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江湖再见】番外二·关于先生

嗯(。时间轴看了就懂了(。伞周师徒,其余自由心证。tag懒得打其他的东西惹ry

番外一·关于莫凡

番外三·关于谜诗

——————————————————

贰  关于“先生”

 

“咦,你们看那是什么?”吴启好奇地指着湍急的河流上一团漂浮的……物体。

杜明回头一看,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死死死、死人……?”

众人本来还在嘻嘻哈哈地打闹着,听到杜明这一嚷,也都突然打了个哆嗦。在湖边玩耍的轮回弟子,还是头一回碰到河上居然能漂着个人。

“活着。”一直只是很安静地坐在河岸看其他人玩耍的轮回内定下一任掌门,年仅十四便早已凭借一身过人武艺名满江湖的周泽楷,突然开口道。

“嗯,你感觉到他还有气息?”站在一旁的江波涛侧头看了看他,点点头,“那便一定是还有了。泊远,去叫方大夫来,就说又要他发挥救死扶伤的功效了。”他催促着另一个年轻人。尽管同样年纪不大,江波涛是轮回弟子中少见的老成,此时尚能冷静地指挥,一方面是长老内定由他辅助周泽楷任下任副掌门一职,一方面也是他有能挑起主持大局重担的魄力。

周泽楷只是继续沉默着,望向河上那人的眼里带着点点担忧。尽管他的感官无比敏锐,要捕捉到那人的脉息,也已愈发艰难……

方明华被吕泊远拽着匆匆赶来的时候,那人已被轮回众弟子救上了岸。

“这是……?”他看着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人。此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仅比周泽楷等人年长四五岁,而身上的伤痕则触目惊心,经水流长时间的浸泡已有些发白。

“方长老方长老,”众人七嘴八舌,“救他吗?”

“人都弄上来了,岂有不救之理。”方明华捋捋袖子,指挥道,“扛到那边那个草屋吧,我尽量试试。他的伤……尽人事听天命。”

 

 

他在虚无中漂浮,而后似乎从哪儿拾回了一丝神识,顷刻间四肢百骸的疼痛如潮水般涌来,五脏六腑几欲撕裂灼烧,差点又让他昏死过去。恍恍惚惚间仿佛有细微的只言片语飘入脑海:

“……姜汤能…………草药……”

“……发热……醒不来就……”

“万一…………方长老……”

听着听着忽觉天旋地转,他挣扎着猛然睁眼,侧身“哇”的就吐出一口浊血,差点栽下床去。一只手迅速地扶住了他,让他躺回床上。

“方长老!他醒啦!”

他勉强睁眼,看到旁边密密匝匝围满了人,而刚刚扶住他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英俊少年。

“都让让,给伤患透透气。”温和的声音传来,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男子拨开人群在榻边俯下身来,“阁下感觉如何?”

方明华年纪轻轻却无愧于轮回派长老之名,一手医术使得出神入化,自救人上岸后未过得几天,濒死之人竟真的从阎王殿捡回了条魂。

他张口,听到自己的声音嘶哑:“……活着。”

一旁有个少年突然“噗”地一笑:“咦,跟小周说的话一模一样呢。”

那个俊朗的少年怔了怔,笑笑:“嗯。”

“这里是轮回派的后山,阁下是顺着河流被冲来的,现在已经是那之后的第三日了。”男子给他介绍道,“这些是轮回弟子,我是方明华,轮回冒昧的问问阁下姓名?待您痊愈后我们便可派人送您回府。”

“多谢各位救命之恩,在下是……”他顿了顿,突然卡了壳。

对啊,他是谁来着?他的嘴开合了几次,似乎隐约还能吐出什么习惯的称呼字眼,而一旦试图仔细回想,脑海中又是茫茫一片。

他的眼里闪过焦虑,“我忘了。”

姓甚名谁,家在何方,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为何落水受伤,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众人无言。最终还是方明华轻咳一声打破沉默:“因为受伤的淤血积于颅内或风寒发热损害神识而忘却过去……也是极有可能的,还是待痊愈再谈及以后吧。”

他就这样带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在轮回后山住了下来。

 

 

两个月后,在方明华的治疗和众轮回弟子热心地悉心照料下,他很快能下床行走,溜达在后山了。伤势早已好了大半,已经看不出他还是两个月前那个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

除了他依然对自己的身份来历想不起一星半点。

他每天早晨睁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尝试能不能想起过去,然而每次都是“我的姓名是……”后便卡了壳。长此以往便索性放弃,直接在轮回派住了下来。起初因为心怀感激还给方明华帮帮忙,找找药草研磨药方,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能记起许多相关的学问来。

“我也许曾经是个对医术颇有研究的人。”他十分肯定地告诉方明华。

方明华大感意外,尝试着与他交流一二,这一交流,便交流了一整日。直到各自尽兴归屋,方明华才去轮回众弟子的住所严肃地告知:

“我们救回了一位高人。”

方明华识人的眼光轮回上下有目共睹。以周泽楷的出挑,被推荐为轮回下任掌门候选人并不意外,但是江波涛,一个起初众人以为只是资质平平的外门弟子,方明华却一眼看中他在与人交往中的长袖善舞,拉上来做了与周泽楷共同前进的搭档,解决了无人能懂掌门继承人之意的问题。更不用提与周江二人交好的吴启、杜明、吕泊远等人,也是他亲自去弟子间深入了解,提拔起来组成下一代各护法堂主的优秀门人。此时他说救回来的那人“是位高人”,轮回上下都毫不怀疑。

然而真正令他们彻底信服的,还是偶然的机遇下,他们见识了这位高人的身手。

 

 

“当心!”

练武场上,周泽楷等人正为不久将至的武林大会练习着阵型。吕泊远一时失手,运气的方向偏离了原定的目标,击向一旁。此时按原套路,周泽楷的箭疾速射出,恰巧被这一阵真气打偏了方向,斜斜地折了个角,向练武场外射去。

周泽楷,凭借一手百步穿杨的好箭法名扬武林。他的箭最是华丽精准,力度拿捏老道,虽因这偏折打弯了些许气势,其刚健的力道却未损几毫,依然发出锐利的破空之声直指一点。

那位“高人”不知道为何竟出现在练武场外,按照箭矢的轨迹,他将会被这一箭稳稳穿过。而以箭的速度,他已避无可避!

然而他却未见慌张,只诧异了一瞬便挪了挪脚步,身形晃动毫末,竟闪过了寒光乍现的箭簇,再屈起两指看似十分随意地弹了弹,箭矢的轨迹便硬生生被改变,一头扎进了坚实的土地,戳出一个深洞。

“这位,呃……哎,那个,您没事吧?”吕泊远吓出一身冷汗,同时又被这一闪一弹的身手惊得目瞪口呆,一时想不出要如何称呼,不自觉使用了尊敬的语气。

周泽楷也走了过来。虽然这并非他的过失,却也依然眼里含着歉意,拔出了差点夺去一条人命的箭,“……抱歉。”

“没事没事,我看着感觉应该能闪过,就试着闪了闪,顺便再试试能不能让它停下。”高人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厉害,不过好像我还挺强的?看不出来嘛小周,你人这么腼腆,射出的箭带的杀意可一点都不含糊啊。”

“……”周泽楷没有接话,也不知道该接什么好,索性就抿着嘴一言不发。

“哎,不过你也还年轻,嗯,大有前途!”他拍拍周泽楷的肩,“来切磋两把?就比弓箭。”

周泽楷点点头:“嗯。”

吕泊远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等这个发展?!难道不该是赔礼道歉完事然后这位大哥回去搞草药他们继续练习吗?

闻讯赶来的江波涛不知从哪儿出现,拍拍他:“我们可以围观围观,小周自己有分寸不会误伤的,放心。”

全轮回上下若非必要训练,从来没人敢与周泽楷切磋,尤其是比他最擅长的弓箭,因为败局够他们吃一嘴的。但是这位“高人”居然提出与周泽楷比弓箭,这真令他们大开眼界。

周泽楷做事向来十分认真,即使是与这不知深浅的“高手”较量也不会掉以轻心。倒是这个人,一派轻松的模样,嘴角啜着微笑,与刚从水里被捞上来时奄奄一息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先吧,你比我小。”他对周泽楷说。

周泽楷也没有谦让,点了点头便拉弓搭箭,没怎么花心思瞄准,眼神骤然凌厉,松开将弓弦拉得紧绷的手指。

尖锐的“嗖”声呼啸飞过,一道模糊的箭影穿过整个箭场,深深地插进了靶子中央,扎入后还兀自颤动着,箭羽振动发出嗡嗡的余音。

“哟,不错啊,一箭双雕嘛。”高人笑着说。

一箭双雕?

众人茫然地看了看靶子,正中了红心没错,可是哪来的双雕?

杜明“噌噌噌”地三步并做两步窜过去一瞧,瞪圆了双眼,回身大喊:“箭头——穿着两片——树叶!”

一箭双雕即是指的这个意思了。高人漠然无视了靶心,只称赞了连穿两片树叶,所有人惊叹周泽楷箭术精准之时,也对高人同样高水平的目力而啧啧称奇。

“好,到我喽。”他接过周泽楷的弓,从箭筒里抽出了三支箭,一起搭在弓上,眯了眯眼,缓缓拉紧了弦。

嗖嗖嗖!

三箭几乎同时射出,上下排成一列比肩共进,噗噗噗地扎进了靶子。杜明留在靶子不远处没有离开,此时又凑上去看了看,带着一脸佩服跑回来汇报。

“三支都中了靶心,而且,每支箭头都穿了一片树叶。”

杜明看得清清楚楚,当时正好有一阵风吹过,三片叶子飘落的方向、速度以及与靶心的距离都各不相同,然而这三支箭却似乎对这些早有预料,竟能分别命中。

真正感到震撼的是周泽楷。只有他清楚,这位高人看似同时射出的箭其实略有细微的先后之别,箭头指向的角度也有几不可察的偏差,这说明这位高人对风速、叶子飘落的速度等等都有精准的预判。

“晚辈不及。”周泽楷是个老实孩子,当即便对这位对手敬佩道。

“呵呵,”高人笑了,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周泽楷,“你真的是株苗子,难怪明华一直对你赞不绝口。你还有相当大的进步空间,要不要当我徒弟?不多时,你定能成为江湖上的弓箭号称第一的神射手。”说罢,他又调侃一句,“男人不能只靠脸吃饭啊。”

其余人沉默,也只有这位高手中的高手敢说出这句话来了。

周泽楷也没太在意。他有傲骨,却一丝傲气也无,晚上征得门派长老等人的同意后,他找到了这位高手,恭敬地拜了拜:

“先生。”

 

 

“先生,先生!”江波涛咚咚咚地敲着先生的门,“您到底在不在?”

“不在!”先生不乐意道,“你等等,我写完这最后一点……一点……嘿,好了!进来!”

江波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先生也是个怪人,一身绝世武艺却整日吊儿郎当四处溜达没个正形,除了自个儿身世毫无印象外竟精通江湖各门各路的武功心法,没事就捣鼓捣鼓秘籍扔给轮回弟子“玩玩”。虽说随性得令人挺无言以对,但是也正是他的引导指点,周泽楷的武艺越发精湛,轮回派的发展也蒸蒸日上,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由天才少年撑起” 的小门派,成为了本届武林大会举办者的大门派。

“怎么?你有事找泽楷,别找我。”先生摆摆手,“只教武,不卖身。”

“先生说笑了……”江波涛打了个哈哈,“您不是一直想下山玩?”

“咳咳……”先生一时有点尴尬。虽然轮回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但禁止未经许可擅自下山的轮回门规让他颇有些尴尬。他不是轮回门下,却住在此地当着掌门的师父,这到底是遵守呢还是不遵守呢……

所以他每次想下山转转都是偷偷进行。以他登顶的武艺自然很少被人发现,没想到江波涛竟能捕捉到蛛丝马迹,当真是属狐狸的。

“小周和我会带着几个人出趟远门,先生要不要一起来?”

先生是何等聪明,只稍一想便恍然大悟:“发武林大会的请帖?”

“没错。”江波涛道,“亲自登门拜访,方显诚意。”

先生了然。轮回虽日益发展鼎盛,但资历确是不及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如嘉世、蓝雨等门派,正副掌门亲自送请帖既是给足了面子避免轮回因发展过快树敌过多,也能再为武林大会造造势。

“明白了。行,那我就跟着你们一块儿去。”先生笑道,等待着江波涛的下文。他知道江波涛这人精的话不会只有这么点。

江波涛果然还有话:“那便请先生一路保驾护航。”

“合着是当我作保镖使。”先生调侃道,“嗯,压江湖第一颜这个镖,好像确实挺值得我出手的哈。”

轮回树大招风,各路三教九流盯着这块肥肉已有多时,就盼着武林大会从筹备到开展能出什么岔子。谨慎起见,江波涛安排先生一路跟随也无可非议。不过又借此调侃周泽楷的容貌,先生肯定是故意的。

“不过我要戴斗笠,可以遮住脸的那个。”先生又说。

“为何?”江波涛奇道,先生眉目隽逸,并不是需要以纱遮瑕之人。

先生咳了一下:“不知道是哪儿听来的……隐约有一点点的记忆,似乎我曾经对什么人说过,行走江湖当大侠,是要戴斗笠才比较有风范的。”

横竖也不是什么大事,江波涛无言片刻也便同意了。

“也许,武艺高强的人性格都很独特,先生也是,江湖上的高手如叶修黄少天等前辈也是……”江波涛暗自思忖,突然想起几个月来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消息。

 “对了,最近嘉世与叶修的消息,先生听说了吗?”江波涛问。

“怎么?”先生隐居在轮回后山,对外界的了解除了那些个鼎鼎有名的门派外,还真没多少。

“叶修被嘉世以堕入魔道之名逐出门派了。”

“这么玄乎?这个嘉世,有点意思啊。”先生摸摸下巴,“魔道……何谓魔道?”

“据说是邪功。”江波涛说,摇摇头,“嘉世曾办过三次武林大会,可是我们的重点拜访门派呢。这处在风口浪尖的……”

“行啊,那我们就去会会这个嘉世。”先生说,笑叹道,“哎,没有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小喽啰是不会懂得何为对武学的真正追求的。世上无所谓邪功,只有练得成功与不成功罢了。也正好,没了这一号人物的助力,嘉世对你们的威胁又大大减小了呢。”

“但愿如此。”江波涛也叹了口气,“那么先生收拾收拾包袱,我们明日便出发吧。”

他们并不知道,话题的中心人物,正策划着一场惊动整个武林的天翻地覆……

 

【番外二·完】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