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江湖再见】番外一·关于莫凡

收录于《江湖再见》文本特典,混一下更(等等你

时间轴是在漫画正剧开始之前XD就是小莫凡是怎么被拐进魔窟的(。

番外二·关于先生

番外三·关于谜诗

——————————————————————————

壹   关于莫凡

 

新一期的江湖悬赏榜在绿林侠士常常聚集的各大茶馆酒楼张贴后,整个江湖一片哗然。

据传在一个叫“兴欣”的客栈里,藏着一本绝世秘籍,习得此中奥义之人,将能取代成名近九年的“江湖第一人”叶修和近日呼声愈发高涨的新“江湖第一人”周泽楷,独步武林,而发出悬赏的人,竟求之以黄金五千两的高价!

各路人士纷纷好奇这名不见经传的“兴欣客栈”到底为何会藏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秘籍,更多的人则兴致勃勃地加入了前往兴欣客栈寻找秘籍的行列。江湖流行语从“兄弟你是何派门下”“求切磋求击败”等等不约而同一夜之间全部换成了“去不去兴欣找秘籍”。

可是,兴欣客栈究竟在何处?

大多数兴致勃勃踏上找秘籍之路的侠士,当发现他们连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都无法得到答案时,都放弃了以此求财的心思,一笑置之,又回到以往的生活。不多久,这个事件就如同石子投入湖面漾起涟漪又沉入湖底归于平静一般,很少再有人提起。

 

 

这种轻易放弃的做法,自然遭到了“第一神偷”的鄙夷。

第一神偷,姓莫单名一个凡,虽这名头顶着个“第一”,似乎能与什么第一剑客、第一神射手、第一拳师、第一神医之类的并列在“第一”榜里,但是后缀一旦换成了“神偷”,就是臭名昭著人人喊打,欲先诛之而后快了。这莫凡也好生古怪,年纪轻轻却有一身敏捷的功夫和野兽般的直觉,寒门小户的银两钱财不屑出手,凭着诡谲的身手倒是盗过不知多少富豪名士的藏家宝物;既无同伙也无靠山,独来独往孤僻一人,偷盗与卖出手段干净利落,很难抓到他的把柄。最令人腹诽的是,此人上可偷天财下可盗地宝的身手招致无数大小门派的纷纷招揽,可他却毫不给情面地全部拒之门外。久而久之,便不再有人试图向他示好,奈何也无有效制止他的手段,只能见一次防一次,被盗后咬牙切齿再不了了之。

其实莫凡也记不太清自己为什么要做一个偷了。命是早逝的娘给的,名是养大他不久就也撒手人寰的爹起的,大意就是没有在江湖上混出什么名堂的爹给儿子一个“莫要归于凡俗”的愿望。莫老爹退出江湖后心灰意冷地隐居在山林间,所以莫凡也就从小与林中野兽相伴练就了不俗的身手。爹娘去世后莫凡便少与尘世接触,养成了他日后寡言冷漠的性格。在家中财物再也无法支撑生活时,他只能下山去寻找活计,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开始了他成为神偷的道路。

莫凡在驿站听到旁人叹息着放弃寻找秘籍,不屑地冷哼一声,打开了手里的地图。所以你们是凡人,而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他心想,不过这群人放弃了也好,自己能拿到秘籍便省力许多,不必再思虑与他人抢夺。兴欣客栈确实小而无名,他也是花了不少功夫在寻找地点上,不过既然事物存在就一定有迹可循,莫凡多方打听,终于知道这兴欣客栈就坐落在江南某城一个名为落霞的山脚下。

莫凡最后检视了自己的暗器匕首与包裹,志得意满地要了匹马,踏上了一条目前他尚未察觉的不归路。

 

 

“你这计划,到底行不行啊!”传说中的兴欣客栈的二楼雕花木窗边,趴着一个俏丽的劲装姑娘,正焦虑地伸出脑袋左顾右盼,向身后一个优哉游哉坐着没个正形的男子抱怨道。

兴欣客栈的掌柜陈果,两个月前听从“捡来的某人”的指示,放出了自家客栈藏有绝世秘籍的消息。

“呵呵,我的计划怎么可能会不行,你就等着吧。”捡来的某人叼着根草胸有成竹地笑道,“越迟出手的,才越有可能是条大鱼。”

陈果依然面带忧色,那某人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兀自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就下楼溜达了。

嗯,真正有实力的人,从打听消息到筹备再到出手,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

叶修自发觉嘉世对他掩藏的恶意后也不是傻子,早已暗中备好退路,这兴欣客栈是他以前下山闲游时顺手结交的,如今正好可以成为将来的栖身之所。随着嘉世的风声越来越明显,他也意识到离开的一日或许很快就要到来,恰巧这兴欣掌柜的陈果是个一直渴望融入江湖风云成为与仰慕的苏沐橙女侠——当然她与叶修相识之时并不知道仰慕的女侠与这小跑堂的关系——一样英姿飒爽的姑娘,叶修与她一拍即合,成立了以“兴欣”为名的门派。

虽然这门派成员只有寥寥数人,而且叶修在嘉世公开翻脸前还依然是嘉世掌门,并不能算在成员内。

“招兵买马,除了自身要有名气外,适当的坑蒙拐骗……嗯……主动出击,也是很有必要的。”叶修心道。

 

 

是夜。莫凡历经一路的更换驿站、掩藏行踪,防止某些正义侠士识破他身份招致追杀,终于风尘仆仆来到了兴欣客栈所在的小镇。

“就是这里了,果然很小。”他躲在不远处某个隐蔽的角落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藏宝地心中暗想。然而他并没有马上出手,真正上道的人都要观察数日摸清兴欣众人的作息规律再做打算,所以他在角落里猫了下来,决定先观察一阵。

莫凡少年时积年累月地与林中野兽学习狩猎,耐心不可谓不惊人。他一声不吭地在那角落蹲了两天愣是没有什么大的动静,过往行人熙熙攘攘,竟无一人发觉他的存在。他的双眼始终紧盯客栈各处可能可以潜入的地方,终于被他发现了可乘之机:入夜打烊后,兴欣的大门自然是会紧闭,不过为了能接待深更半夜造访的旅人,还是留下了靠近柜台的一扇小窗以便守夜呆柜台的人发现客人;子时正是客栈大多数人熟睡的时机,潜入正好,也能有更充裕的时间搜寻秘籍所在。莫凡仔细检查了逃命用的烟雾弹、布置陷阱用的铁丝网等工具是否带齐,就整了整呼吸准备出击。

窗子开得不大,仅够让人探入脑袋与守柜台的店小二交谈。莫凡一身夜行服贴近墙边,侧耳听了听里边动静,心中不禁一喜:呼吸平缓而沉沉,是熟睡之人的征兆。与野兽厮混久了,自然能练就辨别活物气息的好耳力,他满意地点点头,尽可能将视线探入一扫室内环境。除了趴柜台上睡得深沉的家伙,空无一人。

这会儿他却又没急着喜悦了。明知自家客栈藏有宝物,怎可能没有布置一点防卫。莫凡心中一动,手腕一转一弹,一枚细小的石子滚入屋内。

“嗖嗖”几下,数枚锋利的暗箭插在了石子触地之处,伴着“咔嚓”一声,似乎有什么夹子闭合上了。莫凡对这声音无比熟悉,是幼时父亲带他外出打猎时常用的捕兽夹夹中猎物腿部的机关声,被夹中的野兽往往腿部鲜血淋漓再无行走的可能,更何况是人。这客栈的人,未免有些心狠手辣。莫凡心中冷笑一声,不过就这程度,还是十分不够看的,至少绝对拦不住高手。

柜台的人似乎被这几下惊醒了,揉着眼睛就要起来,莫凡见状立即掏出了一包粉末和火折子,点燃后用一根细长的管子吹入客栈,方向正是那柜台伙计的位置。他用内力试探过这伙计的气息和功夫功底,是个完全没有练过的家伙,所以他毫不担心迷烟会放不倒。

很快,那个迷迷糊糊的家伙又倒下了。莫凡又侧耳听了听毫无动静的大堂,轻轻把窗子打开,灵活地跳入了客栈内。锐利的眼神四下扫了一圈,他立刻又发现了好几处的陷阱机关,不由得暗叹了声似乎这布置陷阱机关的人也不是白痴。一个上好的神偷必须是精于此道的,他动手一一解除了这些机关,环顾了一周确定了再无任何陷阱隐患后,沿着客栈每一寸墙壁地面细细搜索可以埋藏储物机关的地方,意料中的一无所获。

莫凡略抬头望了望。这客栈呈回型两层楼格局,二楼走廊尽头拐进了他所处大门位置看不到的方向,多半就是掌柜的卧房了。宝物贴身藏也说不定……莫凡贴着墙缓慢而警惕地挪至木楼梯处,正待抬脚,忽然敏锐地一躬身,躲过了身后毫无征兆突然汹涌而至的杀气。

来不及回身,他迅疾地一个翻滚闪到大堂中央空地,定睛一看,竟是那被迷趴下的店伙计。迷药竟然没有发生作用?!

“你?”莫凡本想问你是何人,话至舌尖才想起这话似乎由自己问非常诡异,又闭了口。倒是那伙计气定神闲地微笑着打量了他:

“小伙子身手不错啊,来找秘籍?”

莫凡不答话,抿紧了嘴与那伙计对峙。

“你想不……”伙计开口,话还没说完,莫凡忽然掏出一枚烟雾弹朝地上一甩,几乎就是在同时脱身后撤,兔起鹘落消失在烟雾中。

“……想加入我们兴欣门派啊?”店小二叶修说完最后这句话,无奈地略使内力挥荡开浓浓的烟雾,“年轻人,就是这么急躁。”

 

 

莫凡匆匆缩回他先前呆的角落。他知道盗宝都不容易,不过倒没想到过这么快就吃了一次败仗。那店小二不简单,不知道为何那人能避过迷药,下次要小心这个家伙。莫凡休整一日,第二日晚上决定直接从房顶出手。

他绕客栈跑了个大圈,确定了掌柜的是一个女子,又进一步确定了这女子的卧房位置。夜里,他从后方山坡直接跃至屋顶房檐,揭开瓦片,偷偷探入半个脑袋……

“砰”的一下一枚硬物砸中脑门,莫凡被打得有些懵,愣神望着下方。那砸硬物的力度掌握得正好,只堪堪给他的脑门留下一块红印。

店小二叶修仰脸,指尖还把玩着几粒花生米。

“喂,小贼,你脚步太响了,敬业点行吗。”

莫凡觉得自己脸大概有些僵硬。他咬咬牙,正欲退身而走,“砰砰砰”的花生米接踵而至,悉数精准击中他的手肘关节,双手不禁一麻,失去平衡摔倒在屋顶。叶修打开窗子从侧檐翻上,一派轻蔑的模样:

“就这点程度啊,我都怀疑看走眼……啧,还有什么招,使出来赶紧的,我赶时间开门呢。”

这个时间开门也只有睁眼瞎才信,看这人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莫凡连反击都有心无力,也没有空闲留给他嘲讽,来不及起身只能顺势几个翻滚试图远离。

叶修手里拿着把形状古怪的武器以刁钻的角度向他刺来,莫凡也不逞多让,鬼魅般地几个移步留下隐蔽的机关陷阱,又一次抛出了烟雾弹。叶修没有退缩,竟用那武器将烟雾弹一一弹开,瞬间喷涌出的烟雾因此没能最大程度地聚集掩盖莫凡的身影,他蛇形逃跑的路线尽被叶修收归眼底。

“这小子,怎么不搭话啊。”叶修没有追上去,只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莫凡留下阻碍他追击的陷阱,“还不错,再让他跑一次吧。”

莫凡对陈果卧房的判断十分正确,叶修从房顶跳下来,正是落在陈果窗下的屋檐。

“怎么样怎么样?”陈果衣着整齐,完全不是深夜入睡的装扮,“你干嘛还放走那小偷,难道你打不过人家?”

叶修鄙视地看她一眼:“开玩笑,放眼武林,有我打不过的人吗?”

“你和那谁和那谁还有那谁决战山巅有几次不是你输了吗……”

“胜败乃兵家常事,”叶修轻描淡写地挥手,“偶有失误也是让着那帮年轻人。”

“别扯了,能有些大侠风范吗你。”陈果抚额,回身对屋中另一个姑娘道,“小唐你把凳子让给他,坐我床上来。”

唐柔笑笑,起身与陈果坐在一起:“好的。”

“谢了。”叶修坐下,“刚刚那小贼其实身手挺不简单的。”

“你不是还嘲讽他‘就这点程度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两面三刀,鄙视。”陈果说。

叶修哭笑不得:“大姐你到底站哪边的,这是战术!战术懂不懂?而且他跟你们比当然是挺不简单,跟我比那可就差得不止十万八千里了。”

“果果,好啦,我们再听听更多情况吧,白天你再算账也不迟,再不济你还能扣他工钱。”唐柔安慰地拍拍怒不可遏的陈果,转向叶修,“你是故意放他走的吧?”

叶修点点头:“小唐还是比较有天赋的,比某人敏锐多了,我确实是故意的。”

眼看着陈果就要抄武器了,叶修才没继续挑衅她,继续说道:“从他窝在对面那个角落观察客栈起,我也在观察他了。思维缜密,潜入和逃跑手段了得,尤其是逃跑,若他真能爆发起来我未必能拦得住;机关和陷阱的发现与布置也很有一套,是个可塑之才。除了脑筋还不够灵活,第一次潜入时居然没想到我用调息也能伪造不会武之人熟睡的假相,这么快就放松了警惕,小伙子还是太年轻啊!”

“……”陈果忍下了再一次抄起武器的冲动,正常人谁会想到一个守柜台的店小二是个能调理气息做出伪装的江湖第一人啊??

“行了,你俩睡吧,这几个月还是两个姑娘家一起睡比较安全些。”叶修站起来向外走去,“我去布置一下这几天的安排,也差不多要回嘉世一趟看看了……那小子我们努力一把收进门下,对兴欣又是一场壮大呢。”

 

 

叶修没说错,莫凡又一次逃走后确实就开始谋划下一个潜入的计划。除了那传说中的秘籍,他又看上了一件宝物,就是叶修手里那把样式古怪的武器。从光泽与形状来看,定不是凡器,莫凡往往想偷的就是这类宝。休整好后,他决定这次从地窖潜入……

从地窖潜入……

地窖……

“嘿小子,来不来当我小弟啊?”

哦,从地窖出来他就撞上了一个赤裸了半个胸膛的家伙,热情洋溢地问他要不要当小弟,当他想反抗时与此人过上几招,竟招招出其不意差点将他拿下。

去你的小弟。莫凡狠狠瞪了那家伙一眼只好再消耗一枚烟雾弹返身遁走,计划失败。

第四次……

第四次他强硬地半夜从正门闯入,被一个骂骂咧咧胡子拉碴的男人喷了满脸唾沫星子要求他对扰人清梦做出赔偿,没钱就卖身打工抵债,还有个漂亮姑娘格外强硬的身法一路追打逼得他不得不放弃了原先的栖身角落。

第五次他终于闯进了掌柜的卧房,在老板娘尖叫“流氓”和周围住客义愤填膺鄙视不屑的眼神中尴尬地从粉色香枕下边找出一本《绝世秘籍》再尴尬逃走,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打开,无法抑制终于达到目标的喜悦,那些愚蠢的、轻易放弃的家伙所无法达到的目标的……

“《绝世秘籍》:

只此一本,丢失再无。掌握此书,尽得奥妙。”

扉页龙飞凤舞写着这几个字。莫凡心下大定,就是这个!他翻过一页,赫然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数字。

这是……什么?莫凡茫然地继续翻。

“腊月初六,酒水进四十八两银。”

“腊月初八,修缮出一百二十四两银。”

“腊月十二…………”

“一月……”

“……”

莫凡鼻子都快气歪了。

敢情他耗了这么大功夫,偷回来的只是个账本?!

莫凡阴沉着脸。一定有哪里不对,他想,也许是他搞错了目标,被兴欣的人糊弄过去了,真的秘籍还藏在客栈里。然而除了前两次是店伙计实打实地把他打退,后几次都仿佛在戏弄他一般,这更激起他的怒火。

他决定这次在青天白日下去柜台质问。

……再顺便打打那个店伙计的武器的主意。见识过这客栈里人的功夫,他再也不敢小看任何人,武器也不是志在必得的。

 

 

叶修这天又正好溜下山来看兴欣的情况了。守柜台还没呆多久,就看到前几日那个数次闯入的小贼气势汹汹地走过来。

“哟客官,打尖呢还是住店啊?”叶修明知故问道。

“来找你。”莫凡硬邦邦地答道。

“罗辑,来帮忙看着,”叶修招呼着附近一个正努力算着帐的书生,又朝莫凡招招手,“来后院借一步说话。”

莫凡看着那书生拿着的账本又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跟着叶修走到后院。

“说吧,找我何事,投诚?”叶修问。

莫凡怒翻秘籍几乎要戳到叶修脸上,而常年的沉默寡言让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语调格外的僵硬:“你们,骗人!!”

“来偷秘籍的反而来指责我们骗人?”叶修露出惊讶的表情,“我要被你的无耻程度震惊了!”

“……”莫凡无言以对,只继续怒瞪叶修。

“而且也没说错啊,”叶修振振有词,“掌握了账本就掌握了客栈,目前只有我们掌柜的能做到呢!我是她的跑堂,我们兴欣门派将来是能打败各派的存在,你说是不是能独步武林?”

在后院柴房偷听的陈果觉得叶修根本没立场说那小贼无耻。

“兴欣是什么?”

“一个将来名声能响彻武林的门派。”

莫凡转身就走。他连这家伙的武器的主意都懒得打了。

“喂,你真的不想要秘籍吗?”叶修在他身后喊。

莫凡停下脚步,思索这句话到底有什么意图。

“其实兴欣真正的秘籍,”叶修笑了笑,“是我。”

“你是谁?”莫凡反问。

“我是叶修。”叶修报上姓名。

“叶修是谁?”

“……”这回轮到叶修哑口无言。就算他谦虚地认为以过去十年他的名气还不足以让随便一个路人直呼“久仰久仰”,最近嘉世将对他的恶意揣测闹得满城风雨的程度,也应该让“叶修”这个名字传遍大街小巷啊?

暴露身份招揽高手的计划失败。叶修觉得这人真是个人才。

陈果忍不住捧腹大笑,蹦出来嘲讽叶修:“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叶修干笑:“这小子肯定是活在深山老林里的。”说完又转向莫凡:“加入兴欣吧!”

莫凡如从前无数次拒绝各大门派的邀请一般,同样冷着脸拒绝了叶修:“不。”

“包吃住哦,”叶修循循善诱,“我还可以指点你的身手。”

这些条件其他大门派同样可以提供,莫凡不为所动,冷冷扫了叶修一眼继续向外走。

“唉,只能这样了。”叶修叹口气摇摇头,扬声喊,“关门,放包子!”

“来啦,老大!”

一人不知从哪儿闪出来挡住莫凡去路,还光裸着半个上身……

他认出来了,是上次那个问要不要当小弟的、出招十分匪夷所思的家伙!

“老大都发话了,还不老实来加入我小弟的行列?”

“闭嘴!”莫凡怒,迅速出手向那人袭去。

“哎,你们几个,别让他跑了。”叶修伸了伸懒腰,“我去外边跑个堂,就打到他肯加入为止吧。”

后院又冒出了几个人,有莫凡见过的比如那胡子拉碴一脸流氓样的男人,比如那个招式强硬的姑娘,也有没见过的比如一脸斯文手上却拿着许多细针的书生……

他扫视了一圈这些(他眼里看来)凶神恶煞的家伙,心想一定要逃出去,不能服输!

 

 

叶修再踏进后院时,看着被迫与众人过了一晚上的招、此时有气无力的莫凡,又一次问:“加入兴欣吗?”

“为什么?”莫凡又饿又累还逃跑无望,纵使对眼前这人有滔天的怒意,也没法泄愤。

“兴欣刚成立,需要高手人才,这个想必就无需多言了。”叶修顿了顿,“也许你会在与兴欣共同前进的途中,获得你想得到的东西。”

莫凡想了想:“好。”

他心知眼前这人实力还在周围数人之上,既然逃跑无望,与其再被无耻地折磨,不如就势应下。

叶修没料到莫凡居然如此轻易就答应了,愣了片刻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莫凡。”

陈果觉得也就只有叶修才能做到先把人搞定才知道对方名字了。

叶修拍拍手:“莫凡,欢迎加入兴欣。”

 

 

此后,莫凡便留在了兴欣,练功习武,修行奇门异术机关陷阱,偶尔与叶修切磋接受指点,偶尔(被迫)与同伴交流修习感悟(虽然大部分时候他只是沉默地听),偶尔……好吧,偶尔替兴欣客栈打打工。

至于他是否真的在从加入的一刻到兴欣名扬天下的过程中得到他想得到的,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番外一 完】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