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江周江】换体(1)

给 @知错就改还债的文, 第一部分,轻薄短小的情节铺垫。

此章可当无差看,自由心证,注意避雷。

交换身体梗,注意避雷。

我是无差或者说互攻,注意避雷。

……OOC大概!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Ready?

Go!

答应我,不要理会科学与逻辑,好吗?

 ——————————————————————————

    比醒来后发现自己不在自己身体里更恐怖的是什么?

    是发现自己的身体从卫生间出来,脸上还带着不属于自己的困倦。

 

    江波涛半坐起身,看着另一个江波涛——噢,或者说江波涛的身体更合适——拖沓着脚步闭着眼睛从卫生间出来,又重新爬上了床钻进被窝里。

    这么一想,好像有些惊悚啊。他伸手挠了挠头发,感受到早晨的某些欲望和某些欲望心情很是微妙。这卫生间,他到底是上呢,还是不上呢?

 

    江波涛几乎是在看到自己的身体从卫生间出来的前一刻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身体的不对劲。他的手机向来是24小时开机放在床头柜并且会设置有闹铃,但他醒来时发现手机是关机状态老老实实躺在枕头边;动了动腿,好像也跟平时能踢到的位置不一样;最后他无意识伸出手,呆滞了两秒突然发现这双白净修长的手,是他牵过、摩挲过、亲吻过无数遍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

    ——周泽楷的手。

    他正躺在周泽楷的床上。

他就是周泽楷。

 

啊呀,这下麻烦有点大了。他躺在床上发了五分钟的呆,思考了一会儿对策,直到旁边床的人遵循生物钟迷蒙地坐起来抓抓头发,他才爬下床,严肃地盘腿坐在了周泽楷——当然现在是披着江波涛的皮——的对面。

“小周,等你清醒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江波涛用周泽楷低缓的嗓音说,轻轻推了他一把。

周泽楷点点头,早上乱蓬蓬的头发随着动作晃动了几下,眼睛才半睁着,以为对面这人是在开着什么玩笑,想了想:“嗯……爱着?”

江波涛“噗”地笑了出来:“果然你是小周……不是‘爱过’梗,比那个严重多了。”笑完他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周很少这样笑啊!他想,今天要在没人的时候多笑笑,微笑坏笑大笑呵呵笑,自拍珍藏,或者麻溜地讲几个笑话再录音,保存周泽楷大神不为人知的一面。

“哦。”周泽楷应了一声,揉了揉眼睛正襟危坐,既然江波涛副队长觉得很严重那当然要认真严肃地讨……哎?!

他猛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那张脸。

“我是江波涛。”他看着对面自己两片形状好看的嘴唇开开合合吐出这五个字。

这个感觉有点怪异。周泽楷的思维和反应从平日操作便可看出绝对不慢,他只愣怔了一秒,就迅速扭脸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然后确认了自己现在所在的身体,的确是江波涛的。这个味道在每日相处与偶尔的温存时便已深深刻入脑海,他不可能认错。

简而言之,就是性格迥异的他们互换了身体,而今天的训练依然要照常进行。

“现在我们需要确认一下几个问题。第一,为什么;第二,怎么办;第三,至少必须熬过今天。而且今天周二,周六有常规赛,就是说算上今天,我们最多只能用四天解决这个问题。”江波涛靠说话梳理着思路来保持冷静。此刻也就只有他俩了,如果外人看到“周泽楷”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个字,非比赛日的头版头条不敢保证,但至少也是爆炸性新闻了。

周泽楷摇摇头:“不好训练。”训练室里队员可是全坐一块儿的,练习自己本来的职业很难不被发现,但是江波涛自知自己的风格注定操作不出周泽楷的华丽,周泽楷也无法百分百复制江波涛的打法,与队友配合起来一定会露馅的。

“没办法了,”江波涛皱皱眉头叹口气,“今天先让全队做基础操作训练,下午队内对抗练习,我们可以,呃,两个人‘讨论战术’避开他们。其他再说吧,这事儿有点邪门,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掉节操的事儿被神秘力量制裁了?”

周泽楷知道江波涛又开始开玩笑活跃气氛了,笑了笑呼应一下他:“连赢你四次?”

“那我应该是受害者,为什么要跟你一起被制裁?你完了,联盟里被你打趴的人还少吗,换到地老天荒吧。”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周泽楷同志,我的身体就交给你保管了,这是组织给予你的信任!”

说完觉得似乎有些歧义,待他想改口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认真地点了头:“好。”

江波涛张了张嘴,他居然也有想不出该怎么接话的时候,生硬地转了话题:“咳,先洗漱吧,今天我们要努力玩好这个模仿秀了。”

扔下开始发愁于怎样扮演好江波涛这样八面玲珑的角色的周泽楷,江波涛一步三摇地晃进了卫生间,他还没有习惯突然增加了几厘米的高度。

他站在马桶边准备解决个人问题了。

他想起周泽楷似乎已经解决过了。

他解着裤子放弃地想,要习惯无视这种尴尬啊江波涛。

他假想周泽楷也会这样面红耳赤,坚信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两人都洗漱完毕后,一起站在全身镜前。

“小周,你看我。”江波涛对着镜子,无比潇洒帅气地一笑,“今天我也可以成为少女杀手了。”

周泽楷:“……”

江波涛:“觉得我帅帅哒φ(≧ω≦*)♪ ”

周泽楷:“呃……”

江波涛:“是不是你也觉得怦然心动了啊?╰(*°▽°*)╯这样笑的话,每天都能被自己帅醒!”

周泽楷:“……别笑了。”

“为什么,我觉得我都要爱上自己了。”

“这是我的脸。”

江波涛轻咳两下:“只是给你做个示范,你这样笑一下试试……不,不是生硬地做鬼脸,你笑得柔和一点……呃,又过了,太假,嘴别这样咧……你想象你在拍广告!”

周泽楷恍然大悟,露出拍照时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

江波涛思索自己平时有没有这样标准低笑过。

周泽楷看江波涛陷入思考,垂头丧气地垮下脸:“当你好难。”

“其实也还好吧……”江波涛无奈地拍拍他的肩,——噢,原来在周泽楷眼里,自己的肩就是恰好方便抬手拍拍的距离,“那就笑得勉强一点,假装我今天心情不好吧。”

周泽楷只好照做,虽然他觉得即使江波涛心情不好,面上也一样笑得温和自然……也许只有他能看出来罢了。

 

平日里他们也是两个人一起吃饭,所以在食堂用早饭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异样。然而到训练室里人一多起来,他们就有些忐忑了。

“小……小江,记得微笑啊!”江波涛最后小声地提醒了一次周泽楷,收敛了表情迈进了训练室。

周泽楷咽了口唾沫,回忆着平日江波涛的举动神色跟着进去。

“队长,江副,早啊!”众人看到他们进来,纷纷打招呼。

“早。”江波涛点点头,言简意赅地道了早。

“你们……早。”周泽楷跟上节奏,说完又觉得好像应该补几句,“大家都……嗯,很勤奋,来得很早。”

天知道他多努力才说出这么多话!

“按照平时的要求的八点半啊,早吗?”大家都有点莫名。

江波涛心里叹了口气,做出怔了怔的样子看了周泽楷一眼,拉过他的手腕低头:“表,慢了。”

幸好有江波涛及时解围,周泽楷立刻配合地一起低头看表:“嗯……几分?”

江波涛没回答,只装作帮他调了调时间,趁着低头偷偷朝周泽楷使了个安抚和鼓励的眼色。

周泽楷低咳一声:“谢谢。”

“嗯。”江波涛应道,走到周泽楷的座位稍微提了提声,“上午常规。”

常规就是基础训练,与平日无异。

“下午对抗。”周泽楷补充。

一片怨声载道。

“报告!”杜明举手,“可以不跟队长打吗?昨天输太惨,心灵有点受伤,副队求安慰!”

“副队求安慰!”吕泊远秒跟。

“副队求安慰!”吴启跟着起哄。

一圈的人嚷完了,剩个孙翔左右望望,“靠,来战啊!”

江波涛心里苦笑,面上却是无辜的表情望向周泽楷。

周泽楷有点紧张。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迟疑道:“呃,抱抱?”

-TBC-

评论(24)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