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撒糖手皮皮橙

囤文,唠嗑在微博@漫天飞橙

【叶家中心】回家之后

回家之后


    叶修下飞机的时候正值黄昏。他背着十几年前背出来的包,虽然包还是那个包,里面的东西早就是现在的东西了。当年还相当潮的很受十几岁男孩追捧的双肩包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土得掉渣,背在将近三十岁的叶修的背上很是显得滑稽,不过他自己倒浑然不觉,跟着潮水般的乘客慢慢涌向出口。

    呃……叶秋说在几号口等他来着,叶修站在导航牌下方思索良久,才不确定地选了个方向走。也许是该弄个手机……才仅仅是宣布退役的第二天仿佛他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手机也成为了需要思考的问题。他茫茫然抬头看着人群觉得身上好像少了些什么,扯扯背包带子又觉得就像逛了一大圈又回到起点,得,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这么想着时他在出口看到了叶秋,下班还不舍得换身休闲装,白衬衣黑裤子特扎眼的站在一堆举着“xx旅行社”“yy我在这里”牌子的人群里,左右手不停交换握着手机,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叶修看到叶秋的同时叶秋也看到了他。叶秋的手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招起来,一模一样的脸是个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在等他。叶修慢吞吞地挤了过来:“有你这么接人的吗,你看别人还懂得举块牌,要不是我目力过人你不还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举牌写什么,叶修大神看过来我在——”

    “嘘嘘嘘嘘嘘嘘嘘……”叶修严肃地左右望望,“不想被围观就少说两句,你以为哥躲记者容易吗,智商呢。”

    叶秋鼻子里哼了一声,最终还是没多说什么。他注意到叶修背的那个包,看起来隐约有些眼熟,想起来的时候忍不住“靠”出了声:“这包你还没扔?”

“不扔啊,又没坏。”叶修拍拍包,“就是丑了点,你眼光一点都不好,那时候你要是听我的买了另一个,你现在背都还不会太蠢。”

叶秋想起在梦里叶修对包的选择,忍不住“靠”出声。

    “你居然还有脸提这是我的包?还有我的行李,我放进去的衣服,我的书呢?”叶秋想起这个包的经历就愤愤然。

    “你居然还指望我留着衣服,你十几年身材一点不变啊?早扔了都。”

    “你长肉怪我衣服?还有我的书,那本……什么什么的来着。”

    “什么书……”叶修想了想,“那什么什么河*的?”

    “对对对就那个。”叶秋说。当年捡行李时,十几岁的少年满怀中二与装逼的情怀想着就是离家出走了也要看些高端的书,想着就把家里摆设似的文学作品书柜里随便抽的一本书扔了进去提升一下出走的档次。叶修这种半文盲的家伙发现书时该不会……

    “嗯,那本书挺有用的,拿来压了不少泡面,后来桌子有点歪就垫了桌子腿。”叶修淡定道。当年他从包里居然掏出一本看上去十分高端大气的文学作品时苏沐秋眼珠都快瞪出来说我靠看不出来啊你,居然是个文化人?叶修边说着那是当然允许尔等凡人跪舔边在心里把叶秋怒揍一顿。

    最终某某文学奖作品还是难逃压泡面和垫桌角的命运。

 

    叶秋带叶修到了停车场,叶修坐进副驾驶座看着叶秋熟练地坐进来系安全带发动车子,才终于有了一丁点要回家的实质感。心情有些微妙,就像小时候面临抽血检查又期待快轮到自己早死早超生一旦临近又紧张得战栗的复杂情绪。

    半文盲叶修默默很文化地想说不定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了。

    “最近家里都怎么样?”叶修假装若无其事问。

    “就那样吧。”叶秋根本就没看他,扭头看着后窗倒车,“哦,今早老头子知道你要回来了,怎么说……挺……你意会一下。”

    “……知道了。”叶修深吸一口气,“一会儿面圣的时候你冲锋,我掩护,我最擅长掩护队友的后背。”

    “掩护个屁,我会坚定不移地拥护党和人民,紧紧团结在以老头为核心的领导班子周围,祝你好运。”叶秋冷笑一声。

    叶修想想自家老爸怒发冲冠的样子有些发怵,尽管以前被骂也不少,但是真正的怒不可遏还从没有过。十五岁那会儿偷溜出来时是夜深人静熟睡时,所以他幸运地没有亲身经历父亲震怒的恐怖,看叶秋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就知道那一定不是什么惬意的回忆。时隔多年要直面恐怖,叶修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打总决赛前的感受,似乎都没有这样的紧张和如临大敌。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他自嘲地短促笑了笑,把椅子向后倒了下去,“司机你继续开,我先睡一觉,养足精神一会儿面圣。”

    “……”叶秋扫了他一眼,叶修的手搁在额头上遮住了眼睛好像真的就睡了,叶秋忍了忍,没忍住,“你……真退役了?”

    “退了啊。”叶修声音含含糊糊,轻描淡写。

    “不是据说还能打吗什么超神的,你真舍得?”

    “嗯,你看了总决赛?”叶修笑了笑,打断了叶秋“没……我没,听说……”的辩解,“哪有什么舍不舍得,时间到了,该回来了,我就回家,你不是老嚷嚷让我回嘛,怎么,真回了你又还奇怪了?”

    “没。也好,你也算该满足了。”叶秋说。

    冠军哪有满足的,叶修又笑了笑没再接话。叶秋察觉到副驾驶座上的人没声了又扫了他一眼,大概叶修是真困,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倦容,没多会儿就沉沉睡去了。叶秋默不作声地放缓了车速,平稳地驶在机场到城区的环城高速上。

    也许,就算是舍不得,叶修也不会说出来,他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才是最合适的。叶秋想。

 

   

    一路上交通状况还算顺利,没有走走停停也没有太多颠簸,叶修一觉睡到了自家车库里,直到叶秋轻轻推了他一把才迷迷糊糊醒来。

    “起来,去面圣了。”

    “……到了?”叶修顿时一个激灵坐起来,下意识就要去掏烟,“等我抽根缓缓,做做心理建设。老头子最近心情还好吧?股票涨了没,跟隔壁楼的老张下棋赢过吗,还有那些什么花花草草长得也还不……”

    “放弃吧,”叶秋冷漠地击碎了他的挣扎,“他的股票全交给我帮他弄,他自己就不管了,张大爷前几年就走了他没棋友郁闷得发毛,花花草草自从二点来了经常挠死就再也没养了。”

    “……”君莫笑单挑三大公会千军万马,和叶修独对叶家老爹,哪个难度系数更低一点?

    “我真想念在第十区的日子。”叶修忧郁地点了根烟。

    烟被叶秋夺过扔地上用鞋跟碾扁。

    “被爸发现你在外头学会抽烟你就完了。”叶秋推开车库的门,“二点,别挡道,当心门刮到你。”

    一条中华田园犬活跃地在门口来回跑动着来蹭叶秋的腿,叶秋躬身拍了拍它的脑袋把它推离车库门。二点注意到叶秋背后还有个陌生的拖拉着脚步的人,突然不闹腾了,警惕地盯着他,喉间发出低低的叫。

    “哟,它叫二点啊。”叶修挺感兴趣地看了看。

    “二点,嘘嘘嘘,”叶秋驱着小狗,“自己人,别紧张,吃饭去。”

    二点呜呜汪汪地叫了几声,获得了叶秋的指示也就没再防备叶修,很快又欢快地跑远了满院子乱窜。

    “小点走了以后新来的,叫二点,它不认识你。”叶秋算是做了个补充。叶修“嗯嗯”地点点头,恍觉自己像个客人,正被这家人的小儿子领去见主人。太他妈搞笑了。如果一会儿真是主人待客的态度,……他也摸不清自己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结果。

    叶秋掏钥匙了,叶秋开始扭钥匙了,叶秋拉开了门。叶修又咽了口唾沫。

    “爸,妈,我回来了……呃然后还有叶修,他也回来了。”叶秋探头进去喊道,然后迅速缩了回来。非战斗人员赶紧撤离!

    叶修僵硬地点了点头,把自己半掩在叶秋身后分担即将到来的怒吼。“那什么,爸,妈,好久不见?”

    厨房里还有“哆哆哆”的切菜声一刻不停,客厅里电视上新闻依然讲得欢快,桌子上已经摆着热气腾腾的几个菜。

    “……日前第x次会议在……召开……会议内容有……”

    “唰”地一声菜倒进了炒菜锅里冒起蒸汽。

    有那么几秒好像除了声音以外的事物静止。叶秋不自觉地也有点紧张,努力淡定地换了鞋,叶修拖拖拉拉地跟在他后面,“咣”地关上了门。几乎就在同时,客厅沙发上端坐着的人不咸不淡地开口:

    “回来了。”

    叶妈妈系着围裙捧着汤从厨房里匆匆出来,经过他们时只抬头看了一眼又很快专注于饭桌了:“你们两个赶紧放东西洗手,准备吃饭。”

    兄弟两个都有点愣神。什么,就这样?

    叶秋是诧异于自家爹妈这超平淡的反应,搞毛啊老头这雷声大雨点小的今早是谁说要好好跟逆子谈人生的来着现在老僧入定样的看新闻驴我呢预告片里说好的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批斗会呢有没有热线举报欺骗观众欺骗感情啊妈你这排骨什么回事烧鸭什么回事谁不知道你这是外头买的熟食大儿子回来跟过节似的是吧……

    叶修只是怔怔于这出乎意料的情景,没有怒斥不肖子还敢回来,也没有漠然视之如陌生人,更不是盛情得像主人待客地欢迎他……有的只是与平时并无两样的节奏,就如同他只是外出旅游了一圈,然后在玩够了以后就回家一样。

    和记忆中一样。

    “走了,傻。”叶修先回过神来拽了叶秋一把,拖着叶秋往屋里走也没敢看客厅一眼。叶秋啐了他一下踉踉跄跄地跟上。

    所幸房子格局没变,叶修大致环顾了一圈,主卧还是主卧书房还是书房,墙上挂的全家福也一尘不染——叶妈妈很爱干净,对家政工要求也挺高,所以连照片这样的细小之处也清理得干干净净。叶修拽着叶秋,熟门熟路找到了叶秋的房间,完全没有离家十五年的陌生和滞涩,大概这算一种与生俱来的记忆,从出生就带着的熟悉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不是吧你连自己房间都能忘,你房间在对面。”叶秋扒着门框阻止叶修闯进他的私人领地。

    “搞笑,那里堆满杂物能住人?睡一下你这里又不会死。”叶修满脸写着理所当然。

    “收拾一下又怎么了,四冠手就金贵着啦?”

    叶修伸出十根修长好看的手指在叶秋面前得意地晃晃:“嗯,金贵着呢,也就随便价值几千万上下吧什么764的apm就别提了怪害羞的,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呢。收拾房间太累,再说再说,舟车劳累的让我休息休息。”

    “……”虽然不知道apm是什么,不过叶秋对比了一下专业打游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手和自己学生时代留下的带着写字茧的手——也不是说不好看,是非常正常的男性的手,就是跟用心护理的程度差得有些远——决定给予叶修更进一步的鄙视,“懒人没饭吃。”

    “又拿吃饭唬我,当我小孩儿呢?走走走,洗手吃饭去,妈一会儿要催了。”叶修把包往叶修床上随便一甩撑了个懒腰,甩甩肩就去洗手了,故意咬重“吃饭”两个字。

叶秋想一会儿他要给老爸多煽风点火,不把这人骂到狗血淋头就……跟叶修姓。

 

 

    有人曾经说过,饭桌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当然这个有人指的就是叶秋。他跟客户跟合作商跟什么七七八八的工作相关人员吃饭时就是笑里藏刀你捅一刀我挡一刀,不是吃饭而是吃拉锯战,他酒量浅薄更是每一仗都打得比一般人更艰难,只能靠嘴皮子上下一碰再努力营造些什么气场,万万没想到在自己家里居然也有吃出战争感的一天。

    叶秋闷头扒饭。

    叶修闷头扒饭。

    叶妈妈皱着眉头仔细尝粉蒸肉是不是太淡了没说话。

    叶老爹腰杆笔直地端着碗吃饭。

    叶修:“我……”

    叶老爹眼皮都没抬一下:“食不言,忘了?”

    叶修闷头扒饭,他又一次想念起在兴欣随心所欲有时还能跟另一个烟枪互相喷烟的日子。

    叶老爹:“吃完休息一下就到书房去。”

    叶修:“……好的。”

    叶秋扒着饭,觉得碗里盛着的饭更香了。老头这终于是谈人生的节奏了啊!

    叶修则是在忐忑之余思索家里什么时候有过“食不言”的规矩起来。

    一桌子人安静而僵硬地吃完了晚饭,叶秋率先放下碗站了起来:“我吃完了,你们慢吃啊。”

    他离开饭桌前叶修不动声色地踩了他一脚,瞥来一眼:就溜了?没义气,猪队友!

    叶秋被踩也不恼,施施然晃到客厅沙发陷进去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把电视调到了财经频道,回了叶修一眼:好自为之,珍重!

    “我也……吃完了。”叶修咂了咂嘴也站起来,自觉地把自己的碗,顺带着叶秋的碗捡到了厨房。烟瘾犯了,碍于叶老爹还在,一点吸烟成瘾的样子都没显露,所以他一餐饭和着隐约的焦虑吃得味同嚼蜡。希望家里有方便面的屯粮,他想。

    父母还没吃完,叶修也不知还能做什么好,只好跑去跟叶秋挤一个沙发看电视。

    “你看这个节目有点无聊,”叶修点评道,“这种什么专家分析你也信?”

    “你懂什么,我当然也靠自己分析啊,当我不是专业的?”叶秋专注盯电视,“你是不是没事干,无聊?”

    “是啊。”叶修低声答得很坦然,看了叶老爹的背影一眼。得,本来还想潇洒地说“哥退役只是不打职业联赛了,荣耀我可不会放手”,现在看这架势家里连个刷卡机都不会有,还玩个球……

    “手机借我用用。”叶修说。

    “怎么?”

    “给苏沐橙……给兴欣那边报个平安,安全到家。”

    叶老爹的身形顿了一下。

    叶秋把手机递给他,这时叶老爹吃完了,站起来:“叶修,跟我到书房。”

    叶修背上隐隐冒出一些冷汗,精神立刻高度集中起来,其程度不亚于面对一场重要的比赛而且自己将成为胜负手。

    叶秋把手机又收回去了,幸灾乐祸地对叶修做了个口型:祝你好运。说完没忘了给叶修发给他短信的那个陌生号码回了一趟“到家了”,反正他肯定是借了兴欣某人的手机发的短信,一个知就个个知了。

    叶修边拖拉着拖鞋跟在叶老爹后面边想,算了他也干过不少对不起叶秋的事比如黄少天骂“叶秋你这个贱人贱人贱人”或者霸图粉们“叶秋傻逼一生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姑且原谅这小子一回。

 

 

    叶老爹在书房等叶修进来后就打了个手势让他关上门。

    “坐。”叶老爹指指他座位对面摆好的椅子。

    叶修才暗道原来早有准备呢,规规矩矩地坐下了。

    “这是个老子跟儿子的谈话。”叶老爹严肃道。

    “叶秋也是你儿子……”叶修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别想拖你弟下水了,自个儿的事,你得自己承担。”叶老爹目光直盯向叶修,“我跟你谈话的时候不要左顾右盼,你看着我。”

    叶修摆出诚恳的表情跟父亲对视。

    叶修跪了,血槽空。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叶老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给了叶修自首坦白从宽的优先权。

    叶修想了想,小心地组织着措辞:“呃,我不会再走了。”

    “嗯,还有呢?”叶老爹心平气和地追问。

    “……”叶修咬咬牙,“报告,我充分认识到了没有事先申请就离家出走的错误,所以我回来了。但是……”

    “但是?”

    “但是我不会承认热爱打电竞是我犯下的错误,我也从来没有感到后悔。我知道,那时候贸然离家出走是个幼稚冒失的行为,但是,我不会为我从事了所钟爱的事业而后悔。”叶修说着这番话,毫无畏惧——他尽力了——坚持与叶老爹对视。

    “游戏还玩吗?”

    “玩。”叶修坚定道。即使是普通人家,晚上玩玩游戏当消遣也是件十分正常的事,他相信这不会遭到反对,自己毕竟早已不是学生时代的小孩子了。

    叶老爹一时没有说话,只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叶修知道这是施压的一种方式,无可奈何只能头皮发麻地保持沉默。

    “反正你已经退役了,我就不再对‘你所钟爱的事业’做出过多评价。我们的态度你早就知道。”叶老爹慢条斯理道。

    叶修抿着嘴移开了视线,兜里还没来得及拿出来的冠军戒指硌着他有些难受。他手指微不可见地动了动,烟瘾又上来了。

    

 

    “叶秋,你?”叶妈妈看着在书房附近百无聊赖徘徊逡巡的叶秋。

    “啊,噢,妈,那个……”叶秋不自然地笑了笑,“嗯,我带二点玩一下。”

    在院子里玩累又窜回来的二点配合地“汪”了一声。

    “嗯,带二点离书房远一点,你们到前院去。”叶妈妈哪能不知道二儿子打的什么主意,偷听也太明显了,“你爸训人呢,被发现偷听你也别想好过。”

    叶秋只好带着二点离开了。混帐啊,自求多福吧。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自己一个人出了什么事,要怎么处理?”叶老爹的表情依然平静,口吻却越来越严厉起来。

    “没有。”叶修实话实说。

    “你能安全的活到今天,是个幸运。”

    叶修嗯嗯称是。

    “那个收留你的小子……”

    果然自己的一举一动还是被查得一清二楚,“意外去世了。”

    “你们新队长是他妹妹。”

    “对。”

“你要感谢他们帮助你活到今天。”

“……我会的,一直都会。”

    “还有我们呢,你的父母?”

    “对不起。”叶修真心实意道,第一次亲口说出来,心里的一块负担终于落了地。他轻轻叹口气,不后悔是一回事,为自己的幼稚冒失感到歉疚是另一回事,二者并无冲突,只能在接下来的日子去好好弥补,无论父母接不接受。

    叶老爹淡淡地点点头:“嗯。你也大了,我就不多说了,在外面生活这么些年,道理你应该都知道了。”

    “嗯。”叶修知道这是谈话即将结束的节奏。

    “你就先在家好好待着,反思反思。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想好了再来告诉我。”叶老爹说,顿了顿冷不丁问,“拿了几个冠军?”

    “四个。”叶修下意识答,随即讶异地抬了抬眉毛。

    “哦。”叶老爹也移开了逼迫他的视线,“行了,出去吧。”

    叶修松了口气,冷汗才后知后觉地相继冒出打湿背后,同时说不清的情绪侵袭而上。不过做电子竞技选手于他父亲看来并不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即使是拿了四个冠军这样联盟前所未有的成就以及他包揽的各种奖项,在家里也是一点价值也没有的,这个他早就知道了。

      什么冠军,什么队长,什么764的apm,什么超神的6.5秒,面对自家老爸,统统被秒杀得渣都不是。叶修回到叶秋房间,灯也没开,仰躺在床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不知什么时候叶秋才回来,“啪”地一下打开了灯。叶修被瞬间的亮光刺得闭上了眼睛,翻了个身趴着继续瘫在床上。

    叶秋捅捅他:“活下来了没?”

    “还没有光荣牺牲。”叶修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面传出来。

    “老头在外面生闷气呢,你们又吵?”

    “他?他生什么闷气啊!”叶修一咕噜爬起来,“单方面的碾压级实力好吗,我都退役了老老实实蹲家里,还能干啥?”

    叶秋耸耸肩:“他不就没事爱生你闷气吗,过会儿妈让他一起看电视剧就消气了的,八点档准时得很。我那时帮他炒股亏了点,他也生气呢,最后妈说陪他看《○间正道是沧桑》,他看得投入马上就忘记了,快得很。”

    叶修忽然觉得叶秋跟他是一个战壕的兄弟了。

    “你这种逆子。”叶秋又给他翻个白眼。

    “……”叶修突然凑近,“哎,你有没有买荣耀刷卡器?”

    “没有。”叶秋回答得很干脆。

    叶修“啧”了一声:“手痒,你说去网吧的几率有多大?”

    “趁早死心,你现在还在留用观察期,哪儿也别想去。”

    “那算了,我抽根烟。”

    叶秋犹豫了一下,关上房门,“去窗口旁边,抽快点,别掉灰在我阳台。”

    “好好好。”叶修迅速掏烟熟练点上,趴在窗口吞云吐雾起来,仿佛重获新生。叶秋把风扇搬到叶修背后呼呼呼地就吹起来,把烟雾向外吹去生怕留下一点味道。叶修见状,叼着烟摇摇头:“夸张吗,跟做贼似的。”

    “你不就是在干坏事?”

    “那你供我出去啊,又骂不到你。”

    “老头生起气来你见他几回独骂你一个的?什么监督不力什么包庇错误,哪个帽子大扣哪个给我,靠,你是没看见他那时候,你走后指着我鼻子骂了一个月‘你怎么没发现你哥存这种心思?!’难道我说怪我咯?!”

    “可怜。”叶修大摇其头,“同情你的智商,推卸责任都不会。”

    “……”叶秋转身,“老爸叶修他在这里抽——”

    “你敢说我就把行李其实是你的给告发出去,帮凶,等着被谈人生不谢。”

    叶秋不想再跟叶修说一句话。

    叶修终于过了把烟瘾,重新焕发了生机活力,开始兴致勃勃地观察叶秋的房间,完全看不出刚才被叶老爹拉去训话的规矩样。在叶秋阻止他之前,他翻找起叶秋的书桌柜子,拿起一块木头模型把玩起来:“这什么?”

    “我的模型,你别动。”叶秋沉着脸抢过来。

    “哎哟,还有奖状呢,‘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你居然?”叶修看了看叶秋做的所有东西,“啧啧啧”了起来,“高中时代挺厉害嘛,看不出来啊,发明家?”

    “……我以前,还想成为一个工程师。不过后来,”叶秋说,停了良久,摇摇头,“就算了。”[2]

    叶修已经任性了一次,他不能再当兄弟俩中第二个任性的人。父母的期望,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叶修跑了,他只能把最初的愿望埋下,走上众望所归的路。

    “哦。”叶修笑了一下,“那你再跑啊,你不是我回家好让你跑出去吗?”

    “……这你也信,”叶秋把他自己制作的东西全部小心地重新摆放好,“开个玩笑而已,有点幽默细胞好吗。都这么大了,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做出来是幼稚。”

 

 

    叶老爹跟叶妈妈一起看电视果然消了不少气,整个晚上没再找叶修的麻烦。兄弟两个洗了澡回房间,叶修没什么事情可做只好早早就躺下了,比往日训练时睡得还要早;叶秋说还有工作没做完,要再看看,抱着手提电脑噼里啪啦打字。

    “你要习惯这样的生活。”叶秋说。

    确实,没有了荣耀,叶修的生活里自然就空缺了一大块内容,他无所适从只好睡觉。家里除了他自己整个人每一寸都关联过荣耀以外,任何与荣耀相关的东西都没有,让他浑身不得劲。要找时间偷偷出去买个刷卡器……他寻思着,敷衍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还有你明天记得收拾房间,别来跟我挤。”叶秋最后补充提醒了一句。

    叶修发了会呆,翻了个身:“知道了。”

    叶秋突然觉得自己又有点不忍了。

 

 

    叶修第二天早上醒的时候叶秋他们已经出门上班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桌子上给他留的早餐还冒着微微的热气,叶修洗漱完就能吃。吃完后他逗了逗二点稍微跟它混熟了些,偷溜出去买了台荣耀专用刷卡器回来,就开始收拾自己那个房间。

    他跟叶秋上初中后就分了房间,他住原来这间,叶秋去了对面小一些的一间。在这个房间住了十几年留下的人气被随后十几年堆放的杂物所掩盖,大概是他出走后房间空了下来就只好用来堆放闲置物品。收拾房间到能住的程度不是件省时的是,叶修好不容易把东西清理干净摆好位置时,上班的三人又下班回家了。

    趁叶妈妈准备午餐,叶秋抓紧时间来嘲笑收拾房间收拾得腰酸背痛的叶修,甚至还想放二点进来捣乱,被叶修一并赶出了房间。叶老爹依然在雷打不动地看新闻。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叶修还在和叶秋斗嘴,时不时掺杂着二点的几声“汪汪汪”;叶妈妈厨房里炒菜的声音也十分嘈杂,叶老爹好不容易听清了座机在响,慢悠悠过去接起来:“喂?”

    他听了几秒,突然吼了一声:“都别吵!”

    遥远房间的叶修和叶秋立刻噤了声,二点还搞不清状况地大声哈着气,被兄弟俩一人警告地瞪了一眼才蔫下了脑袋发出小声的呜呜;叶妈妈关了火关了抽油烟机,莫名其妙地看了叶老爹一眼:“怎么了?”

    “……是,X局你好你好,对,没错,他是我儿子,您找他有事?”叶老爹对着电话寒暄了一番,语气有些微妙。

    叶修和叶秋对视了一眼,这些年叶老爹打拼沉浮,虽不算身居至高位的顶层,然而能让他用“您”称呼的人可不多,只能是同级的礼称和上级领导了。电话另一头的人身份莫测,怪不得老头会让他们都安静。

    “……好的,好的好的,那我叫他过来。”叶老爹回答电话,突然提高了声音,“叶修!兔崽子,滚过来听电话!”

    叶修吓了一跳,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接过了电话。他昨天才刚回到家,而且十几年离家在外,知道他叶修是这家儿子的人并不多,这个电话居然指明要找他,究竟是?

    他过来时叶老爹压低声音小声说:“是政府那边上头的人,你小子是不是他妈的犯了什么事儿?!”

上头的人,多半指比叶老爹位更高权更大的人了,而且还不是有直接关系的熟人。

“我保证这十几年遵纪守法从不犯事儿。”叶修接过前也压低声音回答,“好吧,以前跟朋友打过不正规的黑赛算不算……喂您好,我是叶修。”

    “嗯,你好,我是国家竞技总局的局长XXX。”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和蔼,先给他自报了身份。

    我日。

“X局长您好。”叶修打了个招呼。

叶老爹在一旁瞪眼,X局长位高权重,要找也应该是找自己这差不多同级别的,怎么指名道姓找叶修?

“听说叶修先生是电子竞技界第一人啊。”对方说。

    “呵呵,已经退役了。”叶修答,然后被叶爹不轻不重抽了一巴掌后脑勺小声说:“臭小子,呵你个头,严肃点。”

    “我知道你已经退役了。”对方说,“事情是这样的,荣耀这个游戏现在办世界联赛,荣耀联盟组建了个国家队,这个已经上报我们这儿审批,是国家运动员性质的队伍了。”

    我日,我日。

    叶修严肃点了点头:“嗯,这对联盟来说是个很大的发展,不过我已经退役了,年纪也不再适合国际竞赛。”

    “不不,我们这回是请你来当国家队的领队。”

    我日,我日,我日。

    叶修深吸口气:“这个……我的父亲不允许我再涉足电竞领域,您看?”

    “这样啊,”对方回答得很爽快,“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谈谈。”

    “爸,X局长要跟你说。”叶修把电话往叶老爹手里一塞,坐去了一旁。

    叶老爹忙不迭接过电话。电话里X局长亲切地一声“老叶啊”他就知道肯定是要来做他思想工作的,绷着个脸听起来。

    叶秋也凑过来了,二点很老实的也没叫。两人一狗齐齐围观起叶老爹丰富的表情变化。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嗯,再见。”叶老爹说着,挂了电话,表情复杂地看着叶修。

    “叶修。”

    “你不让我打电竞了。”叶修立刻接话。

    叶老爹脸上变幻莫测,“是,我之前是这么说过。但是这不一样,这是国家队!”

    “是啊,国家队。”

    “你知道国家队是什么含义吗?”叶老爹表情忽然有些激动,“你!代表了我们国家!你们的输赢,代表了我们国家的输赢!我怎么教过你们的?”

    “……”

    “忠于祖国……”叶秋小声提醒。

    “忠于祖国为祖国服务。”叶修干巴巴地回答。

    “对!”叶老爹神色激昂,花白的头发似乎都在昂扬翘立,“你是个中国人!你既然是那什么劳什子中国电竞第一人,就应该走出国门为国争光!你必须当这个领队。”

    “……”叶修觉得这幸福来得有些不真实,“您的意思是,您同意我继续当个职业的?”

    “没错,那可是国家队,我儿子是国家队领队!”

    “可是,”叶修叹口气,“我之前退役又复出过一回,现在退役又再复出,这……是不是有些反复无常了?”

    “在国家荣誉面前,一切质疑你的言论都得靠边站。”叶老爹表情很神圣。

    “好吧。”叶修看起来不情不愿,“我再休息几天。”

    “现在!立刻!马上!准备收拾东西去B市!”叶老爹动作迅速地准备给他订机票,“没有拿个什么奖回来,对国家没贡献,你就别自称什么职业的什么你的梦想了也别想进这个门了!”

    叶修深深地觉得,一旦被国家荣誉为国争光一类的正中了红心,他爹就会失去淡定,成为另一个人,变得激情慷慨。世事无常啊,他已经可以想见国家队那些昔日的对手今日的队友是什么表情了。

    我又回来了!

 

    “你说为啥是局长打电话呢,派个什么小喽啰来讲也可以啊。”叶修收拾东西的时候问旁边又来围观的叶秋。

    “老头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呢,一般小喽啰还找不上来。而且,说是找你继续打游戏去的电话,了解老头的接线员全部给拒了吧,才惊动局长打进来。”叶秋猜测。他看叶修捡得简易,想想这家伙才回来一趟居然被老爸默许玩游戏又赶走了,真是不可思议,“我怀疑你这个英语水平,在为国争光之前,可能会先给国家丢脸。”

“叶秋,你闭嘴。”叶修重重合上行李箱。

“下次不接你了你自个儿回来!”

 

 

    “大家好,我来了。”叶修走进会议室,等待他的是今后的队友的惊呼,和永不落幕的荣耀。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有了随时等着他的支持他的人。

 

 

-完-

注:

*此处叶秋在行李里装提升逼格的梗from来钱,那个什么什么河,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环节不过我脑补的是《额尔古纳河的右岸》by迟子建,顺便推一下(咦

**私设来源于沐橙把叶秋当叶修放礼花时,叶秋拿起用过的礼花看了一下说“确实不能再用了”,感觉有点懂(x

 


评论(39)

热度(806)