扼杀了。”

“还阻了我运程,”老皮甚至掏出一张八卦,“若不是想这诗,玄武方向应该来一个贵人……”

苏沐秋:“……我上有双亡父母下有……下有一幼妹一,呃,一长弟,还有猴子老鼠青蛇山猫山鸡……什么的要养,二两,不能再多了。”

不等二老头答话,他扔下十个铜板抓起破纸施展新琢磨出的轻功步法,扬长而去。

老皮不高兴地捡起铜板吹吹,塞入包袱里:“臭小子,不识好人心。”

“就是,破个财消个灾嘛,帮人挡劫也挺麻烦的,早知道就随他去了。”老雕也闷闷不乐道。

“算了,看在就算挡了劫上半生也命途坎坷的份上……”

“……我们就把他们不凡的故事做成话本,姑且算他付够报酬了吧。”

 

 

苏沐秋一步三蹦地回到家中,拎起老鼠说着“吉祥我这就来救你”,按方法给它解了毒后又一溜烟冲出屋子喊道:“叶修,叶修,我知道怎么解毒了!”

“呸呸,”大树下乘凉的叶修吐掉嘴里的草根,“哎,真的吗?”

“哼,你看。”苏沐秋摊开手,小鼠刚从中毒的痛苦中解脱,尚在惊惶虚弱,但眼里的光彩预示着很快又能活蹦乱跳了。

叶修看了看心下一惊,居然真的栽了一局,面上依然不动声色:“谁知道是不是之前的那只。”

“我的旺财我怎么会认不出来!”苏沐秋冷笑道,“你不就是自己都不知道解药。”

“居然被你发现了,小看你了苏少侠。”

“想知道解药吗?”苏沐秋狡黠道,“等你能破解这谜诗,就离真相不远了!”

这几铜钱买来的谜诗,特别好用啊,苏沐秋想,当时的他并不能意识到这首诗的影响竟能深及至十年后。

 

 

数月后,苏沐秋与叶修成为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侠盗“少年双贼”。

一年后,在一次行动中两人不慎被发现并击败,苏沐秋为救叶修落下悬崖,叶修侥幸逃脱,潜心修行,“少年双贼”从此销声匿迹。

一年半后,叶修带着苏沐橙,与几名同好志士共同创建嘉世门派,任掌门一职。从小院迁至半山腰门派内整理苏沐秋留下的东西时找到写着谜诗的小纸条,索性根据诗意修筑“藏心居”作为闭关练功室,下藏密道通向商议事宜的密室,机关抹上他至今不知解药的毒。

十年后,叶修被以“堕入魔道”之名剥夺掌门之位,逐出嘉世。

十年半后,一个少年闯入藏心居下密道听到进一步陷害叶修的密谋,情急之下误中此毒,无处脱身时被苏沐橙捡到。

 

十年半后,轮回的“先生”踏上嘉世这块土地。

久违了。


【番外三·完】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